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左小右的未婚夫
    :

    左小右终于抬起头来,脸色苍白,睁大了双眸疑惑地看着他,“我现在这样,你高兴么?我没有地方去了,你高兴么?”

    什么?!

    当空一记闷雷狠狠地砸在左少卿的胸口,他无比惊骇地看着她,“小右,你怎么会这么说?”

    左小右神色无比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华贵无比的男人,心里无比凄凉,“你让人砍掉了陈聪的手脚,让院长把我赶出了孤儿院,现在又让我看见夜睿的未婚妻,让我回不到夜睿居。”大大的眸子里泪光晃动,无视又无辜,轻绵的声音透着无比绝望,“其实,我早就决定要离开夜睿的。我知道她有未婚妻,我刚刚办了休学,等校长批复了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为什么,不能再放过我,让我自己走。为什么,要这样逼得我无路可去。”

    哪怕能够再让她若无其事地呆在夜睿身边几天也好。

    可是,现在亲眼看见了夜睿的未婚妻,亲眼见证了他们的和睦般配,她还能怎么留在他身边。

    为什么这些高高在上的人,这么喜欢欺负她这样的小蚂蚁。为什么连自己的决定都要出手干涉。

    “你,要离开夜睿么?”左少卿一喜,眸中蓝光泛起,就连唇角一惯温雅的笑容都带着无与伦比的欢愉,“你,你怎么没有告诉我。”

    告诉我,我就可以配合你,不会去打扰你的计划。

    他扶着左小右的双肩,柔声道,“小右,你不会无处可去的。不易居就是你的家。”

    不易居怎么会是她的家!

    左小右觉得好笑极了,院长告诉她孤儿院是家,然后她被赶出来了;夜睿说夜睿居是她的家,然后女主人出现了;现在,左少卿说不易居是她的家……

    左小右笑了笑,只是那笑容那脸色更加苍白,更加凄凉,“不易居是我的家么?如果你找到了未婚妻,我这个相似品就该被扫地出门了。”脸上闪着不解之色,“为了我这么一个相似品,不惜这么大费周章,值得吗?为什么都没有人想想我,想想我愿不愿意?”低下头,自嘲道,“是,我的感受有什么重要的,那么微不足道的人。”

    说完,仿佛不解自己为什么会说这么多。抚了抚额,轻嘲一声,身子直直地穿过左少卿,离他而去。

    “小右,你去哪里?”左小右看着她的样子,心口一阵阵揪痛,他多想告诉她真相。可是那个女人已经入境了,如果她知道左小右的身份,他甚至都不敢保证现在的自己有没有那样的力量保全左小右。

    左小右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对若森的问话仿若不闻。只是神色越发茫然起来,要去哪里?她还能去哪里?她哪里都去不了。

    酒店餐厅夜睿那冷漠的仿佛看陌生人的眼神,就像一层霜雪,到现在都笼着她的身体,冷而僵硬。

    她要独立,要离开所有人。

    对,是这样!

    要离开他们!

    左小右脑海里的声音不断地告诉她,离开所有人,你就会变回以前的左小右,哪怕一无所有也可以坚强勇敢的活着。

    左小右摸了摸脑袋,仿佛要敲走脑海里的声音。她现在连休学的资格都没有,又有什么能力离开。

    无法自己左右的人生啊~

    左小右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微眯了双眸,也旅鸟都有巢归,只有她没有。

    “小右,你想回孤儿院吗?”左少卿突然拉住她,看着她无情的眸子,好听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迫切,“陈聪的手脚另有真相,我们可以找陈万青说清楚。”

    果然左小右眼眸一闪,左少卿紧悬的心一松,果然在左小右的心里孤儿院就是她的牵绊。

    他一把拉住左小右的手,“走,我们现在就去孤儿院。”

    这一次左小右没有拒绝,她任由左少卿把自己送上车,系好安全带。

    路上,左少卿通过电话对若森吩咐,“把陈聪的东西送到孤儿院。”

    “是,少爷。”电话那边传来若森兴奋的声音,“夜睿的人都被我们带蒙了,少爷,要加油带回我们的小姐。”

    “知道了。”左少卿扬了扬唇,心情不错。

    只要能让夜睿吃憋,他的心情就会很不错。

    此时夜氏大楼顶层的豪华办公室内已经一片狼藉。

    夜睿站在奢华的办公桌后,双手撑着桌子,一脸寒霜地看着眼前的几名黑衣保镖,森寒的声音仿佛地狱之门刚刚开启,寒意彻骨,“所以,你们是在告诉我,你们这么多人,把我的女人看丢了吗?”

    “对不起,少爷。左少卿的那边出来不少人干扰。我们……”

    “废物!”

    那个保镖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笔筒就狠狠的擦着他的耳朵砸了过去,狠狠地撞在他身后的墙上,转眼间四分五裂。

    保镖打了个哆嗦,耳边沁出一丝鲜血,可是他站得笔直的身体丝毫没有移动过

    “立刻给我带人去不易居把左小右给我抢回来。”夜睿冷冷地看着为首的保镖,“还不快去?”

    “是,是……”

    “少爷。”西蒙推门而入,完全无视地上的碎片,木然地走到夜睿面前,恭恭敬敬地将手里的文件递了过去,“夜唯那边发过来的左少卿的资料……”犹豫了一下,还是道,“里面有一部分相关的资料,可能是左小姐的身世。”

    夜睿抽出文件,一目十行地看着上面的资料。越看脸色越不好。最后把文件一摔,看站那几个还直挺挺地站着保镖,一阵咆哮,“从夜睿居调出七十人,跟我去不易居。”

    说着身子穿过办公桌,直接往门外走去。

    左小右竟然是左少卿的未婚妻,未婚妻!

    夜睿飞快地钻进总裁独立梯,透过钢化玻璃镜冷冷地盯着站在身后西蒙,“我的求婚方案呢?”

    左少卿是未婚夫,他必须一步到位,成为她的夫!

    西蒙连忙道,“已经出来了,在这家里。”

    方案是靳叔昨天今天清晨偷偷送到他房间的,他没有带到办公室来。

    夜睿这才作罢。

    只是脸色越来越不好了。

    左少卿果然是左小右的奸夫,还是未婚夫!

    该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