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来例假了
    :

    大新闻,大八卦啊!

    可是能不能登呢!

    艾莎看着大家脸上那丰富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的演技满分,记得了大家的同情。她礼貌地向大家告别。只是进入会场,压低声对身后的助理道,“立刻联系大表哥,让他压下今天对夜睿采访的所有新闻。要快。”

    否则电子媒体将会很快传遍全国。

    助理立刻不着痕迹地退出去了。

    走过铺着红地毯的长廊,走进会场,艾莎就看见了站在窗边的夜睿。西蒙一脸肃穆地盯着所有想要靠近夜睿的人。于是,整个主体会场人群分成了两拨,夜睿一拨,其他人一拨。

    拍卖会现场是开放式的,有些像漆酒会。一应自助,周围有桌有椅,可站可坐。

    “睿,你来了怎么不等我?”艾莎一脸委屈的扭着翘/臀走了过去。就好像她根本不知道夜睿对媒体说的那些话一样。

    夜睿的目光根本没有落到她的脸上,皱了皱眉,左小右这个笨蛋上个厕所怎么这么慢。

    其实左小右真的很尴尬,因为她来例假了,书包里倒是备着,可是书包在夜睿的车上。

    左小右尴尬的想死,一向都是这两天的,她怎么就没准备。

    手机也没有带,好在厕所里有纸,但是她一向量大,恐怕半路出事。最后也没有办法抽了厚厚的纸巾夫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捂着屁屁贴着墙一步步地往外挪。

    这里来的都是非富及贵,她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给夜睿丢脸。

    “小姐,有需要帮忙吗?”一个低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左小右吓了一跳,连忙把小屁屁贴在墙上,抬头看过去。就见一个戴着金丝眼镜,非常斯文的男人冲自己笑着。

    “没,没事。”左小右摇了摇头。

    你赶紧走我就什么事都没有。

    她尽量冲男人笑笑,“我真的没事。”所以你赶紧走吧。

    男人看着她这个样子,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镜片掩住了他眸底的光芒。他飞快地脱下自己的长风衣,温柔的披在左小右肩膀,柔声道,“可以挡一挡。”

    左小右只觉得这一辈子的尴尬都在这一瞬间了,整个脸的咻地红了个彻底。

    虽然披着别的男人的衣服不好,可是总好过后臀一片狼藉地出现在会场。

    “谢谢,谢谢。”左小右有些不好意思,“我怎么把衣服还给你?”

    男人取出一张名片递到她眼前,“这里有我的名字和电话。”估摸着她看清楚了,便将名片塞到大衣的口袋里,“打给我就好了。”

    说完男人礼貌地冲她点点头,没有停留地走了。

    左小右呼了一口气,靠着墙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从口袋里摸出男人的名片。

    “辰亦勋!”

    跟辰亦梵是什么关系?

    左小右脑袋里立刻闪过夜睿在车里说的话。辰家,是夜睿要对付的人吧。她是不是给夜睿惹祸了。

    就在夜睿要站成望妻石的时候,左小右那鬼鬼祟祟的小脑袋,就出现在了门口。

    “夜睿,夜睿!”左小右扒着门露了一个脑袋,冲夜睿招手。

    从外人的角度看起来艾莎好像很和谐地站着聊天的模样。但是实际上她站在夜睿面前半天了,脚步没有走近一步,但是为了面子,她还是死咬着牙保持着这样让人误会的角度。

    突然见夜睿眼眸一软,心中一喜以为自己终于把他给打动了。谁知夜睿的目光根本没有看着自己。

    艾莎循着夜睿的视线看到了那个缩在门口的脑袋,目光一冷,但是她还是假装大气优雅地看向夜睿,“睿,你的灰姑娘在叫你呢。”

    夜睿终于把目光投在了她的身上,轻蔑而不屑,“她的身份可比你高贵的多。”

    世袭白公爵唯一的后人,可比她这个克莱斯家族的旁支小姐身份要尊贵的多。

    艾莎气结,正要说什么,夜睿已经无视地经过她的身旁,向门口的那个小人儿走去。

    一走到门口就看见左小右身上那件男人的衣服,还没等他说话。

    左小右已经双手合什地恳求,“夜睿,先别问,别生气,能不能让西蒙陪我去一下车库。我……”

    夜睿冷冷地问,“你什么?”

    最好给他一个合理的理由,他一定会把这件衣服的主人劈个稀巴烂。

    左小右鬼鬼祟祟地看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走近听见,这才尴尬而小声地道,“我,我来例假了。我要去车里拿东西。”

    其实左小右根本就多心了,有夜睿的地方周围两三米都不敢有人靠近。除非自己的家族生意不想要了。

    原来如此!

    夜睿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弄脏了?所以就穿了别的男人的衣服?”

    那么的衣服都垂到她脚踝了,一看就是男人的。

    真的无法言说的尴尬,左小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希望自己不是女人。这样她就不会有这种尴尬的时候。

    “脱了!”看她不说话,夜睿冷声道。

    “可能,可能漏了。”左小右觉得自己肯定要变/态了,居然在这个时候跟夜睿讨论这种女人私房话。可是如果不说,夜睿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夜睿不再说话,直接上手,三下五除二就剥了那件大衣扔在地上。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她穿上。脸色不好地看着她,“以后手机随身带,有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记住,在任何时候,你需要什么,只能找我。只能是我。否则,后果自负。”在她耳边轻声道,“家里现在有很多很多的道具,你可以试试。”

    左小右涨红了脸忙不迭地点头,然后飞快的扯开话题,“可以把车钥匙给我吗?我去拿东西。”

    “西蒙陪你去。”夜睿打给西蒙,把西蒙招了过来。

    拍卖会马上就有开始了,母亲的项链他势在必得。

    左小右从地下停车场的洗手间出来时立刻轻松了一些。

    “小姐走吧,少爷在等我们。”西蒙立刻迎向她,有些急切,虽然他对少爷拍得鱼人泪很有信心。但毕竟莱茵夫人的鱼人泪项链跟靳氏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做为靳叔的儿子,他很想替靳叔看看少爷拍到莱茵夫人的遗物,转述给他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