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原来是你
    :

    辰亦梵乔装的扮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才开了车直奔左小右学校。

    刚到校门口就开见左小右牵着一个孩子的手拐进了一条小巷。辰亦梵连忙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见左小右进了一家面店,立刻笑嘻嘻地跟了上去。估计左小右看见自己的样子都会吓一跳。

    想到左小右的反应,辰亦梵莫名的心情愉悦。

    辰亦梵抖着腿点了一碗面等着上,看着面店里那几个熟悉的身影,连忙把脑压低。还没有跟左小右合成影呢,可不能让夜睿的人给发现了。

    等了半天,左小右还不出来,夜睿的保镖终于冲了进去,随后就见一个人冲了出来,一把扯住面店老板的衣领,恶狠狠地问,“你们的后门在哪里?”

    他们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后门。

    辰亦梵终于意识到左小右可能出了问题,也顾不上掩饰了,飞一般地冲向洗手间的位置,看着还在后面寻找后门的两个保镖,冷声,“分一个人到外墙看一下。”

    说完就钻进了洗手间,几下跳到排风口,用胳膊轻轻一撞,排风扇就掉了下去。辰亦梵立刻对外面喊,“回夜睿居带人。”

    看样子,人就是从洗手间上面的排风口被运走的。

    那两个保镖这才反应过来,一个指着另一个,“刚刚的声音好像是辰少。”

    “什么好像,就是。再给西蒙少爷打个电话,说明情况。”刚刚给西蒙打电话占线。

    夜睿开完会出来,西蒙迎了上来,“少爷,夜唯那边来电话了,老爷准备亲自过来对付左小姐。”

    夜睿眸中闪过一抹不屑,“他要来,那个女人势必要来。”唇角一勾,“来了也好,动不了她,就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手脚是怎么断的。”

    辰家的这几枚卒子,他会好好动一动。

    还没走回办公室,西蒙的手机又响了,电话一接通,就听见那边传来保镖无比惊慌的声音,“西蒙少爷,左小姐不见了。”

    “什么?”西蒙脸色一变,看了夜睿一眼,“说清楚。”

    “我们跟着她一起出来吃面,可是上个厕所的功夫,她就消失不见了……”电话那边的保镖虽然很最紧张,但终归还是训练有素,飞快地把事情陈述清楚。

    挂了电话,西蒙为难地看向夜睿,“左小姐学校附近的面店里被人劫持了,辰少已经追出去了。”

    夜睿听罢脸色一沉,气息瞬间变冷。但是大脑却飞常冷静的发布司令,“左小右的手机有定位,跟上。看看辰亦梵的位置是不是跟左小右一条路线,是有跟上,不是就分开两路跟上。让夜唯进交通部监控。所有监控画面全部接到我的电脑上。”

    现在他已经顾不上去责备为什么辰亦梵会跑到左小右的学校去。

    他只要左小右不会出事。

    所有的定位系统都发了回复,左小右跟辰亦梵的位置出奇的一致,最后都停在某一处不再移动。

    “少爷,看来辰少找到了左小姐。”西蒙脸色一喜。

    虽然位置有些偏,但是只要人找到就好了。哪怕是发生了冲突,以辰亦梵的身手,应该能顶到他们过去救援。

    “走。”夜睿立刻起身冲了出去。

    左小右醒过来时,还有点蒙圈。躺着醒过来的习惯,让她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床的另一边,空无一人。

    看来是走了呢!

    左小右叹了口气,睁开眼坐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盖在身上的被子,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夜睿从来不用任何香薰,这不是夜睿居。

    左小右抖了个激灵,脸色一变,脑海里浮出一个高大女人的身影。

    她被绑架了!

    左小右咻的脸色煞白。

    她连忙检查自己身上的衣服,微微轻了一口气,是今天穿着上学的衣服,也没有损坏。

    可是,到底是谁绑架了自己?!

    左小右抬头张望着四周,只见这个房间极大堪比夜睿居的夜睿主卧,而且床也是极精美的黄花梨雕花大床。

    这么有钱的绑匪应该不会是绑架自己威胁夜睿吧。

    想到上架被绑架的经验,左小右心里一阵发紧,肩头的那处疤痕瘾瘾做痛。

    不,不行,她得逃跑。

    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不想再被扎上一刀了。有一个疤已经够难看了,她不想身上再多一个疤。她不想自己的身体变得丑陋。不想让夜睿看到那样丑陋的自己。

    她可以忍受疼痛,可是无法忍受夜睿的嫌弃。

    左小右走到落地窗前,掀开窗帘往外一看,外面一片漆黑,只听得有风从耳畔刮过,带出阵阵空洞的回声。

    竟然已经是晚上了?这是在哪里?在山里吗?是山涧里吗?

    左小右第一时间就是左少卿。但是左少卿从来都不会用这种方式来找自己的。

    左小右努力地在脑海里搜寻着,虽然自己在学校里人缘是不好,但也没有人敢冒着得罪夜睿的危险绑架自己啊。

    难道是夜睿的仇人?

    房间突然被打开,左小右惊跳着转过身。

    门口走过来一道高大的身影,男人长着一张极为斯文的脸,奢华的金丝边眼镜在灯光下闪光着邪恶的光芒。

    辰亦勋?

    左小右脸色一变,沉声问,“是你?!你把我绑来这里干什么?”

    “啧啧。可爱的小姐,说话不要这么难听。我只是请你过来和我一起共筑爱巢。怎么能说道是绑架呢。”辰亦勋微微一笑,“夜睿中了粟基毒液活不了几年了,你还是早点投入到我的怀抱,免得到时候人家还说克夫。”唇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意,“夜睿靠着粟基毒液才能行男人本色,而我,根本不需要那东西就可以让你很舒服。”

    左小右双眉紧蹙,打了个激灵,身体有些发抖,“你说什么?夜睿没有几年了?这话什么意思?”

    她一直就觉得夜睿需求过盛,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累和他自己克制,他似乎可以一持续下去。她一直就觉得夜睿像是在不停不停的透支生命。

    难道,是真的,真的被自己猜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