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 要跟夜睿走
    :

    左少卿看着两眼通红的左小右,柔柔一笑,“笨丫头,你在为我担心么?”

    左小右冲他微微一鞠躬,“对不起,我给你添麻烦了。”小声道,“我帮你去叫若森来。”

    左少卿抓住她的胳膊,摇摇头,“不,小右,不要走。不要跟他走。明知道没有结果的,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小右,我会心痛。

    “放开我的女人。”

    夜睿看着左少卿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碰左小右,立刻怒火中烧。照着左少卿的胸口狠狠一堆,一把扯过左小右。

    左少卿虽然因为左小右而疏于防备,但是当左小右的身体被牵动的时候,他下意识地紧紧地拽住了左小右的胳膊。

    “好痛。”两股突如其实来的外力一左一右狠狠地拉左小右的胳膊往两边拉伸,痛得惊呼一声,眼泪哗就下来了。

    此时的左小右就像一只烧鸡,两只翅膀正被人狠狠地往外撕扯着。痛得脸色苍白,眼泪扑簌。

    “左小右!”

    “小右!”

    两人同时惊呼一声,双双松开了拽住她的手,只不过左少卿放开了手,而夜睿只是放松了力量。

    夜睿上前一步,将她圈进怀里,狠狠地瞪向左少卿,“弄伤我的女人,这个账我会好好跟你算。”

    左少卿简直被他的无理取闹给逗笑,这个闯到他别院来抢人的王八蛋,这个不顾小右意愿强行要带走她的混账,竟然还敢说是他弄伤了小右。

    正当他要开口呛声的时候,眼眸看见左小右那流着泪苍白的脸时,心里一软,确实,刚刚他有伤到小右。

    左少卿掏出手机飞快的按了几个键,若森带着一群白衣保镖从那狭窄的灌木小道里涌了出来。在左少卿身后一字排开,虎视眈眈地盯着夜睿,吓得辰亦梵连忙飞快前来,站在夜睿身后。

    刚刚辰亦梵看得很清楚,虽然夜睿跟左少卿打架看起来是占了上风,但是实际上不相上,再加上这么一群人,他们肯定没胜算。他可是听西蒙说过不易居的保镖身手是跟夜睿居的保镖不相上下的。

    左少卿眸光一寒,看着夜睿道,“把小右留下。”勾唇一笑,“或者你把命留下。”

    左小右身体一抖,无比惊讶地看着左少卿他竟然要夜睿的命,这怎么可以。虽然她不愿意看到左少卿为自己受伤,可是更不想看到夜睿死。

    她比任何都希望夜睿能好好的活着。

    左小右张开双臂挡在夜睿身前,冲着左少卿拼命地摇头,“不,你不能杀了他。”她转过身一把拉住夜睿,紧张地说,“快走,快走。”

    夜睿当然不走,长臂圈住她的腰身,寒眸终于有了丝笑意,“放心,你老公我才不会这么容易没命。”

    将左小右往身后一藏,往前一步,傲娇地看着左少卿,满脸不屑,“身手不错。不过很显然,不及我。”淡淡地扫了一眼他身后的白衣人,“不过十个,一起上吧。”

    睥弥的目光无限轻视落在左少卿的脸上,淡定而冷漠,“今天,左小右必须跟我走。”

    左少卿一挥手,“生死不计。”

    言下之意就是要夜睿死。

    左小右一听吓得脸都白了,眼看着那群白衣人涌了过来,她连忙跑过去挡在夜睿身前,“你们不能打他。”

    白衣人立刻停住了脚步,为难地看着她,“小姐……”

    有人转过头看向左少卿,这万一伤到左小右他们可都担当不起。

    左小右脸色苍白地抓着夜睿的手,“快走啊,快走啊。”

    这么多人打他一个,夜睿再厉害也肯定会受伤的。

    夜睿倒是一副不以为然地样子,“我不走,除非你跟我一起走。”

    左小右头点得像啄米鸡,“好好,我跟你一起走,我跟你一起走。”

    她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夜睿未婚妻的事,忘记自己被小三的事,忘记自己无处可去的事。现在只要夜睿安好。至于夜睿安全离开后她自己要何去何从,她已经没有功夫去想了。

    “好,那我们走。”夜睿满意地拉着她的走,头也不回地转过身。眼里完全没有左少卿,只有他的左小右。

    “小右。”左少卿轻声叫着她的名字。

    左小右足下一停,下意识将夜睿挡在身后,这一切看左少卿眼里心里阵阵酸痛,她竟然那样护着夜睿。

    夜睿看着一次次挡在自己面前的娇小身体时,眼里闪过一丝抹不去的温柔与感动。西蒙和夜睿居的人任何时候都可以挡在他的面前,可是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不模样。

    左小右竟然想以自己弱小的身躯保护自己,那样可笑,也那样让人感动。

    “对不起,左少卿。”左小右对上左少卿那忧伤的眸子,心里很难过。他对自己那么好,做这一切也都是为了自己,可是……

    “我,我跟夜睿一起走,可以吗?”

    问出这样的话,她自己都觉得过分。

    左少卿眸光闪了闪,轻声问,“如果我放他走,你愿意留下来吗?”

    “她必须走。”夜睿的声音冷冷地响起,“左小右,你如果不走,我就把你抢走。你是我的。”

    夜睿那极具威严的声音说着幼稚的话语,身后的辰亦梵强忍着笑意抽了抽嘴角。

    这位爷一直“我的,我的”,怎么跟孩子抢玩具似的。

    左小右抱歉地看着左少卿,为难地低下头,“对不起。”

    不用再问,一切都那样明显。她喜欢夜睿,爱上了夜睿。

    是他来晚了么,因为在准备着见她的二十年,他错过了这么多,而现在已经一步之遥让夜睿抢先一步。

    对于小优,他怎么能不恨!对于自己识错了人,他又怎么能不怨。

    可是再恨,再怨,左少卿还是忍住了悲痛的心,看着她,柔柔一笑,“好。如果他欺负你,如果你今晚无处可去。都记得来找我。不易居,永远是你的家。小右,相信我,是永远。”

    左小右匆匆地向他鞠一躬,”谢谢你,谢谢!”

    但是,她不会去找他的,她永远都知道客气话是这些有教养的人的礼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