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可怜的辰亦梵
    :

    左小右垂下了眸子,她怎么会不知道院长从小最疼自己,院长经常带她到后院的菜地里,把剩下不多的水果和点心偷偷地她,就是为了不让别的小朋友知道了眼馋。

    可是院长那样决绝,哪怕知道了真相,哪怕知道一切都是谢秋月捣的鬼他不原谅她,给她的仍然是那一句“我后悔收留了你,左小右。”

    人心肉长,曾经撕心裂肺的痛过了。左小右不会再强求了。更何况,夜睿对她真的很好,她也不想再去求院长,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让夜睿面上不好看。

    左小右抬起头看着莫茵贝,眼里是散不去的忧伤与记挂,“不了,我就不回去了。接下来你多费心了。”

    莫茵贝叹了口气,背着包包转过身自言自语道,“小西这两天病着,一直等着你回去看他呢。哎!”

    小西病了!

    左小右正想问什么,可是莫茵贝已经走了。

    眼泪默默地滑过她清丽的脸庞,脸上又是担心又是焦急。如果孤儿院还有什么放不下的,那就是小西了。

    看着小西就像看到以前的自己,执拗拒绝了一次次的领养机会,告诉自己孤儿院就是他的家,他哪都不去。

    左小右抹了抹眼泪,给孤儿院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的瞬间,那一声“喂”左小右就知道是院长的声音。她惊慌失措地挂了电话,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紧张不已。

    左小右的这一系列行为都被远处一幢楼里的人看在眼里。

    “三少,你交待我的事,我已经做了。你答应我的呢?”莫茵贝站在男人身边,低声问。

    “急什么,事还没成呢。”辰亦云全身都罩在一身大黑袍里,明明是正午却看起来鬼气森森。

    莫茵贝急道,“您要验证就是左小右心里还孤儿院,担心那些孩子们。现在您都看到了,已经证实了。”

    辰亦云一把掐住她的脸,那张平时跟在辰亦勋身后平静斯文的脸,此刻却狰狞恐怖,“你这个残次品。我们花了这么多钱在你身上,你却一点任务都没有完成。现在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不乖乖听话,我不介意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莫茵贝的脸被掐得满脸红痕,颧骨被掐得生疼,嘴被挤得变形,她发不出一个字来。辰亦云看着她脸色变得青紫这才松了手,“照你原来的计划,把左小右骗离那些保镖的视线,其他事情交给我。”盯着她冷笑,“别动你的蠢脑子了。你身边的人大哥已经全部招回,你现在就乖乖听我的话。”

    莫茵贝垂下头,敛了眸中恨色,低低应了“是。”

    本来她是计划把左小右骗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再把她抓起来送给夫人邀功的,没想到辰亦勋兄弟两也跟着艾莎一起过来了。让她的计划功亏一篑,甚至还要替他们做功劳。

    但是……

    脑海里闪过一个英俊非凡的身影。

    莫茵贝眼眸瞬间亮光一闪,如果辰亦云真的能把自己送到那个身边,捕获左小右的功劳,她不介意他们拿走。

    下午放学后班主任把她叫到办公室好好一通劝,大体都是叫她不跟随便置气,就算心情不好也不要随随便便地拿休学开玩笑。毕竟,她一休学学校就损失很大的利益。

    左小右乖巧地答应了。

    夜睿果真没有来,左小右搭车回家的路上,开始刷手机。

    以前不刷手机,一是她没有那种习惯,二是她不想看到那些铺天盖地骂自己的新闻,只能乌龟的缩着。

    现在有一点不一样,她想看看关于夜睿的一切,她看不到夜睿的时候新闻上可以看到他。

    然而新闻里什么都没有,就连原来写她“小三上位”的新闻都不见了,连那条校园微博都删掉了。更没有昨天夜睿当着媒体的面对自己表白的那一席话,空白的好像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有一条引进外媒的全英文内容,标题是《夜氏与克莱斯家族再结秦晋之好》,内容由m国夜氏官方发布,承认艾莎是夜睿未婚妻的事实。

    m国夜氏,就是夜睿的父亲。

    左小右关上手机,心里有些波动。夜睿曾经说过,父亲的就是想杀了又不能动手存在。

    夜睿的父亲到底对夜睿做了什么?!

    左小右回到家一如往常一面等着夜睿回来吃饭一边写作业。

    “小右,你放学啦。”辰亦梵提着打扫马桶的应用具出现在她房间门口。

    左小右连忙站起身,看着他扎着头巾穿着围裙的样子有些惊讶,“你还刷马桶?”

    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看见辰亦梵刷马桶了。

    辰亦梵闪身进来,看着她笑,“以前我都是你上学的时候就刷了。以后我都等你放学回来刷,那样我可以跟你说会话。”轻叹一声,“刷马桶也很寂寞的。”

    想到昨天辰亦梵艰难地说出对夜睿的喜欢,左小右有点同情他。毕竟被喜欢的人呼喝着去刷马桶心情必然不好受。

    左小右连忙接过他手里的清洗工具,“我自己刷就好了。”

    辰亦梵连忙推开她的手,眼神有些寥落,“不不,如果让睿看到你在刷马桶,一定会把我赶了夜睿居的。我现在,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看着左小右,柔柔道,“如果不介意,你可以陪我说说话吗?”

    左小右点点头,“好。”

    于是两个人就在洗手间里聊起了天来。

    辰亦梵是个特别能侃的,不一会就把左小右给说熟了。

    人一熟,顾忌什么的都会少了。左小右想到昨天看到的那辰亦勋,问,“你跟辰亦勋是兄弟吗?你们的名字很像。”

    辰亦梵刷马桶的手一顿,那优美晶莹的侧脸闪过一抹狠戾,原本愉悦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他是我的仇人。”

    “对不起。”光是看他的侧脸应该可以感受到他的悲伤,左小右轻声道歉,看起来这个平时看起来嘻嘻哈哈的辰亦梵心里也有很大的伤痛。

    “没事。”辰亦梵抬起头,冲她明媚一笑,“不过就是豪门大院里的常见戏码,他怕我跟他争夺财产,想要害死我,没想到害死了我妈。”见左小右小脸突变,他反过来安慰道,“吓到了吧。”耸耸肩,可怜兮兮地道,“所以,我才要好好刷马桶啊,不然被赶出夜睿居我就真的无处可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