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相不如不知道
    :

    左少卿看着陈万青,淡道,“看完了,你该知道误会了小右。”

    陈万青哆嗦着嘴唇看着左少卿眼里说不出清恨还是什么,他身子一个晃荡,扶着墙壁。左小右吓得连忙要去扶,若森却先一步来到他的面前,搭了一下他的脉,看向左小右道,“小姐放心,他没事。”

    然后将他放开,自己在他旁边站好。

    半晌陈万青才躬着身子看向左小右道,“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之前的事是我误会你了。我很抱歉。”

    刚刚的画面让他痛彻心扉。

    陈聪的手脚竟然是被谢秋月跟地联合起来砍掉的,而且她还想得到自己的孤儿院。

    可是,他看着左小右一字一句道,“我还是后悔当初收留了你,你走吧。我的家事,我自己处理。”说着看也不看左少卿扶着墙就要回孤儿院。

    左少卿一个眼神示意,若森立刻拦住他,左少卿看着他淡道,“没有小右,你哪里来的钱给陈聪开公司创业买房买车?没有小右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孤儿院?”声音一冷,“这些年,你把自己过得这么凄苦,记得一片美誉,还为亲生儿子置了一片家业。现在你竟然敢说后悔了?”

    二十年前,是他亲手把左小右放在这个孤儿院门口,是他亲手把那张两百万的支票放在左小右的襁褓里,也是他亲眼看着他把左小右抱进了进去。

    二十年前的两百万,足够他建一个非常好的院子,可以让左小右拥有很好的物质生活。

    陈万青这些年让左小右过得如此凄楚不堪,用左小右的钱去填补自己对儿子的亏欠,甚至不惜把左小右送上夜睿的床来留住孤儿院。到头来,他竟然敢说后悔了?!

    陈万青一愣,脸色刷白地看着左少卿,“你,你怎么知道?”

    那笔钱他从来都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连陈聪他只是告诉他说是这些年领导孩子的人家给的,他攒下来了。

    眼前这个男人,他怎么会知道。

    左小右却不知道左少卿说的是这个钱,以为他说的是孤儿院拆迁的事。下意识拉了拉左少卿的衣袖,轻声道,“我们走吧。”

    事情已经这样了,她不想再给院长更大的打击了。

    左小右歉疚地看着陈万青,微微鞠了一躬,“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会来打扰您了。请您一定保重好身体。”

    “小右,你不是想回到孤儿院吗?”左少卿一手就箍住了她的手臂。

    左小右摇了摇头,“不回了。”

    她想要的是院长真心的接纳自己,像以前一样,而不是逼迫他不得不接受自己。

    强求来的都不是幸福。

    “好。”左少卿揉了揉她的头发,软软地应了声。

    左少卿的车就停在巷子里,他不怕被狭窄的小巷刮花。

    他把左小右送进车里,附身替她系好安全带,走向车子的另一边时,看向陈万青,眸光清冷,“小右现在还在担心你,甚至为你愧疚。可是你呢?人在做天在看,天道轮回,你们把小右送给夜睿的时候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什,什么把左小右送给夜睿?

    陈万青一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若森狠狠瞪了他一眼,也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左少卿的车是防弹玻璃的车窗,隔音效果一样好,左小右坐在里面并不能听到他刚刚跟陈万青说了什么。

    “想去哪里?”左少卿揉了揉她的头顶问。

    去哪里?

    左小右又茫然了,不知道去哪里。

    左少卿还不发车,手机就响了,是若森的。刚一接通,就听得若森在电话里气愤道,“少爷,夜睿跑到咱们不易居找小姐了。”

    左少爱卿柔柔地看了左小右一眼,移开目光时,眼里已经一片冷芒,“汇报现在情况。”

    “夜睿已经走了,但是他也咱们半山脚下埋了人盯着,半下面的几个入口都有他们的。”若森气道,“少爷,夜睿太目中无人。”

    左少卿淡道,“不是大事。绕开就是了。”

    说完就直接挂了,看向左小右,轻声问,“如果没有想去的地方,不如陪我去个地方,好吗?”

    左小右轻声道,“好。”

    离天黑还有好几个小时,她夜晚该住哪?宿舍吗?

    好像能去的地方只有宿舍,她交过学费,可以住。可是住进去以后的情形,用想的都知道会有多少人对着自己的脸吐唾沫。

    左小右看着把车开得飞快的左少卿,轻声道,“谢谢你。”深吸一口气,“其实你应该用陪我的时间去找你的未婚妻。毕竟,我只是一个相似品。”

    不,我的未婚妻就是你!

    左少卿的内心在嘶吼,可是最后只化了一句柔柔的笑意,“如果我的人找到她,我第一时间就会抛下你去找她。所以,现在,你不必内疚。就当,是我在陪着她。”

    左小右低下头,不再说话。

    她很好命,有一张跟他未婚妻很像的脸;她也很悲哀,因此成了别人的代替品。

    不管是朋友也好,师生也好,她都想她就是左小右,对任何都是只对她而已。

    左少卿顺了顺她的头发,仿佛想佛走她所有的悲伤与烦恼。轻声道,“我知道你不是她,你是左小右。你不是谁的替代品,也不是谁的相似品。我在这里,是因为你,你是左小右。知道么?”

    左小右抬眸呆呆地看着他,一时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左少卿轻叹一声音,拍了拍她的脑袋,“你只要记得你就是你就好了。小笨蛋。”

    左少卿一走,陈万青就跌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刚刚那个男人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左小右的身上有很多钱;还有他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把左小右送给夜睿?

    陈万青哆嗦着拿出手机想给陈聪打电话问清楚一些事,告诉他一些事。可是号码刚拨出去,他就连忙挂掉了。

    陈聪现在这个样子如果知道谢秋月已经背叛他,他将会是什么样子。现在谢秋月是他好起来的唯一支柱。

    陈万青默默地放下手机,抱着头,仿佛一息之间,力气全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