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们完事啦
    :

    左小右一愣,“哪个女人?”

    夜睿伏在她耳边轻声道,“给我下/药的那个女人。”

    他的声音很轻,可是左小右却分明地感受到了他的杀气。

    左小右呆住了,所以那个艾莎不是他的未婚妻?所以自己不是小三?她紧紧地捂住了嘴,堵在心里的那股气咻然消失,身体一轻,突如其来的反转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夜睿只怕她想歪了,手捧着泪渍未干的脸,眼里一片柔情,“她不是我的未婚妻,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是那个女人自作主张对外宣布的。因为她知道了你,这次过来也是因为你。”轻叹一声,“左小右,我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我不能让她伤了你。所以,接下来可能会有很通过,但是不要再放弃我。不要再说离开的话。左小右,永远是我的。”

    夜睿说得这么清楚,这么深情,左小右都觉得自己好像在无理取闹。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滞,垂下头不敢看他,“那,那你也不说清楚。”

    夜睿将她抱在怀里,轻笑,“不知道我的宝贝会吃醋啊。”

    她平时不是什么都不在意的寡淡模样,哪里知道心里早做了要离开的准备呢。

    夜睿轻叹一声,这是什么女人呐。心里难过了不说,竟然想直接一走了知。还是跟别的男人私奔。

    想到私奔,夜睿又不好了。他一脸严肃地问,“左少卿碰过你没有?”

    左小右红着脸摇了摇头,“没有。他从来都不碰我。”

    “说谎。”夜睿恨恨地打断她,指着她的胳膊,“刚刚的就看到他碰了你这里。”还不等左小右说话,夜睿已经指着她的头发,“他有没有碰过这里?”

    左小右头低得更低了,左少卿好像很喜欢摸自己的头发。几乎每次见面都会摸她的头。

    不用她说,夜睿就明白了,脸色难看地往下滑去,点在她的额头,“这里呢?”

    她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候左少卿曾经亲吻过她的额头。

    左小右摇摇头,“没有。”

    指着鼻尖,“这里呢?”

    左小右没有说话,左少卿戳过她的鼻子。

    夜睿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了,左小右情不自禁抖了抖。

    “这里呢?”指着樱粉的唇。

    左小右红着脸摇了摇头

    夜睿的脸色稍微好些,温热的指尖落在她的肩上,“这里呢?”

    左小右沉默,左少卿确实搭过她的双肩,但是那是有话要说的时候。

    夜睿气得冒烟,左小右的肩膀是极敏感的地方,那个小白脸竟然敢……

    夜睿一路缓缓向下,落在她的胸前,腰线,平坦的小腹,再缓缓往下三寸。

    左小右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下面都没有。左少卿不是那种人。”

    夜睿神色一冷,居然还替奸夫说话,“他就是那种人。哼!”

    左小右正色道,“他是正人君子。而且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他帮我,只是因为我跟他未婚妻长得像而已。你不要乱想。”

    跟他未婚妻长得像?!他乱想?

    夜睿冷嗤一声,这么不要脸。居然用这样的方式靠近他的左小右。他一定会好好的剁掉那只碰了左小右的手。

    看着夜睿一脸森然,左小右推了推他,还没有说话,男人温热的舌头已经窜进了她的口腔,两人纠缠的唇齿间传送着暧昧不清的话语,“左小右,我想要你。”

    左小右身体一紧,正要拒绝,夜睿已经打开车门把她塞了进去。

    车身一振,辰亦梵咻地转过头,“睿,我们去……”哪……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夜睿猴急猴急地正把手探入左小右的裙摆内。

    我@@xx!

    “滚!”夜睿一个冷眼甩了过去,辰亦梵打了个激灵逃也似的打开车门飞窜而去。一口气跑到一百米外,摸着自己砰砰直跳的老心。还好反应快没看着,要不然夜睿一定会杀了他的。

    “别,别这样。”左小右使劲的推他,“等回去。”

    在西蒙一个人面前丢脸就算了,现在多了一个辰亦梵。左小右羞得简直都没脸了。

    “不行,我现在就要。”夜睿的双臂将她的双手压在座椅上,委屈地看着她,“我毒发作了,很难受。”

    左小右见他眼眸中果然有红光闪过,心里一阵不忍,小声道,“怎么这么快。”

    她不知道是,因为粟基毒液的影响,只要动情夜睿的眼底就会闪现红芒。

    夜睿一双墨瞳无辜地看着她,“可能是刚刚跟人打架的时候气血上涌……左小右,我好难受。你看。”

    小腹一拱,那傲然小帐篷公然耸立着。左小右脸瞬间红得能滴血,但还是很配合地点点头,“好。”

    夜睿眼里立刻闪过一抹得色,**夫碰过这么多地方,一定要好好洗洗。

    毕竟加长车,容积有限。夜睿还是将她抱/坐在自己身上,深深地吻上她的唇,攫住她臀线激烈而疯狂的掠夺着属于她的温热与美好。

    左小右本身今天心情几度起伏,身体有些虚弱哪里经得起他这样折腾,等夜睿留在体内的充涨感散了,她早已伏在他的肩上喘得不能自己。

    脖颈处一阵阵温热的气流扩散至全身,耳边娇/喘阵阵仿佛邀请。夜睿刚刚准备放过她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身体一紧,再次掐住了那纤细的腰身,咬着她的肩膀,闷/哼一声,“小妖精!”

    左小右已经完全不能自己,任由他驾驭着自己的身体,给予他想要的一切。

    还没等夜睿结束,西蒙的电话进来了,夜睿开了免提。

    左小右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手,不敢大喘气,生怕被电话那边的人听到。

    “说。”夜睿声音一沉,可是动作不停。

    西蒙的声音立刻在车内回荡开来,“少爷,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拍品是莱茵夫人的鱼人泪系项链。”

    夜睿用牙齿咬开了左小右塞进嘴里的手指,轻吮着,警告地看着她不许再咬后才松开她的手指,回复西蒙,“给我和左小右准备衣服,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夜睿终于结束,将左小右穿得整整齐齐后才给辰亦梵打电话,“想走着回去么?”

    就是这么傲娇的说话。

    辰亦梵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刚一坐下,就问,“你们完事啦?去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