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漫长的等待
    :

    谢秋月矛盾又得意。一面否定着左小右不可能这么美,一面又盘算着把左小右送上楚雄的床解脱自己。

    楚雄贪婪地看着左小右那雪白修长的颈项,咽了咽口水,“左小右?那个孤儿?没想到打扮出来这么漂亮。”

    谢秋月偎在他怀里轻笑,“死鬼,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了。”

    楚雄道,“玩玩而已。玩腻了就送人。”捏了捏她的脸,“我永远都不会把你送人。”

    谢秋月水蛇腰扭动,无聊地那个肥胖的怀里发着嗲。双眼却恶毒地盯着左小右的后脑勺,恨不得立刻在那束着精美发髻的脑袋上戳出两个洞。

    左少卿的身份尊贵,也被引到人群前,西蒙立刻去挡,若森靠了过来,将他拦住了。

    众人面前,今天又有重大计划,西蒙不敢与他有太大冲突。只能尽量不让左少卿靠近左小右。毕竟今天是夜睿居众人一个多月来的心血,少爷的终身幸福,不能让左少卿破坏了。

    左少卿并不是不知分寸的人。他并没有越过西蒙,只是静静地隔着西蒙站在左小右身侧,眸光不自觉看向她。当然,西蒙总是非常适时挡住他的目光。他往前看西蒙的身体就往前晃,他往后看西蒙的身体就往后晃。到最后左少卿也就放弃了。

    左小右这是第一次参加这么隆重的仪式,所以全程都是正襟站着,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动也不敢动一下。生怕自己会做出什么有失仪态的举动,影响了夜睿的形象。

    虽然夜睿说没有人敢说,但是在左小右的心里,她一点都不想有人说夜睿的不好。特别是,那个不好是因为她自己。

    所以虽然她感觉西蒙老晃来晃去的有些晕,但也强忍着没有扭头看一眼他到底怎么了。

    感受着左小右的紧张,夜睿圈在她腰间的手勾了勾,瘙着纤腰处的痒痒肉。左小右顿时身子一软,偎进他的怀里,小声地嗔怪着,“不要这样。”

    被人看见了又该说闲话了。

    夜睿低头在她耳畔轻语,“不用这样紧张。嗯?!本来就小,绷紧了晚上我怎么进去。”

    左小右咻地满面通红,连忙推开他,两眼直直地盯着脚,“别,别在这种地方说。”

    这要旁边的人听见了,多不好意思。

    夜睿勾了勾她通红的耳尖,调笑,仍是在她耳畔轻语,“那你喜欢我在哪里说。嗯?!床/上?林子里?还是浴室?”

    左小右简直要把头垂到地里,“回,回去,哪,哪里都好。”就是不要在外面。

    “好。今晚,我好好说给你听。”夜睿不着痕迹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她的小耳朵,引得她一身轻/颤。

    夜睿也不是真心要逗她,不过是为了让她不要紧张转移下注意力。毕竟逗她,最后难受的是他自己。

    感受着怀里的人儿不再那样僵硬,他方才满意地直起身子,一脸肃然地看向台上。那端正的样子简直让人无法相信前一秒,他还曾那样流氓地去挑逗旁边的少女。

    夜睿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上那些无关紧要的领导讲话,明星唱歌,舞蹈表演,舞狮表演……修长的手指勾了勾,西蒙立刻招过一名黑衣保镖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挡住左少卿,自己则走到夜睿面前,低声问,“少爷?”

    夜睿看着台上某个明星的演出,“这么无聊的东西什么时候完?”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他,无聊吗?挺好的啊。都是非常有名的明星,歌后呢。

    西蒙低声道,“因为少爷您选择了压轴,所以……还有半小时。”

    市领导本来为他安排了重要讲话,但是他不感兴趣,所以为了在众人面前秀恩爱,他只能忍受着看完这些无聊的节目。

    “哼!”夜睿冷哼一声,转头看着左小右绝美出尘的模样,心里狠狠的悸动着。

    joe的化妆手法真的非常高明。平时的左小右虽然五官精致但确实清纯有余美艳不足,joe的妆容将左小右骨子里那些隐藏的性/感全都带了出来。因为极浅,哪怕是突显出来也并不妖/艳。是一种清纯与性/感的结合,仿佛在两人水乳/交融时那带着绯红的潮色,极为妖/娆/性/感。

    夜睿紧了紧怀里的人,脸色十分难看。虽然他说安排在最后,但是中间过程也太久了。

    “怎么了?”感受到夜睿的怒气,左小右仰头看他,柔声问,“不舒服吗?”

    她修长的脖颈仰出美好的弧度,灵动的大眼眨巴着,对夜睿来说简直就是惑人的邀请。

    他的眸底闪过一抹红光,有着隐忍的**,左小右握住他腰间的手,小声道,“要不然,我们回家吧。”

    她不想夜睿难受,而且好像市领导虽然对夜睿的到来非常高兴。但是诸多领导都讲过话了,夜睿也没有上台。她就算再不懂,也明白最开始讲话的人分量最重。时间过了这么久夜睿都没有上台……她有些为夜睿不值。他出的钱,难得接受邀请,可是被掠在这里这么久。

    夜睿那样高傲的人,怎么可以被这样冷遇。

    “不行。”夜睿一口拒绝。熬这么久都是为了接下来的那一刻,他怎么可能回去。看着她眼眸里的担心,忍不住又逗她,“这么迫不及待??小色/女。”

    左小右不知道夜睿在等什么,可是不管什么她都不想难受。毫不犹豫地点头,“嗯,我迫不及待,我想要。”

    夜睿轻叹一声,这就是他的女人,明明怕羞的要命,可是每次自己需要她的时候她总是勇敢地走向自己,说着平日里哪怕听一句都会满脸通红的话。

    这样只为他的左小右,他怎么会不爱。偏生她那样不自信。

    “想要也忍着。”夜睿捏了捏她小小的鼻尖,转头看向前方,作出一本正经观赏的模样,皱眉点评,“唱成这样还敢能这么自信的也是一种能力。”

    左小右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小声道,“人家可是乐坛天后。我们学校里每天中午都放她的歌。”

    夜睿不以为然道,“明天就让校长把音乐换了。污染我女人的耳朵。”

    左小右笑弯了眼睛,虽然知道他只是随便说笑,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这样傲娇的夜睿,竟然在哄她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