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我是她亲哥哥
    :

    左少卿眸中流光闪烁,浓郁的蓝光中冷息流转,“怎么,想这样轻易就带她走?”

    夜睿傲慢地扫了他一眼,眸中尽是不屑,半句废话也无,“让开。”

    左少卿毫不退让的与他对视,眼里的杀气丝毫不比夜睿少,“我要带回小右,她是我的。”

    “哦?”夜睿挑了挑眉,打了个响指。咔嚓嚓,顶棚全部撤走,转眼间一切恢复成大桥原来的样貌。头顶直升机盘旋待降。

    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左小右双手合什不断冲左少卿作揖,“不要闹了好不好。”不要破坏今天的美好。

    “小右,我不是在闹。我是在为你出气。”左少卿苦笑着看向左小右,“你真的认为我在闹么?”

    那优雅的脸上的凄楚是左小右从来不曾见过,那是一种被误解被中伤的痛苦。就像被陈万青打了一巴掌的自己。左小右愣住了,她,伤到了左少卿吗?!

    夜睿不屑嗤笑,“我跟我的女人结婚,你凭什么为她出气?”

    凭一个有名无实的未婚夫的名头么?现在他求婚成功了,接下来就带她去登记。马上左小右就会是他的妻子。

    凭什么?!

    左少卿咬着牙,沉着声一字一句磨牙带血地告诉他,“就凭我是她的哥哥,亲/哥哥。”

    啊?!

    左小右愣住了,亲/哥哥?

    怎么可能?怎么会?!

    “左,少卿……”左小右震惊地看着左少卿,口齿早已混沌不清,睫羽早已湿/润,“你,我是孤儿,你,这种话不能随便说的。”

    夜睿似笑非笑地看着左少卿,在等着往下他往下编。

    左少卿看着惊慌失措的左小右,心情沉重又沉痛。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为她渗透家人的事,可是他更不想左小右就这样轻易的成了夜睿的妻子。

    左少卿从怀里掏出一陈旧的钱包,打开,递到左小右的面前,“这是我们小时候的合影。”

    夜睿嘲讽地看着他,“怎么?连小时候的照片都编出来了?”

    左小右却在看见照片的一瞬间,急切地夺过左少卿挑在指尖的钱包,低着头仔细辨认着,嘴里喃喃着,“是,是的,没错,是我。”

    照片上一个美丽的女人坐在椅子上,她的身前站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而男孩手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

    那个婴儿……是左小右。

    因为包裹着婴儿的襁褓正是左小右从小用的小被子,后来她长大了院长就给了新的孩子用。甚至到现在,孤儿院都还有保留着她的襁褓,给小孩子当夏天的薄被用。

    左小右抬起头,眼泪打湿了美丽的衣裙。她再也顾不得花了妆,看着左少卿一遍一遍地问,“你,真的是我的哥哥,真的是我的哥哥?”一遍遍不可思议地呢喃,“我做梦了,我又做梦了。我怎么会有哥哥,我是孤儿……”

    忽尔正在被西蒙等在疏散离开的人群突然发出惊异的尖叫,“好恶心。”

    那尖锐的破空声让左小右打了个激灵,是在说她么?又是在说她么?她缓慢而无助地抬起头看向人群,只见那些正准备离开的人都紧紧地盯着自己身后的显示屏。

    左小右下意识回头去看,只见屏幕上播放着男女不堪的画面。这段视频她记得,在孤儿院的门口,左少卿曾经播放给陈万青看过。是谢秋月和一个男人肉/欲翻滚的场面,只是没有什么谈话内容。

    左少卿将手覆在左小右的眼睛上,冷冷地看着夜睿,温雅地脸上带了几分怒容,“你在这种时候给她看这种东西?”

    给她这样美好而浪漫的场面,然用这样的不堪的画面来画句号。夜睿,太残忍。

    夜睿一把甩开他覆在左小右眼前的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怀里。看着左少卿,语气冷地能淬出冰来,“如果不是你在这里捣乱,我们早就离开了。”

    这是给现场宾客的一点欢送礼,当然也是给所有人的警告。再敢有人动他的左小右,谢秋月就是例子。

    左小右看不见屏幕里的画面,可是声音却通过扩音器远远的传送出来,“楚雄你疯了,秋月是你的亲生女儿……”

    虽然看不到画面,可是现场那一片倒抽冷气声,不堪声都齐齐入耳。

    左小右脸色刷白,在夜睿的怀里瑟瑟发抖。不知道是为谢秋月还是为自己。

    左少卿看着依在夜睿怀里恍若惊鹿的少女,心疼又纠结。他看着她,温柔地试探,“小右,跟我走。所有的故事,我都说给你听。好么?关于爸爸妈妈,关于我们家的一切。”

    “她不会跟你去。”夜睿一口拒绝,“她现在要跟我去登记。”

    他一切都安排好了,今天左小右必须要成为他的妻子。

    左少卿连亲/哥哥这种可笑的谎话都编出来,他不能再等下去。否则,以左少卿的狡猾,肯定会在此期间用尽手段把左小右抢走。

    “我想去。”左小右从夜睿的怀里抬起头,眸中泪意未减,温润的眸子里闪着许久不见的倔强,“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要我。我想知道,夜睿。”

    想知道为什么生下她却要抛弃她。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十几年,从她知道自己是孤儿开始。她就无数次默默地在问,到底为什么?!

    “如果我说不行呢?”夜睿看着她,面无表情,“你也要去吗?”

    左小右咬着唇,毫不犹豫地点头,“我要去。”

    不管你要怎么罚我,我都要去。

    就在她以为夜睿会暴走的时候,夜睿却轻轻地吻上了她的眉心,柔声道,“好,我陪你去。”

    左小右惊讶之后心里又是一阵感激,夜睿竟然对她做出让步了。

    夜睿淡淡地看向左少卿,唇角勾起一抹嘲讽,“走吧,小舅子。”剑眉一挑,“带路。”

    “小舅子”三个字狠狠地撞击着左少卿的心,只是眉目依然温润,“是不是妹/夫还不是定数。”

    夜睿紧了紧怀里的人,笃定地看着他,“很抱歉,小舅子。左小右,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

    :书友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