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夜睿哄女孩
    :

    左少卿看着夜睿和左小右一起迈过小小的丁步桥,看着他们越走越远。默默地转过身往灌木林里走去。

    若森连忙跟了进去,虽然眼睁睁看着夜睿就这样走了很不忿,但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少爷的决定,他都不能过问。

    “你是不是觉得今天不该放夜睿走?”左少卿背对着若森走,却轻易的感受到他的情绪。

    若森连忙垂下头,“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这是实话。

    左少卿轻笑一声,一惯温雅笑容难得带了一抹嘲讽的意味,“今天若是真的要了夜睿的命,小右一定会恨我一辈子。”

    若森疑惑道,“夜睿死了小姐再也没有羁绊,等到我们报了仇,告诉小姐真相。到时候小姐一定会回到少爷身边的。”

    左少卿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沉默而华贵的背影看起来格外孤寂。

    夜睿把左小右扔进车里,辰亦梵默默地开车着,眼睛时不时看着观后镜八卦后面的情况。

    左小右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靠在车门边上,夜睿则默默地看着她。

    刚才左小右几次挡在他面前,已经让他因左小右跟左少卿一起失踪的怒气散得差不多了。当然也没有全消,毕竟他亲眼看见了她跟左少卿两人亲密无间的吃一个苹果,看见了左少卿色眯眯地抓着她的胳膊。

    那个小白脸,色狼!

    敢碰他的女人!这个账一定会好好跟他算。

    “过来。”夜睿向左小右伸出手。

    左小右缩着身子看着窗外,没有回答,看道马路的另一边有一个破旧的站牌,她眼睛一亮,连声道,“停车,停车。”

    辰亦梵不明所以,下意识就把车停住。

    夜睿也以为左小右可能要小解或者是别的。

    “去哪里,我陪你去。”夜睿跟在她身后,指着不远处的一片灌木从,“去那里。”

    左小右没有理他,默默地往公交站走去。

    夜睿向来傲娇,哪里受过这种冷遇,脸色一变,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沉声问,“左小右,你到底要干什么?”手狠狠地用力,“说话。”

    左小右其实真的是不想说话,一想到夜睿跟别的女人那样亲热地一起,完全无视自己的样子。整个人就像被抽空了一样,一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可是夜睿真的抓的她好痛。

    左小右不得不轻声道,“我想回学校,我那边搭巴士。”

    “这个时候回什么学校。”夜睿看着已经半黑的天,冷哼,“为什么要休学?就为了要跟左少卿私奔?”

    想到这里那些淡化的怒气又全部都回来了,“他碰你了吗?”想了想,“碰了。”

    左小右那么甜,那么好,左少卿那个不要脸的色狼一定忍不住,肯定碰了。

    夜睿连拖带拉地把她带回车旁。

    左小右被拉得东倒西歪,又委屈又痛,“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我干什么?”夜睿狠狠地把她压在车门处,将她禁锢自己和车之间,狠狠地咬住了她的嘴,“我干你。”

    “夜睿你疯了。”左小右刚一张嘴,被夜睿咬住的唇瓣就痛得要命,她只好不断地推开他,“很痛。”

    “就是要你痛。”夜睿用力地咬了她一口,才松开,脸色仍然带着一股子阴冷,“他碰你了没有。”

    左小右简直气的要命,他自己带着未婚妻到处展示居然还来怀疑她。

    “放我走吧。”左小右轻声道,“这样对我们都好。”

    “左小右。”夜睿嘶吼着,挥舞着拳头狠狠地向左小右砸去。

    左小右吓了一跳,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只听得砰的一声,那辆顶奢华的布加迪晃了几晃。

    “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如果你再说一句想走,从今天开始,我就把你栓在床上。让你哪里都去不了。什么自由,你也别要了。”夜睿阴沉着脸,周身散发着一股黑暗的气息,“或者,我也给你喂一颗粟基毒液,让你时时刻刻需要我。嗯?”

    左小右刚刚松下来的那口气顿堵在了胸口,气得发抖,“你到底把我当什么?禁脔吗?情人吗?我不想要这样,你为什么不能问问我愿不愿意?”

    辰亦梵开着窗户透气,刚好听到左小右的吼叫。不由得吞了吞舌头,天哪,这个柔柔弱弱的左小右,竟然敢对夜睿吼。他立刻把窗户给关上了,他虽然八卦但是要有命啊。

    看着她小脸发白,委屈地不断颤抖的模样,夜睿心一软,语气也软了一语,“我把你当老婆。”

    左小右心里抽痛,果然男人就是爱说谎的,夜睿还睁着眼睛说瞎话,居然连骗她都这样漫不经心,不编一个好一点的谎话。她别过头不去看他,眼泪潸然而下,“我长眼睛了,夜睿,我看见了。所以,求你了,别这样了。真的别这样了。孤儿院你要收就收吧,那已经不是我的家了。只求你给孩子们找个重新安置的地方。”

    重新找地方安置孤儿,或者分散到其他孤儿院去,夜睿的都可以轻易的做到。

    夜睿似乎恍然大悟,漆黑的墨瞳闪了闪,“所以,你在吃醋?!”

    左小右有些无语,抹了一下眼睛,“我不是吃醋,我说的是事实。”

    这跟吃醋根本是两码事。

    夜睿看着她那悲痛的样子,心里一阵愉悦,原来她在吃自己的醋。她一定特别特别喜欢自己。

    夜睿的自恋病顿时就犯了,但是还是不忍心看着她难受,扶着她歪过一别的小脸,让她正视自己,轻了轻她轻嫩的唇,“是不是看了网上的新闻?”

    左小右没有说话,想转头不看他,偏偏脑袋被他禁锢着,一时间越发委屈,眼泪潸然而下,偏生又咬了呀忍着哭泣。那娇俏的模样着实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怜爱。

    夜睿温柔的拭去了她眼角的泪,柔声道,“我说我我只喜欢你一个。那个女人……”沉默片刻,还是告诉她,“她是那个女人派过来的。我只是应付她,不要多想。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