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梦幻的求婚
    :

    好漂亮的水晶房顶。

    左小右抬起头看那剔透的屋顶,眼里莹光闪烁。每个女孩子都喜欢晶莹剔透的水晶,平时一小块普通的摆件都让她赞叹不已。现在是由整整七对水晶翅膀组成的屋顶耶,站在桥上,她甚至能看到那一道道晶莹的羽翅,工序精致,巧夺天工。

    看着她满是惊艳的眼眸,夜睿勾了勾唇。“啪!”打了个响指。

    这,才是开始。

    “关门。”西蒙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接下来,是一声清脆的摩擦声,只听得咔嚓两声,仿佛什么东西上锁了,眼前一片漆黑。

    有了之前的经验,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不动,甚至开始期待接下来桥还会变成什么样子。隐隐有些躁动声很快就会劝止下来。

    天空暗下来瞬间,左小右身边一空,夜睿不在了。心一惊,正要叫喊,就听得夜睿的声音在幽静的空间里响起,“留下来的各位,今天为我做个见证。”

    仿佛天幕突然被拉开,阳光从头顶洒落。而原本的大桥此时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仿佛一个水晶教堂,将所有参加仪式的人都笼进了教堂里。

    左小右一抬眸,就看见了自己对面的夜睿。唇角不自觉上扬,正要飞跑过去,却发现两人中间不知何时出现了靳叔。

    很快,更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道七彩的光束落到夜睿的脚上,左小右还没有来得及惊艳,就见靳叔温和地指了指她自己的脚。

    天哪!左小右看着自己脚上的七色光线,惊讶地的合不拢嘴。好漂亮的彩虹。

    甫一抬头就见夜睿已经漫步向自己走来,他每走一步脚下的七色彩虹就会拉长一点,庄严而温柔,英俊而华贵。左小右不自觉为之吸引,缓慢向他走去,小手提着长长的裙摆,同他一般端庄而慎重地迎向他。

    左少卿看着眼前这一幕,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今天夜睿来这里的原因。就是让所有人见证他和左小右的爱情。这个男人简直霸道到了极点,为了他自己那点私心,竟然不顾别人的意愿。

    有这样的情敌,他注定是输。

    看着眼前踩脚七踩缓步走向夜睿的左小右,心如刀绞。今天的左小右特别美,她的高贵与优雅都被展现出来,就连那一直以来被淹没的贵族气息都展露无疑。

    他在今天的左小右身上看到了二十年前左姨的影子,纯美而高贵,灵俏生动。纯纯然出尘似仙,巧笑间媚态微溢,娇俏恰到好处。

    左少卿看着左小右身后拉出来的瑰丽的七色彩虹,仿佛行走在彩虹上的天使,缓缓走向夜睿,渐渐离自己远去。

    他眼睁睁地看着左小右和夜睿来到中间的靳叔处,交汇止步。

    “夜睿……”左小右喃喃着。看看夜睿又看着脚下因两人的交汇而交融的七色彩虹,激动的热泪盈眶。

    太美了,美得都像在做梦。左小右咬着唇,忍着眼泪不往下掉。不能哭,妆会花。

    “少爷!”靳叔手掌摊开,递到夜睿面前。

    打开的丝绒盒子里装着一枚精致的宝石戒指,钻并不大,但难得的是碎钻满缠绕,主钻石是一颗心形的红宝石。

    led上特写的镜头,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戒指的模样。

    立刻有识货的人轻声叫了出来,“海伦之钻。”

    海伦之钻,是某知名珠宝设计师临终前的最后一款作品。他一生只爱一个女人,可是那个女人嫁作他人妇。他守了她一生,临终时磨砺出“海伦之钻”。他将那女子比做希腊的绝世佳人海伦,那血红的主钻代表他爱她一生的心。而周围缠绕戒托的三千六百多颗碎钻,代表着他守护着她直到最后一日的时间。

    海伦之钻,代表痴情,代表守护,代表挚爱一生。

    夜睿执钻戒,对着左小右单膝跪下,眸中深情不掩,“左小右,嫁给我。”

    嘶!现场响起一片倒吸冷气声。更有人已经捂着嘴,泪流满面。。

    精心布置的求婚现场,绝美的首饰,托于足下的七色彩虹。一切的一切都如此梦幻。哪个女人不盼此生有个好归宿。

    “嫁给他,嫁给他。”第一个响起的起哄反而是女生。

    左小右早就懵在当场,不能自己。做,做梦了吗?夜睿给自己跪下,求、求婚了。

    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夜睿知道她肯定是没有反应过来,眸中笑容更甚,再次问道,“左小右,嫁给我。”见她还是怔不回神的样子,声音一沉,“不想嫁给我,还想嫁给谁?!”

    “不,没谁。”早期被夜睿虐出来的条件反射,在他生气时候的习惯性顺从让她飞快地接过戒指,自动地套在自己手上。正要说话,就听得一个温和的声音慢条斯理的响起。

    “我不同意。”

    左少卿缓步走上前去,生怕自家少爷吃亏,若森也连忙跟了上去。

    左小右下意识捂住戒指,随后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左少卿,小声抗议,“可是,我,我戒指已经收了。”

    她想嫁给夜睿,做梦都想。不管今天是不是做梦,她都想嫁一回。

    夜睿站起身,揽着左小右的腰,冷冷地看着左少卿,“怎么,想抢人?”

    “别,别动手。”今天太美好了,到现在每一个环节都美好的没有瑕疵。她不想再出什么乱子。因为万一是做梦呢?他们如果一打架把她的美梦打碎怎么办?!

    所以,不能打架。

    左少卿心中一片苦涩,眸中蓝光翻涌,好只是看着她,温和而郑重地问,“小右,你爱夜睿吗?”

    左小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嗯。”

    “深爱吗?”左少卿不甘心的再次确认。

    “嗯,深爱,很爱,非常爱。”左小右用力地点头。现在只要不破坏眼下的美好,她什么都愿意承认。

    夜睿享受地听着左小右的表白,满意地看着左少卿越来越难看的脸。终于,让他死了心。

    谁之,左少卿轻轻扬起了唇角,看着左小右优雅的笑容里带着七分宠溺,“傻丫头,得来容易的东西向来不会珍惜,你该好好为难他。”

    左小右摇摇头,“我,我不想失去夜睿。”垂下头,“我,只有夜睿了。”

    左少卿眸光微闪,笑容依旧温和,只是眼眸中渐渐溢起了莹光,“你还有我。”

    这回不等左小右回答,夜睿冷冷地盯着他,“仪式已经结束,你该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