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 又来例假了
    :

    左小右伏在辰亦勋的怀里紧紧地咬着牙齿,不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害怕,而是,趴在这个男人怀里,她觉得自己恶心。可是,辰亦梵说只有这样,他们两人才可以逃出去。

    半山不易居宽大的客厅里,左少卿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背对着漆黑的夜空站着,唇角的笑容不变,可是那浅蓝色的眼底咆哮着无尽的杀气。

    “所以你们是告诉我小右失踪半天了,你们到现在才开始汇报,是吗?”左少卿沉声道,周围的地板上难得洒满了碎片。

    “因为夜睿的人跟进去了,我们不敢跟得太近。后来夜睿的人出来了,我们进去发现小姐没在。还以为他们的人发现我们了,把小姐偷偷带走了。所以回去学校等……”

    保镖断断续续地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如果不是盯在夜睿居的人发现有异常,他们还不会想到左小右竟然突然失踪。

    “夜睿去哪里了?死了么?”左少卿简直能被夜睿气死,口口声声小右是他的人,这才几天的功夫小右就失踪了。

    “夜睿搭直升机去了h市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若森上前一步,“是不是他已经查到小姐的位置了。”

    话音刚落,就有保镖过来汇报,“少爷,夜睿回夜睿居了,脸色很不好,小姐没有跟着回来。”

    “他一定把我的小右给弄丢了。”左少卿一拂手甩掉了桌子上东西,吩咐,“若森,连线夜睿,就说我们愿意无条件协助他找到左小右。”

    若森脸色有些不好,“少爷,我们为什么不自己找。”

    以夜睿那个恶劣的性格,一定会把所有的功劳都揽在自己手上。

    左少卿的眸色已经泛成了令人惊惧的深蓝色,“辰氏兄弟已经到了,那个女人是不是到了我们还不知道。不管是冲着我还是夜睿,小右要是落到他们手里下场可想而知。你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小右陷入险进吗?”

    若森立刻明白过来,少爷不是不想抓住英雄救美的机会,而是不想看着小姐有一分危险的可能。

    “少爷,我现在就打电话。”若森立刻拨出了西蒙的电话。

    夜睿的私人手机是加密查不到的,但是西蒙的电话是对外公开的。

    夜睿居里气氛森然,书房里西蒙和夜睿都对着电脑不断的敲打着,同是墙壁的屏幕上显示着夜唯传送来的一些资料。

    西蒙电话响起的时候夜睿正排查着s市及周围几个市最隐藏的建筑。以辰亦勋那种奢华的性格就算是住进森山老林也一定要是极秘密的宫殿。

    西蒙没有挂电话,看向面色森然的夜睿问,“少爷,不易居想跟我们一起联手找左小姐。”

    夜睿冷声问,“条件?”

    西蒙摇摇头,“他们说不要条件,只要左小姐安排。如果需要哪怕在发现小姐之后迅速撤离,日后缄口不提都行。”

    “同意。”夜睿立刻安排,“和左少卿共享网络,把所有资料都给他。”

    “好!”西蒙立刻执行。

    像夜睿这样的人与人共享网络是极危险的事情,这就意味着将来私人网络可能被人入侵的危险。现在不管他是对自己的私人网络自信还是为了救左小右已经顾不上这些,左少卿都有些佩服这个男人的魄力。起码可以说明一点,这个男人爱小右的心不会比自己少。

    入夜的森林别墅区,左小右慌忙把几根沾着酱汁的头发扔进马桶里冲走。

    干净的头是无法卷进叉子的缝隙里的,但是如果沾上了粘粘的酱汁就不一样了。

    呼!左小右拍了拍自己的脸,虽然陷害辰亦云不仁道,可是她也是为了离开这里。

    左小右坐在马桶上看着自己已经完事的例假,心里直叫苦,怎么办?

    总不能假戏真做吧?!

    她焦急地在厕所里四处张望,突然双目一亮。

    当她刚刚把刀片上的血迹擦干的时候,门外响起辰亦勋压抑着不耐烦的声音,“小右你怎么了么?还没好么?”

    左小右连忙把刀片放回原处,连角度都摆得一模一样。

    这才蹲回马桶,捂着肚子很不好意思地问,“你,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个女佣来。我,我需要她的帮助。”

    辰亦勋一愣,连声问,“到底怎么了小右,你告诉我,我什么事都要以为你做。”

    左小右仿佛被他逼得没办法了,沉默半晌才道,“我,我需要一条干净的底裤,还有,还有那个。”

    这种话哪怕换作平常在夜睿面前,她说出来也要费半天劲,可是此刻说来却没有半分羞涩的感觉,反而内心有些迫切地希望他能相信自己真的是来例假了。

    辰亦勋当然不会因为她一句话而相信,他更多的认为左小右在避开跟自己同床。

    可是当他用钥匙打开厕所的门,看见地上的血红色底裤和左小右那苍白到连唇色都失了血色时,他什么都相信了。

    他不是没有见过女人,这种状态他也清楚。

    辰亦勋立刻叫来女佣准备了左小右需要的一切。

    离开时马桶里那腥红的血迹更加让他放下心来。

    辰亦梵告诉他左小右接近自己是为了骗取粟基毒液的解药,那他就将计就计,先让她破贞,再占有她的心。他就不信以后左小右的心里还会有夜睿的存在。

    左小右抱着肚子蹒跚地走出洗手间,身体有点发抖,为了更逼真,她切开了大腿内侧的肉,此刻没有用药,痛得她直打颤。

    辰亦勋轻易地将她打横抱起放在床上,看着微蹙的眉,轻抿的唇,玲珑的身线因为身体不适而有些频繁的起伏着,像一条不断起伏细线,缓缓的骚动着他的心。

    ”你先休息。我一会再回来陪你。”辰亦勋压下身体里的悸动,左小右已经拨动了他的欲火,他只能去找别人发泄。

    辰亦勋一走,左小右连忙钻进厕所,撕下一块裙子的内衬将伤口简单的包扎了。又微缓了一阵,才挪着步子往关着辰亦梵的房间走去。

    辰亦梵的房门紧琐着,左小右敲了一下门,不一会就有保镖来开门,看见左小右立先是一愣,随后还是把她给放进来了。

    显然是辰亦勋早有交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