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我是夜睿
    :

    血迹并不明显,像一滴小水珠落浅到了草尖上已经干了很久了。如果不是非常仔细非常认真的看根本工不到。

    夜睿的紧抿的唇色白了几分,左小右千万不要出事。

    突然一股淡淡的清香传来,夜睿脸色一变,他立刻起身转了过去,只见左少卿正死死地握着自己左手手臂倚在一颗树上脸色刷白,额头颈间青筋爆起,在明亮的军行手电筒的照射下,他甚至还看到左少卿的眼睛,通体碧蓝,没有一点眼白。

    若森捡起左少卿丢在地上的注射器看见夜睿看过来,挡在左少卿面前,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夜睿冷冷地勾了勾唇,继续翻寻着草地上的那些难辩的血迹。只是眸中闪过一抹冷芒。刚刚那股味道他太过熟悉,是他早些年在幽魂岛时常用的药,左少卿到底是什么身份。

    资料只显示他是佐依夫人的养子,左小右的未婚夫,现在看来他背后还有真正的身份。毕竟克莱斯家族不可能会给自己的族人下毒。

    夜睿的人很快就赶过来了,夜睿冷冷的吩咐,“所有要盯着脚下。”指着草尖上那一点难以分辨的血迹道,“仔细看清楚,循着这点血迹找。动作快点,轻点,不要吓到小右。这个时候不要吼叫。”

    来的时候查过,这里座山里有猛兽,大声的吼叫会把野兽唤醒,左小右就会更加危险。

    大家开始按照指示遍地展开搜索。

    左少卿这边的人也根据夜睿提供的方式趴在地上一寸寸的搜寻着。

    血迹并不多,说明伤得并不重,左小右应该没事。

    林子的另一边,辰亦梵小声地叫醒了左小右,指着树下某处,“你看,狼!”

    左小右抖了个机灵,那点子睡意转眼尽失,她看着树那两枚蓝绿蓝绿的光点,倒吸了一口气冷气,死死的抱着树杆,小声道,“听说狼会爬树,怎么办?”

    辰亦梵轻应了一声,“嗯,他盯着我们好一会了。估计一会也就该扑起来了。”身子动了动,“一会我下去把他打死,你呢就赶紧逃。”

    “不,不,你不要去。”左小右连忙摇头。

    他这哪里是去杀狼,分明就是喂狼。

    虽然辰亦梵语气听着很轻松,但是左小右能听了来他的声音很虚弱。之前被打得这么厉害,哪怕用江浩东的药,也不可能会这么快就好。

    “那样跟它跳上来咱们就都死定了。”辰亦梵说着就要往下跳。

    左小右连忙拉住他,紧张地说,“别别别,我们再想想办法,我们智取,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辰亦梵有些想笑,他们身上什么都没有,智取什么。但是看她这么紧张自己心里还是有些感动,想到自己让她用美人计挑唆辰亦勋兄弟,心里有些过意不过去。

    他明白为什么夜睿改了初衷不让她去偷解药。左小右是个太普通的女孩了,不应该让她卷入到他们的争斗中来。

    一旦卷进来,她就再也没有办法普通下去。

    狼是一种极聪明的动作,它在观察这么久之后确定他们没有援军后,已经跃跃欲试准备攻击。

    “对不起,左小右。”辰亦梵拍拍她的手跳下树去,“记得逃啊。”

    辰亦梵一跃而下的同时,狼当空一跃,向他扑来。一人一狼空中相遇,辰亦梵居高临下占了先机,拳头对着狼眼狠狠地砸了下去。

    辰亦梵虽然击中了狼头,但他的身体也被狼撞得狠狠摔倒在地。

    如果是平时辰亦梵肯定会立刻弹跳起来再战,可是现在一身是伤,摔倒是撞击着那皮开肉绽的身体,疼痛延迟了他跳起的时间,饿狼已经再次向他扑了过去。

    “左小右,快跑啊。”辰亦梵死死地掐着狼的脖子不停的吼着,“别让我白白喂的狼。”

    左小右现在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她三两下爬下树来,随手摸出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向儿狼头,边砸边呜咽着,“不,我不走,我不走。我杀了它,杀了它。”

    饿狼一受伤挣扎的力量更大了,它的四条腿不停地踢蹬在辰亦梵满是伤口的身上,被紧箍的脑袋疯狂的摇拽着。

    辰亦梵的力气一点点被挣脱,被狼踢中的伤口痛得他要喘不过气。那头狼似乎很有人性,它死死地踩着他的伤处,不断不断的用力碾压,让他痛得差点要松手。

    “左小右,快跑啊。求你了,快跑啊。”

    歇斯底里的吼叫,生命最后一刻的呐喊与恳求,无力又绝望地传遍了整个森林。

    所有在搜寻的人齐齐抬起头,夜暮下一道黑影夹着雪色光芒飞驰而出。

    “左小右,对不起,我没力气了。”辰亦梵的手越来越软,如果有光亮就会发现他身下的草地已经红了一片。

    “辰亦梵,我不许你放弃,我不许。”

    眼看着辰亦梵的眼睛在缓缓闭上,左小右想也没想,整个人扑了上,死死地压住了扑倒在辰亦梵上面的狼身上。

    “我@@xx!”辰亦梵被突如其来的外力压向身子一紧,放松的手又死死地收紧了。左小右一只手紧紧地揽住辰亦梵的脖子免得自己的身子被狼的挣扎甩下去,另一只拿着石头的手还在不断地打着狼头,狼血飞溅,辰亦梵的脸上和她的脸上全都是血。

    血水模糊了他们本来朦胧的视线。

    一道急驰而来的白光咻然停住,同时血线飞溅,身下的狼已经不再挣扎,左小右却恍如不知,拿着石头的手还在不停的敲着狼头,嘴里不停地说着,“打死你,打死你……”

    左少卿因为刚刚注射完毕,虽然速度也是极快,却终是不如夜睿。

    当他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左小右趴在一头死身上,不停不停的敲打着狼头,一身衣服已经染红,她的身下还有眼睛紧闭,可是双手却仍紧紧地握着狼嘴的辰亦梵。

    仿佛怕惊扰她,夜睿缓缓地在她身边蹲下,都不敢用手去碰她,只是轻轻地说着,“狼死了,没事了。左小右,我是夜睿,我来了。”

    夜睿?左小右缓缓回过头,鲜血模糊了她的脸颊,血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用袖子擦了一下眼睛,看着眼睛那张英俊得不得了的脸,突然笑了,夜睿,真的是夜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