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谢秋月的丑闻
    :

    哼!

    左少卿冷哼一声,不再跟他打嘴架,转过身自行向停车处走去。

    夜睿拉着左小右的手,漫不经心地跟了上去。很好,他就去看看左少卿要怎么把这个“亲/哥哥”给编下去。

    左小右没有再回头去看led屏幕上的内容,耳边不断地重复着朱华倩的嘶吼,“秋月是你的亲生女儿……”

    人群渐渐被疏散,左小右远远地看着谢秋月跟一名胖男人撕打起来。等她走近时,夜睿的保镖以人墙隔开了那一场父女厮打的闹剧。

    左小右听着耳畔谢秋月撕心裂肺的哭喊,“为什么,为什么?不可能,不可能,这肯定是假的,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还有看客们嫌弃地啧啧声。

    没有人过去清场,任由他们打闹,出丑。然后一个个的看笑话,默默地嫌弃,远远地走开仿佛在看世上最恶心的垃圾。

    左小右被夜睿送进了车里,远离这一份喧嚣。

    “跟上左少卿。”夜睿淡淡地吩咐。

    夜睿侧过身,捉着左小右小巧的指尖,轻轻地揉/捏着,抬手抚平她微蹙的眉。不满道地皱眉,“左小右,不管真/相是什么。你只要知道,我爱你,我夜睿,是你的。”

    左小右惊讶地抬起头,苍白的小/脸瞬间通红,“你,刚刚,说什么?”

    夜睿刚刚爱了么?夜睿说爱她了么?

    看着她受宠若惊的模样,夜睿戳了戳她的鼻子,轻笑,“傻/瓜,这种话哪里能不停不停的说。一次就好了,用心记得。”

    左小右偎进夜睿怀里,轻音道,“夜睿,我感觉我在做梦。今天的一切都那样不真实。”

    先是夜睿亲自侍候着更衣,后来是那样唯美浪漫的求婚,最后是突然出现的哥哥……

    太不真实,太跳跃,太戏剧性……

    “那是好还是不好?”夜睿挑起她的下巴,令她抬头看向自己,眸中的宠溺渐渐化了左小右心底的彷徨。

    就算是梦也好,毕竟那样美好。

    左小右点点头,“好。”巴巴地看着他,“夜睿,我永远都忘不了今天。”

    “那就永远记得。”夜睿亲吻着樱粉的红唇,舌尖撬开微启的贝齿。沉沉地喘息声滚入少女敏感的唇齿内。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囹圄不清地推拒着,“可不可等回家。”

    如果左少卿真的是哥哥,她的潜意识里并不想他看见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

    “只亲一下。”夜睿狠狠地将舌尖推进小小的喉咙,舔/舐/着通道口腔深处软软的小/舌。手指轻轻重重地在敏感的小肩上抚动。

    左小右被迫迎向他,原本推拒变成迎合。压抑的轻吟一声声溢出唇外,清浅的口水溢出交/合地唇/瓣。

    左小右被吻的晕头转向,就在她迷离沉醉的时候,夜睿松开了她。

    “小色/女,嘴上说不要,身体的反应很诚实呢。”夜睿扣住她精致的下巴,以拇指试去她唇边晶莹,调笑着,“想要么?”

    左小右打了个哆嗦,身体确实有了反应了。但是,她果断地摇摇头,“不要。”这种事情,她还是可以忍的。

    夜睿讪笑着,“想要也没办法。”推开车门,“到了。”

    左小右这才发现原来sh大桥就在不易居的山脚下,极近。

    左少卿站在不易居的青石匾额面前,看着左小右怀里那只碍眼的手臂,冷冷地扫了夜睿一眼,“现在是我们左家的家事,夜少不便旁听。”

    夜睿看也没看左少卿一眼,只垂眸看向左小右,眼里有几分委屈,“因为你不跟我结婚,所以,我就不是自家人了么?”

    这样的夜睿左小右从来不曾见过,看着他眼底那抹受伤,那丝委屈,左小右立刻抬头看向左少卿,坚定不移地道,“我已经答应了夜睿的求婚,他是我的家人。”

    看着夜睿眼底一片柔情。终于,夜睿,我也可以保护你。

    一直以来都是夜睿在告诉她,左小右夜睿居就是你的家;左小右,我是你的家人。现在,她终于可以说出这句话,护着一直以来护着她的夜睿。

    夜睿含笑地点点头,抬眸看向左少卿时又是一派冷傲,“听见了吗?我的女人说我是她的家人。”

    左少卿冷冷地扫了一眼夜睿,电光交汇的眼眸里分明闪烁着“无耻”两个字。

    就连跟着夜睿身后的西蒙,以被自家少爷刚刚的“高超演技”震惊了。少爷刚刚是在做什么?卖萌吗?

    夜睿傲娇扫了左少卿一眼,无声地回击着,“你试试!”

    见左少卿不为所动,左小右咬了咬唇。她是很想知道亲生父母的事,可是更不想夜睿因此难过。夜睿这个骄傲的男人,今天已经为她退让了。

    “如果,不方便。我们……就选回去了。”左小右艰难地吐出一句话。但也让夜睿和左少卿看到了她心里中天平的偏向。

    在被抛弃的真/相和夜睿之间,左小右还是选择了夜睿。

    不愿意为难左小右,左少卿终于在夜睿得意且傲娇的目光下转身进了不易居。若森恨恨地瞪了一眼西蒙,毕竟他不敢瞪夜睿。

    “小姐,里面请。”若森冲左小右露出恭敬的笑容。

    sh大桥周围,夜睿和左少卿及相关官员这样的大咖刚一走,场面立刻混乱起来。

    刚开始谢秋月只是悲痛不已嚎啕大哭与楚雄没命的厮打着,楚雄几次想要把扛着抱走都没有成功。周围的人虽然指指点点但是没有一个人靠近。后来夜睿他们一走,隔离带一撤,吃瓜群众立刻冲了进来,甚至还有现场带道具的。

    “真不要脸,社会的垃圾。”不知道从哪里捡的烂西红柿狠狠地砸在谢秋月的脸上。

    “好贱,竟然不要脸的跟自己的父亲……”

    舆论的倒向几乎都在指责谢秋月的不是。

    谢秋月恨恨地抹了一把脸上污秽,转过身看着那些跟自己无冤无仇素不相识的路人,歇斯底里的大喊,“不是我,根本不是我。他不是,他不是……你们明明都看见,明明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明明是他的错,为什么只骂她一个人,为什么只打她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