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终是要面对的
    :

    夜睿抬头起身,看着她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眸中的满足与爱恋不言而喻。

    如玉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还以同样的眸光回望着她,在那樱粉的唇/瓣印下一吻。手指抚过她白/皙光滑的脸颊,将那顺滑的发丝掠在她耳后,同时唇齿掠到她耳畔,温润的气息伴着他有些喑哑的声音渗入敏感的耳廓,“伤好了再给你。”

    啊?咧?!

    这是什么发展,明明刚刚还是那样深情款款的样子。

    还不及左小右反应过来,夜睿已经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去,“先吃饭。”

    走在奢华的长廊地毯上,左小右任由夜睿牵着自己往前走,她微侧了头看他,一惯泛着冷气的完美的侧脸泛此时意外的柔和,仔细看还能看到那轻抿的唇角正以及微小的角度向上扬着。

    夜睿,真好看!

    左小右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夜睿到底喜欢自己什么。

    毕竟他跟卜俊杰不一样,她曾经捡到卜俊杰的钱包,里面有他母亲的遗相。所以他对自己一直心存感激,可是夜睿呢?她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

    走进餐厅,夜睿突然侧过头,左小右瞬间有种做了坏事被抓包的感觉,连忙仓皇地将自己的目光移开了,假装自然地看着前方。

    夜睿看着她眼眸还未来得及撤走的迷恋,勾了勾唇,“你男人虽然好看,但也不能当饭吃。”拉开一张餐椅,“秀色可餐那种词不是这么用的。”

    左小右下意识问,“那怎么用?”

    夜睿在她旁边坐下,毫不避讳地当着靳叔和西蒙的面,以及为平常的语气说道,“伤好了,试试就知道了。”

    还好此时嘴里没东西,要不然左小右就又该喷饭了。

    这人,为什么总能用“用你吃饭了么”的平凡语气说出“@@xx”这种流氓的话语。而且优雅从容的能让人觉得自己肯定幻听了。

    靳叔看着两个人的互动,欣慰的笑成一朵花。

    他所不得,她的儿子得了也是一样。身边总得有一个跟自己有关的人幸福着。

    靳叔看了西蒙一眼,做了个口型,“该找女朋友了。”

    孩子们一个个的幸福了,他才能安心退休啊。

    西蒙默默回头,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学校已经请好假了,伤好了再去。”吃饭饭,夜睿拉着她的手往后院后,“先去个地方。”

    左小右对于夜睿捐赠学校的事其实有那么一点点的不高兴,因为老师们似乎都开始监视上她了。就连她能不能休学,可不可以请假,老师都不会再问她意见,而是先跟夜睿商量。

    她知道夜睿可能是不想自己在学校被人欺负了,可是她真的不喜欢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夜睿,捐给学校的钱可以拿回来吗?”左小右小声地问。

    根本不需要看着她,只一个问题,夜睿便知道她在想什么。嗤笑一声,“如果我现在把钱撤回来,以后你在学校也就不必呆下去了。”

    左小右立刻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夜睿要是把钱撤走校领导不能拿夜睿怎么样,只能拿她撒气。

    左小右看着夜睿,虽然不喜欢被监视,可是她能明白他在以自己的方式在对自己。她轻声道,“这样,我欠你的就会越来越多了。”

    夜睿将她往怀里一带,结实的手臂圈住她的脖子,顺势在她发顶落下一吻,“当然,你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起,所以只能给我当一辈子的解药。”

    说到解药左小右立刻想到辰亦勋说的话,反握住他的手,问,“你的毒如果不解,会怎么样?”

    左小右握得很用力,夜睿扫了眼被握得都要粘在一块的手指,邪恶地勾了勾唇,“会不断不断地要你来满足我。”看着她担心的眸子,扬了扬眉,“怎么?怕你男人早/泄不能满足你?”

    呸呸呸!

    又瞎说。

    左小右红着脸正要说什么,夜睿已经将她带进了后园的一间平房内,“好了,看场戏。”声音一轻,绯唇已在她耳畔,“发生任何事情,跟着本心走。”握住她的手捏了捏,“有我在。”

    左小右很快就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因为下一秒,她就听见了小西的声音,“小右姐姐。”

    那样清脆利落的童音于此时听来分外令人心寒。

    从前天事发到现在,她根本没有时间去理自己如何被绑架这些事。但是有些事情分明的摆在那里,不需要任何分析就那样清楚明白。

    小西带着她进入的那家小店,小西是小北带来的。他们两个肯定是串通好了,她对小北从来没有信任过,所以她做什么都不信任。小西是孩子被人蛊惑无法分辨是非,她也不心痛。她难过的是,那个一直以来说什么秘密都会跟自己分享的小男孩也有了自己的秘密。

    左小右伤感的发现,不管是什么人,最后总会有一种离开自己的方式。残忍的、悲伤的、不知不觉的。小西,就在不知不觉的长大,有了秘密,有了主意识,以再也不需要她的方式离她而去。

    小西窝在房间的一角,远远地看着从门口进来的左小右,眼里透着一股欣喜。随后,又露出一抹胆怯,“小右姐姐,他们说你受伤了,真的么?”

    左小右和夜睿坐在房间唯一的两张椅子上,她想走向小西,被夜睿摁住了,西蒙立刻吩咐人把小西带过来,留着一人看着窝在墙角的莫茵贝。

    虽然她也有些怪小西她不该瞒着自己被莫茵贝利用,可是当看到满脸泥污垢,一脸怯弱的小西时,左小右还是心疼的忍不住蹲下/身去,抱住他的脸小声问,“小西,你怎么样?”有些嗔怪地看向夜睿,“他还只是个孩子。”

    夜睿将她拉起来坐回在位置上,冷冷地看向小西,“七八岁也该有脑子了。”漫不经心地提醒笑着,“也是,没有他,你恐怕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杀狼的本事。”

    左小右脸色咻地煞白,夜幕里那两只蓝绿的眼睛,辰亦梵歇斯底里地吼叫着让自己离开,现在回想起来她都觉得那一声声的吼叫在撕裂着自己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