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内斗
    :

    灯光昼亮,人影被拉长,从长毛地毯上一直被拉到到柔软的床上,温柔缱绻。

    辰亦勋斯文的脸上淬着一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温柔,他的手扶着左小右的肩,缓缓移动着,看着她的脸颊缓缓变红,身体紧张的绷直颤抖,鼻尖传出的气息越来越沉重。

    “小右……”辰亦勋捧着脸前的小脸就要亲下去,就听得咕噜一声,左小右尴尬地低下了头,同是地错开了他即将到来的吻。

    “对不起,我,我有点饿。”左小右垂下头忍着吐,作做娇羞道。

    刚刚左小右那咕咕的肚子叫辰亦勋是听到的,而且左小右被带过来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饿也正常。

    辰亦勋不疑有他,轻笑,“我们先吃饭。”说完就带着她去了餐厅,左小右忽了一口气,暗暗庆幸刚刚肚子叫了。

    餐厅很有情况地布置在露台上,四周点缀着各种各样的彩灯。

    佣人们站在餐桌边不远处,看见辰亦勋过来,纷纷向他九十度深深的鞠躬。

    这里的佣人着装跟夜睿居的大不相同。

    夜睿居的女佣都是统一的过膝连衣裙,因为色彩明亮所以看起来严肃不失活力。这里的佣人则是统一v领包臀连衣裙,一鞠躬满满的一线天随之颤抖,闪瞎人眼。

    左小右撇了撇嘴,没想到辰亦勋除了变态竟然这么色狼。

    看着左小右不屑的神色,辰亦勋一扫眼前的女佣们脸色立刻一变。以前他是喜欢这样的装扮,可是现在,他不想让左小右对自己有一点不好的印象。虽然左小右已经对他没有什么好印象了,但是显然他还不知道。

    刚好在吃饭的辰亦云看见他拉着左小右走了过来,连忙站了起来招呼,”哥,你来啦。”看了左小右一眼,“我以为哥今天要很晚才能吃饭呢。就先吃了。”

    那意思显然在讨好辰亦勋的某种持久性。

    如果在平时辰亦勋必然受用,但是这时正是他要竖立良好形象的时候,作用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辰亦勋脸色一变,冷冷地盯着辰亦云道,“看看你像什么样子。平时在外面胡作非为也就算了,把家里也弄得乌烟瘴气。”怒气冲冲地将目光从那些女佣身上扫过,“看看她们都穿成什么样子。家里是夜店吗?啊?!”

    辰亦云被骂得一阵懵,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还是非常懂事的冲那些女佣挥挥手,“都下去换了衬衣上来。”

    等佣人集体撤走才看向辰亦勋赔笑道,“哥,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辰亦勋勾了勾唇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同时唇角的笑容却极为讽刺。这就是养条狗的好处。

    “好了,吃饭吧。”

    佣人还没有上来,辰亦勋亲自为左小右服务,搬椅子,布菜,选甜点。但是,从始自终都没有要为左小右介绍一下辰亦云的身份。

    辰亦云垂眼看着盘子里的食物,眼底闪过一抹闪光。

    左小右是他派人抓回来,计划也是他想的。可是到现在辰亦梵都没有去做答应过自己的条件。

    “那个……”左小右碰了碰辰亦云的胳膊,小声道,“能不能给我递一下叉子。”

    辰亦云给她取果汁了,还没有回来。

    辰亦云回过神来,连忙从自己不远处取过叉子递过来。左小右连忙接过,弯腰道谢。结果,辰亦云递过来的叉子就缠上了左小右垂落下来的头发上。

    “哎,对不起,对不起。”辰亦云连忙去解她的头发。

    “没事,没事。”左小右连忙推开他的手。她的头发很滑,虽然缠了几道其实并不那样难解。

    “你们在做什么?”辰亦梵端着果汁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左亦云的手摸向左小右的胸口,而左小右正一脸着急地推开他的手。

    贱狗!他的女人也敢抢!

    辰亦梵脸色森寒,左小右连忙推开辰亦云的手,小跑着来到辰亦勋面前,轻声道,“不要生气。我没有事。刚刚,只是误会。”

    辰亦云见左小右为自己说话,心里松了一口气,也连忙赔笑道,“是啊,误会。刚刚我给左小姐递叉子,不小心缠住她头发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辰亦勋打断了,“缠住头发了?”辰亦勋冷笑一声,看着刚好换了衣服回来的一名长发女佣道,“过来,让他给你递叉子。”

    女佣吓得不明所以,还是乖乖地走到辰亦云身边,弯腰接过他递过来的叉子。长发是垂下来了,可是并没有缠上叉子。

    连着试了好几次都没有缠上,偶尔有一次头发是卷进了叉缝里,可是也并没有缠起来。

    左小右也有些惊呆了,连忙道,“不不不,刚刚真的是缠住了。不信,不信我试给你看。”说着就跑到辰亦云面前,连忙道,“你把叉子递给我。”

    辰亦云感动地重复着刚刚演练了无数遍的场景,取过叉子递了过去。左小右垂下头接过,头发……真的卷起进了叉子里,可是,就是她抬起头的一瞬间,头发就跟洗发水广告一样从叉缝里缓缓流出。

    辰亦云脸咻地白了,他看着辰亦勋,又看看左小右胸前的头发,“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辰亦勋如果认为自己对左小右有想法,那他们母子就死定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辰亦梵的母亲是如何死去的。而就在今天被抓到的辰亦梵又是被如何对待的。

    他不想跟辰亦勋做对,起码现在不想!

    辰亦云想也没想,伸手向左小右胸前的头发抓去。

    “辰亦云,你够了!”辰亦勋一把抓住辰亦云探到左小右胸前的手,看着左小右那张惊魂未定的脸,怒火中烧,将辰亦云的胳膊狠狠一甩,冷喝一声,“滚!”

    辰亦云看着辰亦勋已经扭曲的脸,喃喃地张了张嘴,终于只无力地说了句,“哥,你要相信我……”

    “三少,走吧。”保镖在截住了他的话,走在他面前机械地执行命令。

    辰亦勋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不停地安抚着,“没事了,没事了。”

    灯光下,镜片寒光飞闪。

    有些人,留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