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远远不够
    :

    左小右抬起头,看不见里面的人,正诧异着。西蒙已经疾步回来了,看着夜睿,恭敬地汇报,“少爷,人送走了。”

    看着左小右一脸茫然的样子,夜睿淡道,“小西很不错。”

    不忍她难过,终是做了解释。

    看着左小右还是一脸不懂的样子,西蒙接口道,“少爷把小西送去幽魂岛受训了。”

    幽魂岛?!

    那个江浩东宁可被夜睿虐死也不愿意回去的幽魂岛?!

    肯定很苦,很可怕吧。不然江浩东为什么死都不愿意回去。

    看着左小右一脸担心的样子,夜睿十分不满意地冷哼,“你男人也是幽魂岛出来了,我进去的时候也八岁。”

    说着傲娇地一扬头走了。

    这个女人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刚开始的时候还一脸被背叛的悲伤,现在又变得一脸担心的样子。一点都不长记性。

    啊咧?!

    左小右手里一空,知道他又在因为自己担心别人而不高兴了。连忙追上去,抱着他的胳膊,仰着头,看着他眼里尽是讨好的神色,“男人受点苦是正常,我不担心他。那里是优秀男人的集中营,你这么优秀,好江医生也这么优秀,小西回来也会更优秀的。”

    听到前半句,夜睿的脸色稍微缓,再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的脸色又冷了下来,“所以,在你心里我和江浩东是一样的?”

    跟在两人身后西蒙及隐在暗处的众保镖默默地为江浩东默哀。

    左小右立刻摇头,“不,我只是说专业上。专业上江医生是一个优秀的医生。而我的男人,各方便都那么优秀,所以幽魂岛出来的人前面有我的男人夜睿这么优秀,后面有江浩东这么优秀的医生,等小西回来肯定也会很优秀。”左小右绞尽脑汁拍着马屁补着洞,十分狗腿。

    夜睿回头看她,见那明眸中那浓浓的讨好意味,心里十分受用,之前的那点子醋意也消失殆尽。

    这样的左小右他是第一次见,不同与平时那拘谨慎重的模样,也不同于初见时自尊要命的样子,是摒弃了所有的压力与束缚开始绽放天性的模样。

    急切的讨好中带着一点点不经易的撒娇,不腻又不矫情,中规中矩又有些小俏皮的,十分灵动可爱。

    这才是他的女人,释放所有的自己,更真实点,更坚强点,更勇敢点。

    夜睿压着心里的欣喜,喉咙里傲娇地滚出一个字来,“嗯。”

    看着夜睿完全不动声色的模样,左小右有些着急,抱着他的胳膊,小声地叫着,“夜睿?”

    夜睿懒得吱声,继续往前走,左小右又将他的胳膊往自己怀里紧了紧,不依不饶地叫着,“夜睿……”

    糯糯的声悠悠的拖开,荡在夜睿的心里。西蒙自觉落后几步,他估摸着自家少爷要扛不住了。

    夜睿仍然不动声色的往前走,眼中冷色早褪,心里早已心动不已,只是心里期待着他的左小右能哄自己到什么程度。

    夜睿爱生气左小右是知道的,以前一生气就掐自己,现在却憋着。不管哪一种她心里都不好受。

    “夜睿!”左小右松开他的手,跳到他面前,张开手臂拦在他面前,孩子气的嘟起嘴看着他。

    夜睿站住,看着她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扬了扬眉,淡道,“有事?”

    那寡淡的两个字戳得左小右的心凉凉的,也让她刚刚爆发的气势弱了几分,连带着声音也弱了下来,“你,不要生气了。”

    夜睿不以为然道,“我生气怎样?不生气怎样?”

    语气那一点点淡淡的失落无不表明他还在生气。

    左小右咻地扬起头看他,两个腮帮子鼓得红红的,“你要再生气,我,我,我……”

    “你怎样?!”夜睿是仍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

    “我,我……”终归还是避讳那些打扫花园的佣人,后面的话还是没有说得出口。

    见她退缩夜睿做势要走,左小右连忙拦住,一口气说了出来,“你要再生气,我就亲你了。我就当众亲你了……”见他仍然没有半点表示,只好接站往下“威胁”,“我,我真的要亲了……”

    西蒙在后面看得着急,你倒是亲啊,你再不亲少爷就真要生气了。

    哎,女人为什么总是这么东磨磨蹭蹭的。少爷生气倒霉的可不是左小右而是他。

    夜睿果然生气了,这个女人,说着要亲他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

    左小右如果知道自己本来想哄他,结果还把人真哄生气了,肯定悔得肠子都要断了。

    夜睿看着她,脸色难看,“我生气了。”

    所以,你亲吧!

    啊?!咧?!

    电视剧里不都说“不,我没有什么”之类的客气话吗?

    不得不说左小右真/相了,在夜睿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客气这种东西存在,而偶像剧里那种梗永远都不会在夜睿的身上灵验。

    左小右顿时有些无力,这么点哄男人的技巧还是在水吧打工的时候无意间撇了眼电视学来的,印象深刻。原来,一点都不好用。

    夜睿盯着她,“所以,你在骗我?!”

    “没有!”左小右立刻摇头。她只是在实践中检验偶像剧中的哄男票技巧,结果以失败告踪。

    “吻我!”夜睿鼻子一扬,冷哼一声,“说话不算数,我一点都不介意现在就要了你。”

    “人家没有不愿意。”左小右小小声地说着,踮起脚尖亲了过去,但是他扬着下巴,就够不到他了。左小右只双手扶着他的双肩,把脚尖踮到不可思议的角度,这样一来,身体几乎都无法站立,就变成她整个人挂在夜睿的胸前,不断摸索着去找他的唇。

    感受着胸前的涌动,夜睿低哼一声,立刻败下阵来,只一低头便攫取了她的唇/瓣,灵舌长/驱/直/入,毫不犹豫地掠夺着她唇齿内的美好。

    昨天心疼她累,没有碰她,前一阵又在她来/潮期也不敢碰她,这一会的碰触,让他立刻化身恶狼,大掌托住她的后脑勺以便更深入攫取她的甜美,同时将她狠狠地塞入怀里……

    然而,这些远远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