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扑倒夜睿
    :

    一吻毕,夜睿紧紧地将她圈在怀里,手掌摩挲着她纤细的脖颈,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着已经泛红的耳/垂,闷闷地宣泄着,“左小右,左小右……”

    西蒙早已走了,原本干活的佣人们也被清走。微风轻送,草香轻送,一派清新。

    左小右在他怀里轻轻地颤抖着,小声地提议,“那,我帮你。”

    “呵~”夜睿伏在她耳边轻笑,浓浓的鼻音洒了她一肩,“怎么帮?嗯?”

    伤成那样,他也不舍得动她。

    “我,可,可以用嘴。”左小右脸红得不能自己,但是,她不想他不舒服。

    多年以后左小右每每想到这里,她都在想,也许这辈子再也没有一个能够让她为他伏下/身去取/悦他。

    一个人爱一个人的时候,尊严和傲娇就会变得那样不重要,人格也卑微起来,希望他因为自己笑,因为自己而愉悦。

    “小色女。早餐没吃饱么!”夜睿咬住了她的单薄的肩胛,感受着她的震颤,轻声地呢喃,“回房间,嗯?”

    “好!”

    夜睿轻易地将她打横抱起,左小右连忙推他,“就几步路,我自己可以。”

    “有反应了,拿你挡挡。”夜睿低头在她眉心印下一吻,抬步往主别墅里走去。

    左小右整个人如同火烧,露在外面的肌肤都染成一片绯色。到现在她都还不太能适应夜睿张嘴就来的流氓话术。

    好在一路都没有遇到什么人,因为西蒙早在他们两人热吻的时候把后园到别墅主卧这条线上的闲杂人等全部清场。

    半小时后,左小右看着掌心丝毫没有变化的巨龙,惊疑地看着他,“为什么?刚刚,明明就已经结束了。”

    夜睿深深地吻住她,咬着她的唇,沉声道,“一会就好了。”

    左小右摇摇头,“是不是用手没有用?是不是,解毒,只能是……身体接触?”

    夜睿的退出两瓣樱/唇/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鼻尖抵着她的鼻尖,两人的气息窄小的缝隙中纠结着,相互穿梭着。

    左小右不依不饶,声音带着哽咽,“是不是只有那样才能解毒?”

    左小右虽然不太熟谙男女这事,但是基本常识是有的,高中时也有过生理课,青春期的男女可能会通自/渎而满足身理的需求。可是夜睿,根本没有作用。

    一滴清泪自两人交叠的间隙中落下,涌/入相互偎依的鼻尖。

    感受到她的悲伤,夜睿不以为然地嗤笑着,“你男人当然与众不同。”

    如果自/渎就能解药,当初他就不会把她吊在身边。

    左小右圈上了他的脖子,学着他的样子,咬住他的耳/垂,舌尖轻轻地舔/舐/着,“夜睿,要我吧。我不痛。真的。”

    夜睿将她往怀里紧了紧,深吸一口气,松开她,“去看看辰亦梵吧。他醒了。”

    左小右摇摇头,“不,一会再去。”

    她可以感受夜睿现在膨/胀的痛苦,他眼底的红雾越来越重。“辰亦梵既然醒了,就说明没事了,我晚点再去看他。”

    话虽然这样说,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难免心塞。夜睿在担心自己,怕伤了自己才拼命地忍受着。

    两人贴得极近,夜睿只一伸舌头就能舔/到她的,他的舌尖舔抵着她唇/瓣的轮廓,压抑而沉重的气息窜入她的鼻尖,亲密而暧昧。

    他的声音哑得不行,“左小右,笨蛋。”

    说动作极快的退开一步,两人之间纠结的气息瞬间淡去。半小时前,他曾经心存侥幸,或许左小右可以帮他自渎缓解,事实证明,没用。

    他再呆在左小右身边,肯定会忍不住。

    昨天她那一身鲜血已经让他心有余悸,他不能再让她受伤,特别是因为自己受伤。

    “明天就好了,宝贝。”夜睿拍拍她的脸,看着她一脸失落的模样,轻笑,“给你攒着,都是你的。我去冲澡。”

    翻身下床瞬间,突然左小右的身子就狠狠地冲了过来,将本来半夜的夜睿狠狠地撞倒在床/上。不等他反应过来,左小右已经再次掌握了腹下的巨龙,二话不说坐了上去。

    夜睿自八岁中毒以来再也不曾笑过哭过震惊过,而因为左小右撞墙第一次落了一滴泪,因为左小右的告白从此笑了,而此刻他更是震惊万分地看着这个容易害羞的女孩第一次豪放无比地将自己压在身下。

    震惊过后是内心的无比满足,满足过来是对她伤口的担心……然而最后却变成两人痛苦无比的僵持!

    从刚刚夜睿拒绝要自己那一刻开始,左小右的脑海里就开始盘旋着把夜睿扑倒的方案。在脑子里演练了无数遍后,果然一次偷袭成功。

    她想到了开头,但是没有想到结果……

    因为没有准备的身体,根本无法接受夜睿的进入。巨大的分身顶入一半之后再也不无前进半分,左小右骑在夜睿身上挪动一分就痛得直想哭。

    怎么会这样?!

    左小右咬着牙沉下/身子,体内干涩的触动得她眼泪直冒。可是她当看到夜睿也痛得有些扭曲的脸时,连忙撑住身子,着急忙慌地柔声问,“是不是能痛?我慢一点?”

    可是好像不管是快还是慢,都很痛,怎么办?

    “左小右!”夜睿磨着牙,“你个笨蛋!”

    长臂一揽将带进怀里,伏在自己身上,大掌扣在住她的小脑袋唇住了刚刚才分开的唇/瓣。唇/舌的纠结与掠夺,让两人之间刚散的旖旎再次缱绻温软。

    宽厚的手掌抚过有些僵硬地脊背,落到那小翘的臀/尖,惩罚般高举着手掌,却又轻轻地落了下去,只象征性地拍了两下。

    虽然很轻,却还是动到了她。

    左小右眼眶红的直冒/水,轻嘶一声,不是pp痛,是体内涩痛。

    左小右痛得想哭,夜睿也不舒服。她的窄小紧紧地卡住他的,进退不得,慢慢地等着她适应。

    “感应我。”

    深入的亲吻纠结,艰难的开始演绎着一场初秋春色。

    一场欢/爱结束,两人都是汗水淋淋。

    分身还在她体内,夜睿低下头检查她腿颊的伤口,虽然已经很克制了,毕竟伤口与私/密/处挨的太近,还是有些撕裂了。

    “痛么?”夜睿亲吻着她的脸,哑声道,“以后不要做这种蠢事。”

    :求婚现场在群里了,提前看入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