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弄丢了未婚妻
    :

    去学校的路上,左少右一言不发的看向车前方,身子坐得笔直。她没有发现夜睿的唇角挂着温柔的笑意,他的眼里满含柔情。

    早上那个会撞墙的笨笨的左小右,现在这个假装一本正经的左小右,都很好,很可爱,很美。他很喜!

    夜睿她惯例在校门口拥着她,亲吻着她的额头告别。声音温柔,“放学了早点回家,我让西蒙来接你。”

    左小右摇摇头,“不要,不要西蒙接。”看到夜睿眼里闪过的冷意,她连忙解释,“西蒙,不是我男朋友。”

    这是一个合理的解释。

    夜睿表示满意,他顺了顺她用发带扎住发尾的头发,眸光有些清冷,“不准去找左少卿,七点前一定要到家。”神色一冷,“会有惩罚。”在她耳边低语,“我会买很多,很多的道具,好好惩罚你。”

    左小右头皮一阵阵发麻,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害羞,身体竟然在他的流氓言语下颤抖起来。可是又不敢推开他,只好咬着牙,小声道,“好,我先走了。”

    “走吧。乖女孩。”夜睿挑起她的下巴,在唇上印下一吻,松开手。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目光淡淡地扫向周围那几个伪装成学生的保镖。那几人立刻授命,跟上了左小右的脚步。

    夜睿这才弯腰钻进车里,布加迪扬长而去。

    今天第一堂还是法语课,可是今天上课的是原来老教授胡老师,不是左少卿。

    但是后排坐了小优和胡一青。

    “我因为身体原因由左老师暂时代我上课,那这学期接下来的法语课,还是由我带着大家。”胡教授优雅地站在讲台上开始了一天的课程。

    左小右坐在位置上静静地听着胡教授上课,她的身边是小优和胡一青。就好像跟以前一样,一切都没有变化。

    左小右的眼睛有些湿润,如果这是一场电影就好了。其实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左少卿不曾存在过,她不曾遇见过夜睿。这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梦醒来后,站在讲台上的仍然是胡教授,她还是回到了孤儿院。

    可是这不是梦,因为小优拽住了她的衣袖,轻声问,“小右,少,少卿他怎么说?”

    其实她知道昨天左小右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是,她总是心存希冀,或许左小右事后去找过左少卿呢?!

    左小右在她的眼里看到那燃烧的希望之火,她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下课去找他。”

    夜睿让她七点前回夜睿居,那她下课就去班主任那里办休学,办完就直接去不易居。

    小优有些失落,讪讪地收回手,但是还是扯着唇角笑笑,“麻烦你了啊。”

    “没关系的。我可以去找他,但是他不一定会答应。”左小右小声地应她。想到明天左少卿眼里的冷漠和疏离,她真的没有把握。

    小优肯定地摇摇头,“不,只要是你,他一定会答应的。”

    不只是这一个条件,哪里是要他的命,他都愿意给你。

    这一句小优没有讲,内心深处,左小右是配不上左少卿的,就是左小右一直呆在夜睿的身边,当他的禁脔的吧。而且昨天的艳照事件,她都看在眼里。夜睿对她也不差。

    左小右没有说话,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笔,心情极度复杂。

    凄凉又失落。

    就在几个月前,她还和小优一起打工,深夜结伴而行,彼此宣誓做一生的朋友,不离不弃。可是现在她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笑的能力。

    该是有多不喜欢一个人才会连笑容都那样僵硬。

    左小右心里五味杂陈,下了课她默默的收拾着书包。她收拾的很慢,好像在等待什么,在期待什么。

    “小右。”小优叫她。

    左小右心里一喜,猛得抬起头看向小优,只见她挽着胡一青的胳膊,冲自己扯着笑,“那,我们先走了。那件事,就拜托你了。”

    心沉沉下坠。

    邀请自己跟她一起走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么?明明还有求自己,哪怕是假装也做不到了么!

    左小右心里一阵冰凉。扯了扯嘴角,笑道,“好,再见。”

    她的周围空无一人,所有要离开教室的人都选择了从另一个门走出去。偶尔路过她身边的人也总会以莫测而疑惑的眼神看她一眼,然后迅速离开。

    这就是左小右现在的人生,众人避之如洪水猛兽。

    左小右扬唇苦笑,既然大家都刻意避着自己,索性就坐下来等所有人都走干净了。她才慢条斯理地整理好书包,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一步步向班主任办公室走去。

    “哎哟!”一声熟悉的轻叹,左小右的眼前就多了一双雪白的球鞋。

    “笨丫头,怎么走路还是不看路。”

    左小右抬起头,就看见左少卿一脸明媚地站在自己面前,当顶的阳光直射在他乌黑的发顶,打出一层层耀眼的光晕,仿佛顶着光圈而来的天使,明媚而耀眼。

    “怎么了?又不认识了么?”左少卿看着怔怔发愣的左小右,摸了摸她的头顶,温柔的笑笑。仿佛,昨天的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左小右呆呆地看着他,脱口而出,“你不生我的气吗?”

    我那样没有礼貌没有态度的让你放过小优,你不生气吗?

    我没有听你的话昨天晚上去半山,你不生气吗?

    左少卿柔柔一笑,眼里尽是无耐,“是啊,我怎么不生气呢?”看着有些挎的小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谁让我总是没有办法对你生气呢?!”

    明明你一次次推开我,抗拒我,可是,我总是一次次不知进退的出现在你面前。

    因为,小右,你是我的,从一出生就注定,你是我的!

    左小右看着左少卿,眼里暗潮涌动。

    为什么,左少卿你要对我这么好!

    所有人都避我不及,唯独你却总是主动上前。

    左小右看着他,终于问出了一直以来的疑惑,“我是不是跟你的未婚妻长得很像?”

    阳光下左少卿忽尔笑了,眼底蓝光闪耀,仿佛翻涌的海水,马上就要涌进海岸。

    “是,很像。”左少卿弯了弯眸子,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左小右,轻声道,“我很抱歉,因为相信了不值得不相信的人,所以,我把她弄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