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谢秋月的毒计
    :

    其实不是群众不想打楚雄,而是楚雄看起来实在太凶狠了,那种随时会杀人的很毒感让人不敢靠近。

    突然一辆白色轿车急驰而来,挡在围观群众和谢秋月中间。车门下滑,露出一张戴着大黑超的女人脸。冲楚雄动了动猩红的嘴唇,“上车。”

    车子离他们很近,楚雄一把揽住谢秋月的腰往车上一推,自己钻进车里,跟着轿车绝尘而去。

    “来的真及时。”楚雄坐在车后坐,看着观后镜里的朱华倩,肥胖的脸上没有半点愧疚,不安。

    车子开得飞快,一路上朱华倩都抿着嘴不说话,谢秋月刚紧紧地缩在车门的一旁,冲着车里的两个嘶吼,“视频里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声音渐渐弱下来,“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朱华倩没有说话,倒是楚雄颇不以为意的说了句,“是真的又怎么样?”

    是真的又怎么样?

    谢秋月顿时绝望了,原来他真的就是那个亲生父亲,难怪朱华倩不让自己找他。他就是个禽兽。

    她将头埋在双/腿/间,挡住了那怨毒的目光。

    左小右,这一切都是左小右害的。精心修剪的水晶指甲早已掉得七零八落,深深地掐进腿肉里。她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左小右,要还的,你一定要还的。

    朱华倩在一座偏僻的豪宅门口停住,将谢秋月从车上拽下来。头也不回地往房子里走,楚雄则以某种悠闲的姿态从容而猥琐的跟了过去。

    就在楚雄要进门的一瞬间,朱华倩把谢秋月往房间里一推,猛地把门关上了,“你走,车自己开走,送给你,以后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楚雄脸色一变,肥硕的身子狠狠往里一顶。不管从体格上还是力气上朱华倩都无法跟楚雄相比,只两个相撞楚雄就撞倒了顶着门的朱华倩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砰地一声把门给撞上了。横肉横飞的脸上闪着几分戾气,一脚踩在朱华倩的手上,恶声恶气地说,“二十年前你带着老子的种偷跑出来的账,老子还没跟你算,你还给老子摆脸。”

    “你干什么?你放开妈妈。”谢秋月见状连忙扑过去推他,却被他一把推开,嫌弃地看着她满是污秽的脸,“给老子洗干净了再出来。”

    “你,你还是不是人,对我做出那种事,还有脸对妈妈大吼大叫。”谢秋月疯了一样冲楚雄冲了过去,跟在桥上一样跟楚雄厮打起来。

    然而这一次楚雄没有沉默,而是狠狠地将她掀倒在地,恶狠狠地踢了她一脚,“小贱货,在老子身下爽快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硬气。现在要么去洗干净侍候老子,要么老子今晚就把你们两个带回无人区,侍候别人。”缝隙里的绿豆眼看向朱华倩,淫腻地笑着,“那种滋味,她可是清楚的很。”

    朱华倩的手被踩得流血,二十年的贵妇生活让她身娇肉贵,她没命的流着泪,叫喊着,“月儿,快走,走啊。”

    “不,我不走。”谢秋月颤巍巍地摸出手机,“我报警,我要报警。”

    还没开始拨号手机就被楚雄踹飞了,肥厚的手掌狠狠地扇了过去,把谢秋月的脸狠狠地甩偏在一边,转眼间唇角就溢出/血来。

    谢秋月被打得耳朵嗡嗡响,她捂着脸半天没有回过神来,楚雄竟然打她?!她的亲生父亲对她做了这么畜生的事之后竟然还打她。

    然而还没有等她回过神来,楚雄已经一脚踹了过来,生生的把她踢出两米远,重重地撞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谢秋月正要挣扎着站起来,楚雄已经一脚踩在她肚子上,冷笑,“知道当然你/妈带着你偷跑害我损失了多少钱么?贱人,还敢报警。”弯下腰对着那脏兮兮地脸又是一阵猛扇。

    “月儿,听话,听话去洗,去洗啊。”朱华倩没命地拦着他,抱着他的腿叫着,“别打了,别打了。你当然的损失我都可以赔给你。我给你钱,我的钱都给你。放过月儿吧,放过她吧。她真的是你的女儿。”

    楚雄头也没回一掌打在她脸上,“老子就爱玩老子的种。”蹲下/身掐住朱华倩的脸,眼里尽是凶光,“如果她不是老子的种,你的下半辈子就好好的伺候那边的弟兄们。”

    有的人就是一种犯贱的动物。被楚雄一阵猛打之后,谢秋月再也滋生不出“他亏欠了自己”的想法,而是怕再次被打而费心地去讨好他。

    洗漱手的谢秋月跪在楚雄面前,扶起朱华倩,“你不要打妈妈了,我听话。”

    楚雄立刻敛了戾气,看着一脸怯弱的谢秋月一眼,满意地点点头,“倒是有几分你/妈年轻时候的姿色。”口气一软,“早听话不就行了么。”看了朱华倩一眼,“也去洗洗吧。都好好的,凡事就都能用钱解决。”

    他分裂的不可思议,朱华倩担心地看了谢秋月一眼,最后还是走进了卫生间。

    谢秋月听着卫生间的门关上了,才乖巧地偎进楚雄怀里,小声问,“我,真的是你和妈妈生的么?”

    楚雄毫不温柔地揉搓/着她的身体,不以然地道,“是谁的不重要,重要的老子喜欢这种调调。”

    谢秋月默默地舒了一口气,朱华倩以前可能被关在什么地方被群伦了,其实楚雄不一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心里的恶心感慢慢散去,眸中再次聚起阴毒算计的光芒。

    “你不是想尝尝夜睿的女人吗?”谢秋月伏在楚雄地耳边吐气如兰的挑逗着。

    “夜睿分明对那个女人护得紧。”如果左小右只是夜睿的一个床/伴当然试试也好,但是现在夜睿都已经向她求婚了,再动他的女人那后果就严重了。

    “原来你也怕夜睿。”谢秋月娇嗔嗔地挑唆着,小心翼翼地看着楚雄的反应。

    楚雄一把将她压在身下,不屑道,“老子不是二百五,你别给老子整激将法那一套。夜睿也不是天王老子,动他就是比较麻烦。”

    谢秋月眸中闪过不屑,什么不是二百五。这不是很快就被激起来了么。

    她一面虚伪地应承着,一面继续给楚雄吹耳旁风,“那就好好计划计划,做得悄无声息的。不管我是你的女儿还是你的女人,总不能让我这样被人欺负吧。夜睿是厉害,可是您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人物,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