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其实是个GAY
    :

    左小右肚子有些不适,跑到厨房喝姜茶。厨房里的佣人站得远远的就像是背景板。

    她毕竟不是夜睿,真的能把那么活生生的人当着背景板。抱着杯子呼呼的吹着热气,想快点喝完赶紧走。

    “睿的女人?”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左小右一跳,手一抖,热水就洒到了左小右的手上。

    “哎哟,抱歉。”辰亦梵连忙替接过她手里的杯子,又抓着她的手接着凉水冲洗。

    其实水已经不是滚烫,只是皮肤有些红,并没有起泡,没那么严重。左小右想要缩回手,可是架不住人手速快。

    左小右本来就在例假,入秋时节,又被他特意调出的冷水一激,顿时周身一凉。不过她最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夜睿知道又该生气了。

    她连忙抽回自己的手,退开几步,有些尴尬,“我没事。”

    说着连姜茶也顾不得喝了,转身就要走。

    毕竟今天她和夜睿在车上的事,辰亦梵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可是那一句“你们完整了吧”让她到现在都尴尬的要命。

    “嗳。你的茶还没喝呢。”辰亦梵连忙叫住,把姜茶递给她,一脸神秘的说,“其实你不用怕我。”压低声,“我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左小右确实有些好奇,也压抑了声音小声问,“什么不一样?”

    辰亦梵突然有些忸怩起来,“其实我是gay,而且还是下面那个,所以,人家其实是女生啦。”说完还及为女性的扭了一下身子,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

    “啊!原来是这样。”左小右张大了嘴,指了他半天,“夜睿知道吗?”

    辰亦梵突然有些忧伤,“他怎么能不知道,他比谁都知道。”绞着双手,恨恨道,“我为什么要住进夜睿居,就是为了让他多看我一眼。睿,他,他就是我喜欢的那个死鬼啦。”

    “哈?!你,你,你……”左小右的嘴张得更大了,你了半天终于找回自己的意识,脸色有些不好看着辰亦梵,“夜睿现在是我男朋友,你跟我说这些,不会是想让我把夜睿让给你吧。”神情一肃,小身板一挺,“我不会让给你的。夜睿他,他只喜欢我一个。”

    辰亦梵委屈又哀伤地看了她一眼,“不,我知道他不会接受我的。他是个那么直那么直的直男,你们感情又那么要好。而且,爱一个人就是要看着他幸福。睿现在跟你一起这么幸福,我又怎么忍心扩散你们。我跟你说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你不用怕我。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

    “是,是吧。”左小右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默默地打了个寒战,毕竟真的还是不一样的。但是被他这么一说,她对辰亦梵确实多了那么一丢丢的同情。

    这个社会对同性之间的感情并不那么开放,有些公然出柜的人甚至会受到整个社会的谴责。所以左小右同情地看着他,颇有些内疚,“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辰亦梵认命地摇摇头,“不,我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我也无处可去,没家没朋友。睿虽然收留我在这里,其实我很孤独。”巴巴地看着左小右,”我可以跟你做朋友吗?”

    “可以。”左小右看着突然回过神来,“可是为什么你刚出现的时候夜睿会说我在勾引你。”

    辰亦梵如果真是gay,夜睿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辰亦梵给了她一个你真天真的眼神,“睿从来都占有欲极强,男的靠近你就是奸夫,女的靠近你你就成拉拉了。”

    左小右想了想,仿佛似乎真的是这么回事。

    看着左小右已经渐渐相信自己,一脸期待地问,“那你能跟我做朋友了么?我以后可以找你聊天,谈心么?”

    左小右还,“好。”

    毕竟她在夜睿居也没有什么朋友。

    于是左小右边喝姜茶边跟辰亦梵聊着天,第一次发现原来辰亦梵这么博闻强记,懂这么多,走过这么多地方。

    “我回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左小右冲辰亦梵挥挥手。

    既然跟夜睿什么误会都没有了,她就暂时不休学了。关于偷解药的事,她会慢慢说服夜睿让自己去。不管怎么说,她希望夜睿可以健健康康的。

    “byebye!”辰亦梵看着左小右离开的背影,得意地扬了扬唇。

    哼,睿居然敢说我笨,看我怎么把你气死!

    一旁目睹这一切的女佣们默默地垂下头去。

    夜睿一页一页地翻看着求婚策划书,还不时在上面做些批注以及是不是符合左小右的喜好。

    余光掠过时,见西蒙还在一旁站着,淡道,“陪靳叔去后花园走走。”

    “是,少爷。”西蒙恭身退出。

    后花园的郁金香田后就是莱茵夫人的墓了,少爷这是暗示靳叔可以进入到夫人墓中祭拜。

    靳叔的求婚方案设计的几乎完美,只要把莱茵夫人喜欢的颜色换成左小右喜欢的粉色就行。

    接下来就是实施了。

    夜睿将方案放进抽屉,勾唇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左小右很快就会成为他的妻。

    夜睿回到房间发现床上没有左小右,脸色一变,立刻冲到对面的房间,见左小右果然缩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

    感受到床边迫人的气息,左小右睁开眼,看着一脸怒容的夜睿,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夜睿?”

    看着她像一只乖巧的小免子那样软软的唤着自己,夜睿的气就消了一大半,还是不够,抬手就要掀她被子,“跟我回去睡。”磨牙道,“明儿我就让靳叔把这个房间拆了。”

    左小右连忙捂住被子,小声道,“我,那个了,会把你床弄脏的。”

    她属于很多的那种,夜睿可是有洁癖的。

    夜睿一挑眉,“所以你觉得家里的佣人是养着吃白饭的吗?”

    左小右还是紧紧的捂着被子,终于说了实话,“我,没有穿衣服。”

    夜睿弯腰在她唇边亲了一下,轻佻一笑,“我就喜欢你不穿衣服。”

    但终究还是没有再去掀她的被子,而是直接就着被子把她抱了起来,回到自己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