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 左小右又被绑架
    :

    左小右紧紧地抱了抱小西,担心问,“你们都出来了,园时的孩子那么小怎么办?”

    小西把脸埋在她怀里摇摇头,“院长托了洗衣店的阿姨来看着。他说送了饭就回来了,现在应该已经回到园里了,小右姐姐不用担心。”

    “是吧.”左小右松开小西,看着他有些发黄的小脸,眼角有些涩,院长不在,孩子们都缺营养了。她的钱都交学费了,在夜睿居虽然吃穿不愁,但是总归身上没有钱不方便。

    虽然已经离开了孤儿院,但是孩子们她不能睁眼看着不管。

    还是要找份工作才行。

    “小右姐姐,你在吃饭啊?”小西巴巴地看着左小右放在石桌上的饭盒问。

    左小右连忙问,“小西吃饭了吗?”看着他摇了摇头,连忙把饭盒推到他面前,“我吃饱了,你吃吧。”

    莫茵贝见状笑道,“我也没吃饭,小右,我出去门口吃点东西。”看着小西道,“那你陪小右姐姐呆会,我吃完就回来接你。”

    “好,你去吧。”小西头也不抬地冲莫茵贝挥了挥手,扒着饭盒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小小的勺子有些贪婪地挖着满满的饭,卷着一些菜往嘴里死命地塞去,小小的腮帮子快速而艰难的蠕动着。

    这是饿急了。

    左小右看着直想哭,她轻轻地顺着小西的背,柔声道,“慢点吃,慢点吃。这几天都没有吃饭吗?”

    小西摇摇头,想说话,嘴里的饭又没有全咽下去发,一张嘴,米粒窜进了支气管,难受着他拼命地咳嗽,嘴里的米饭喷了一桌子。

    “慢点,慢点。”左小右连忙从保温壶里倒出水来递给他,“喝点水,别着急。”

    小西连着灌了好几口水,这才把嗓子里的那股难受劲给缓过去。

    小西看着被自己喷得一片狼藉的石桌和那堆满了食物残渣的饭盒,红着脸小声道,“这几天都是喝粥。”

    一天两顿,晚餐不吃,正在长身体的小男孩哪里受得了。

    小西说完就拿起勺子接着吃,左小右看着饭盒里那一堆从小西嘴里喷出来的秽物,连忙制止,“别吃了别吃了。”左小右拿出纸巾把桌面收拾干净,把饭盒收食了。拉着小西道,“走,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

    她身上还有之前靳叔夹在书里给她的钱,她一直没有花掉。

    “对不起,小右姐姐,我让你费钱了。”如果他不把饭盒弄脏,小右姐姐也不会花钱。

    左小右笑道,“你也知道我是姐姐,姐姐给弟弟花钱不是天经地义嘛。走吧。”

    小西拉着左小右的手,一脸惭愧,“以后我长大了,一定会赚好多好多钱养请姐姐吃好吃的。再也不让姐姐那么辛苦的打工。”

    “好,好。”左小右笑了。

    小西打着左小右拐进学校后面的一条小巷子里,“刚刚我和小北姐姐从这里经过的,我看到这里有一家面馆,看起来好好吃。”

    “好,好好,那我们就去吃面。”学校后面的小面让左小右虽然不常去,却也是知道的。

    “小右姐姐,你以后再也不回孤儿院了吗?”小西抬起头看着左小右沉默的脸,憔悴的小脸闪过一抹不平,“是因为那个男人吗?是他把你抢走了,所以小右姐姐不要孤儿院了,也不要我了么?”

    左小右垂头看他,看着他那愤愤不平的小眼神笑了,“不,小右姐姐不是不要孤儿院,只是太忙没有时间回去了。等以后有时间还是会回去的。姐姐也不会不要小西的。”

    小西无限伤感地看着她,“可是那天晚上,我清清楚楚地听见小北姐姐问院长你是不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原因才不回孤儿院的。院长亲口承认了。小右姐姐,那个男人,是不是叫夜睿?”

    看着左小右惊讶地说不出话的样子,小西沉默了,不再说话,果然小北姐姐说的是真的。只要诈一诈,小右姐姐就会说实话。小右姐姐现在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左小右当然不是默认,而是她惊讶于小西偷听到的这番话,他当时到底听到了什么会有这样的结论。

    “走吧,小右姐姐。”小西默默下了决心,拉着左小右走进了那家小面馆。

    因为离学校远,里面的客人并不多。左小右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着,点了两碗面和小西一起等着。不一会就有几名高个子男生进来了。左小右只认得他们最近才过来的外校旁听生,并不知道是夜睿派过来的保镖。

    店里人少,但是面却来得很慢。小西等了一会就嚷嚷着要上厕所。

    “小右姐姐,你陪我去。”小西有些尴尬,“我没有在城里上过厕所。”

    孤儿院里用的是痰盂,小巷子里的公共厕所也是很简单的木坑。所以左小右刚到学校上学的时候也不会用马桶。不想让小西经历跟自己一样的尴尬,便拉站他的手笑,“好,那你只能跟姐姐上女厕所,怕不怕羞?”

    小西憋红了脸,“我很急。”

    虽然男生去女厕所很丢人,可是总比尿出来好。

    “好好,走吧。”左小右带他进了女厕。

    因为店小,洗手间是非常简单的一门一厕,左小右刚开门就看见里面有一个大个女人,一愣连忙边道歉边往外退,“小西我们等一等。”

    “不用等了,我让给你。”一个男人般粗矿的声音响起,同时大个子女人手里拿着什么往左小右眼前一喷。

    左小右吃惊地看着他,男人?还没有说了口,人就已经晕了过去。

    “成了,带走。”

    转眼间厕所里的人都消失了。

    面店老板上了面看见没有人,骂了声晦气,把面端走了。

    夜睿派来的便衣保镖等着等着,过了半小时隐隐有些不对,立刻冲到厕所。

    果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快给西蒙少爷打电话。”三人面面相觑。脸色异常苍白,人竟然在他们眼皮低下消失了,他们这回真要死定了。

    正午的夜睿居后院,辰亦梵已经看果男看得真吐了。他把手里剩下的简历往江浩东手里一扔,“不行,我得去跟左小右亲热一下,拍个合影给睿发过去。不然我太划不来了。”

    昨天一天二十个就换来晚上气夜睿一气,今天五十个男人,他必须得气夜睿两次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