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宁愿死
    :

    辰亦勋从她跳崖的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冷笑,“你死了又怎样?你既然不愿意做我的女人,那就是夜睿的女人。他虽然会死,但是他会在死之前不停的拥有别的女人。你以为你为他守身值得吗?”

    左小右摇摇头,“我不为谁守身,我只为自己。”她指着自己的心,“我的人,我的心,都只属于夜睿。如果不是他,我谁都不要。”

    辰亦勋一震,看着左小右,震颤不已。

    他不是没有过女人,甚至有些女人也有另一伴。但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更多的钱她们会心甘情愿地扑倒在自己怀里。

    虽然他的女人都是他玩完不要了,她们也很快会有新欢。但是,那样被人身心如一的守着,是一种什么感觉?!

    辰亦勋忍不住问,“为什么?他凭什么值得你这样待他。”

    想到夜睿,那个看起来残忍无比却拥有一颗无限温柔的心,幼稚又霸道的男人,左小右心里一暖。唇角不自觉勾起一抹空洞笑意,“因为我爱他啊。”

    因为深爱着,为他做任何一切都是心甘情愿。更何况夜睿为她做的,从来都比自己为他做的要多很多。

    爱,就是这样的么?

    辰亦勋眼里闪过一抹空茫,所有女人都说过爱他啊,可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他去死。

    他要她!他要她的爱,要自己成为她奋不顾身的那个人,要她的一切!

    打定了主意,辰亦勋平静了很多。没有再靠近她,冷静地告诉她,“我不会再碰你。但是,你也只能永远留在这里。直到爱上我。”沉声补充,“放心,这里非常隐秘,没有信号覆盖,夜睿根本找不到你。而且……”拉长声线,稳定而无情,“你的手机是不是有定位?我已经让直升机带着你和辰亦梵的手机扔到了另一个城市。现在你的夜睿应该还在另一个城市的山里找你呢。”勾起了唇,“等到他回过神来时,你已经爱上我了。”看着她那孤冷的眼眸,举起了手,“放心,我不会动你。”

    到底还是怕她再跳崖,辰亦勋锁上了窗户。

    敲门声于此时响起。

    “进来。”辰亦勋沉声道。

    进来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冲辰亦勋鞠了一躬,“大少爷,四少还是不招。”

    四少?!左小右一震,想到刚刚辰亦勋好像说到了辰亦梵。

    果然,只见辰亦勋将目光落到她的脸上,带着一抹戏谑,“小右,你真是我的幸福女神。我的那个四弟,我可是找了好几年都没有找到。没想到今天为了你,他居然主动送上门来。”

    真的是辰亦梵?!

    左小右脸色一变,“你把辰亦梵怎么了?”

    辰亦勋自顾自道,“小右,你真的太容易让男人发狂。我的四弟为了救你竟然来跟我谈交易。”轻啧一声,“可是他凭什么跟我谈交易呢。”目光一转,看着她,“也许,该带你见见他。”

    说着伸手去拉她的手。

    左小右奋力地抽回,辰亦勋脸色一变,死死地拽住她的手,“别动,我的女孩,否则我会剁掉我可爱四弟的手。”

    左小右果然不动了。

    辰亦勋眼底过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看来这个办法很有效呢。

    左小右跟着辰亦勋走到走廊的最底端,房门打开。明明就是在同一个房子里,这个房间却被布置着囚室的模样。

    房间空旷则大,左小右就见里面吊着一身是血的辰亦梵。那张可爱的娃娃脸已经被血迹模糊。

    听到有人进来,辰亦梵抬起头,看见是左小右时,那昏暗的眼眸闪了闪,龇起一口带血的牙齿,轻声问,“小右,你没事吧?”

    左小右连忙冲了过去,只见辰亦梵那身昂贵的阿玛尼被抽成了碎布露出里面血肉模糊斑驳的身体。

    她曾经为辰亦梵说的豪门故事不可思议,难以想像亲兄弟竟然会互相残害。毕竟院长偏向陈聪是因为血缘关系。

    当她看见辰亦梵身上那斑驳的鞭痕的时候,那不可思议就化成了难以描述的震惊。她看着辰亦勋,难以置信地问,“他是你的亲弟弟,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辰亦勋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哪里来的亲弟弟,我的母亲只有我一个儿子。”走到辰亦梵面前一把拽住她的胳膊,“不过是个野种。”

    左小右狠狠地推开他,“别碰我。没有人性的禽兽。”

    辰亦勋一脸无所谓地看着她,“试过之后才知道我是不是禽兽。”

    辰亦梵狠狠地呸了一口血水,哑着声音喝道,“辰亦勋,你不要动她。”

    辰亦勋若有所思地看看左小右和辰亦梵,“你担心他?你连他都可以喜欢,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左小右恶心地看了他一眼,“亦梵是我的朋友,我担心我的朋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也对,像你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有朋友。”

    “朋友?”辰亦勋不屑地扬了扬唇,“只要我想要,多少人会爬着过来当我的朋友。”

    “你那种根本不是友谊,而是攀附。”

    看着左小右,轻蔑地挑了挑眉,“让我看看你们所谓的友情是什么样的。”

    辰亦勋拉着左小右退后一步,手一招,立刻有人举起皮鞭往辰亦梵身上甩去。突如其来的刺痛让辰亦梵忍不住闷哼一声,但接下来不管怎么打,他都只是死死地咬着牙齿,再也没有哼一声。

    鲜血在皮鞭的拉扯下在半空中飞溅起一串串血珠。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左小右挥舞着就要冲上去,却被死死地拉着胳膊。她只好转而求他,“别打了,求你了,他是你亲弟弟呀。”

    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残忍的兄弟血亲。

    “当然可以。”辰亦勋微笑着看她,“只要你亲我一下,我就不再打他。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女人,今晚开始好好服侍我,让我舒服,我甚至可以考虑放了他。”

    辰亦梵脸色一变,不可思议地看着辰亦勋。他竟然会为了左小右放了自己,放弃他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势力?

    “啪。”左小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地照着辰亦梵的脸抽了过去,沉声道,“我宁愿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