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脑袋里的流氓兔
    :

    “夜睿,夜睿……”

    明明看到他眼底冰冷的眸子,明明心底还沉痛不已,左小右还是在他的不断入侵沉迷,堕落。

    手腕上的束缚已经被解除,有些发紫的手腕虚虚地搭在男人宽厚的肩上,小脑袋像失去生命力的小鸟,无力地悬在男人的颈窝上,小声而不由自主地低声在他耳畔叫着他的名字。

    轻轻吟吟地低喃,小小声声的啜泣。

    听着耳边小人儿无意识的呼唤,夜睿冰冷的眼底渐渐融化,他将她从浴缸里抱起,走向卧室。

    左小右大脑一片空茫然,喉咙里难耐的发出难以抑制的吟哦,小巧的指尖死死地掐进男人坚实的肌肤内。她想说点什么,解释什么,“夜睿,我,只是想小优也可以幸福……”

    她说的断断续续,已经断电的脑子拼命地拼凑着能够讨好他的语句,“我想,我很现在很幸福。我想小优,也可以跟我一样幸福。”

    “左小右,你只要让我幸福就够了。”夜睿将她压在床上,捧着她的脸狠狠地蹂躏着,咬着她的唇,霸道却不失温柔的宣布。

    左小右朦朦胧胧地听着夜睿跟自己说话,可是大脑空的要命,她想解释,可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怎么这样啊,怎么更笨了!

    “累了么?”夜睿看着左小右一副混沌不清的样子,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这种程度就累了,再坚持一下彻底弄晕她,看她怎么半夜去找左少卿。

    “嗯。”左小右迷瞪瞪地看着他,身体感观本能地反应着。

    “唔~嗯!”夜睿难耐地低吟一声,停住律d,撑着双臂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因自己而逐渐绽放的美好。看着她轻眉紧蹙,贝齿轻咬,娇躯微颤的美好模样。深吸一口气,他的宝贝越来越敏感了,刚刚差点就让他缴械了。

    “夜睿,夜睿……”夜睿不d了,左小右睁大了双眼茫然地看着他,为什么不d了,好难受。

    “怎么了宝贝?”夜睿轻咬着她小巧的鼻尖,温热的气质扑入她的鼻腔让她不由自主发出满足的赞叹,但是不够。

    “要夜睿。”左小右已被感观控制着,再也没有思想,小巧的舌尖轻轻地舔着有些发干的薄唇。

    她不经意的举止在此时的夜睿看来却是撩人的勾引。

    “如你所愿。”夜睿从容给予。

    这一夜,夜睿秉承着“做死了算”的原则,折腾到大半夜,两人才沉沉睡去。左小右早已失了神识,哪里还能想起左少卿让她去不易居找他的事。

    第二天左小右醒来的时候,破天荒的夜睿竟然没有起。

    左小右只觉得肚子涨得很难受,想要去洗手间,刚一d,才发现夜睿还在自己体内。

    左小右顿时羞红了脸,这个要怎么才能悄无声息地把他给弄出去。她小心的挪了挪身子,想要拉开点跟夜睿的距离。

    虽然她极力小心,但是还是弄醒了夜睿。

    夜睿手臂一紧,又将她按回在自己怀里,两人之前恢复到0和负的距离。

    夜睿的下巴扣在她的颈肩上,大手穿过纤腰,像小猫一样轻轻地蠕着,“再睡一会,我送你去学校。”

    左小右背对着他,耳根脖颈红了一片,小声道,“我,我想起来,肚子,肚子涨。”

    “不行,这是惩罚。”夜睿握住在她身前的手一紧,仿佛还不解气,狠狠在身后啃咬着她的肩胛,“对你昨天抛下我的惩罚。”

    左小右对敌不过夜睿咬她肩膀,身体轻轻颤抖着,脑袋却直叫不好。昨天她没有去不易居,不知道左少卿还会不会再答应自己。

    “看来做得还不够,还敢分神想别的男人。”夜睿的手缓缓地落到她的小腹,狠狠地用力一按,左小右立刻不断颤抖起来。

    “我,没有。”左小右直想哭,明明都是背对着他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只是在想小优。”左小右抽泣着解释,小腹涨得厉害,她想上厕所,只能用力地夹着腿。可是身体刚刚一缩,就感受到夜睿瞬间在体力膨胀起来。

    “想谁都不许。”夜睿一个翻身将她背对着自己压在床上,狠狠地攻击着她早已被浸润的身体,“你是我的,是我的,只能想我。”

    “我说过,左小右,你只能想我。眼里,心里,脑子里。”夜睿戳着她的脑袋,“特别是我在你身边的时候。”

    这一天左小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虚的,走路都有些发颤,吃饭的时候拿筷子的手都抖厉害。

    “下次还敢抛弃我,惩罚加倍。”夜睿看她可怜兮兮地半天夹不起一个蛋,叉起一块喂进她嘴里,眼里半是威胁半是戏谑,“惩罚的话,是不是要购买道具?!”

    “噗!”

    刚刚塞进嘴里的蛋还没有咽下去就被左小右给喷出来。

    看着满桌子蛋渣,夜睿嫌弃地皱眉,“左小右,你脏死了。”抽过纸笨拙而温柔地替她擦净嘴。

    同时佣人已经默默上将所有食物全部撤下,擦净桌面,换上了新的食物。

    前面一抬头就是靳叔和西蒙,身后不远处是一队佣人和厨师。左小右根本连头都不敢抬,她真的没有办法淡定地跟上夜睿的脑回路和淡定的流氓态度。

    夜睿老说她脑袋里装的是什么,她其实也很想看看夜睿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流氓兔吗?!

    左小右飞快扫光了碗里粥,也不吃蛋了。脸红脖子粗地站起身,小声道,“我,我吃完了,我去收拾,收拾。”说完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然后大家只听得砰地一声,就见左小右狠狠地撞在门框上。

    夜睿无语地抚了抚额头,左小右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靳叔使劲的闭上了眼睛,哎哟,光用听得就觉得好痛?!

    就连西蒙都有些蒙圈了,左小右是要引起少爷的注意吗?!

    左小右的脸更红了,脖子更粗了。她根本不敢回头去看夜睿,当下也顾不得额头的疼痛,连忙扶着门框再次飞快的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