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左小右的身世
    :

    谢秋月的话确实挑中了男人的尊严线,楚雄立刻停下了动作,看着她,眼里闪过一抹赞赏,“小丫头还挺有见识。”

    这是动摇了。

    谢秋月立刻乘胜追击,“那爸爸你给我出气么?”

    那一声爸爸让楚雄立刻笑逐颜开,肥胖而油腻的身体狠狠地撞击着谢秋月,咬牙道,“好,老子给你出气。”

    楚雄长年混迹在三不管地带,为人阴毒又残暴,一切都依着自己的性子来。看似有城府其实也是一个莽夫。

    几个试探下来,谢秋月已经有些知道怎么讨好楚雄,她开始渗透着绑架左小右的阴谋。

    她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一计划,竟然整了整五年。

    正午的阳光下客厅里一派淫/靡和阴谋的味道,翻滚其中的人不断的爆发出恍若计谋已经得逞的笑意。

    而此刻的不易居却又是另一番景致。

    巨大的落地窗下前的精致琉璃桌前,三人围桌而坐,听着那个仿佛故事一样的往事。

    故事追溯到二十年前,在y国,有一个传承了数百年的十分古老的家族,那就是百年前由y女王亲自授予爵位的白家,白公爵。

    那一年,年轻的白公爵在一次宫廷宴会中遇到了同样是贵族出身的佐依小姐。故事的开始就像千遍一律的童话故事,英俊的公爵和美丽的贵族小姐坠入了爱河,不久就举行了婚礼。他们的爱情得到全世界的祝福。

    从此,年轻的公爵和夫人就生活在美丽的城堡里,每天开心幸福的生活着。

    童话故事通常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生活却还在继续。

    在一次国际中,佐依夫人不幸被绑架,一年后被解救。虽然他们看起来还是非常相爱,可是渐渐的公爵开始早出晚归,敏感的夫人发现了他身上属于别的女人的体/香。

    通情达理的夫人并没有责难自己的丈夫反而更加温柔更加体贴。

    爱情的破灭导火线却还是因为佐依夫人。

    在佐依夫人被救回来后的第五年,白公爵消失了一个月后的晚上回到公爵府,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孩子。虽然佐依夫人说那是朋友家的孩子,因为父母过世了,所以她就领养了。但是白公爵始终不相信,因为那个孩子有一双蓝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就眼绑架佐依夫人的绑匪一模一样。

    那天晚上白公爵终于发泄/出这些年来的不满,“那个男人是不是占有了你的身体,这个孩子根本就是你跟他生的野种。”

    直到那天晚上,佐依夫人才知道原来自己被心爱的人嫌弃了整整五年。

    这才是故事最真实的故事,可是左少卿这样告诉左小右,“很快,他们有了一个孩子,男孩子……五年之后,佐依夫人再次怀/孕了,白公爵却带回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左少卿慢慢地搅动着杯中的咖啡看着落地窗外刺眼的太阳,二十年前,也是拥有着明媚阳光的正午,佐姨偷偷地告诉他晚上的逃跑计划。

    那一场大火,灭白公爵也灭了所有人一生的美好。

    左小右抱着杯子的手不断地颤抖着,这是她爸爸和妈妈的故事。她知道接下来一点都不美好,可是她还是问,“后来呢?那个女人是谁?”

    左少卿转头看向左小右,脸上还挂着回忆的痛苦。他看站她,哀伤的眼眸里瞬间聚起浓浓的温柔,“我们的妈妈很坚强,她很痛苦。可是她还是每天给我和肚子里的你讲故事。”他的眼里带着回忆的忧伤和温柔,“她说,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放弃,唯独不能放弃你。小右,你是妈妈坚强的唯一的理由。”

    左小右早已泣不成声,“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抛弃我。为什么?她不要要我。为什么?”

    左少卿想抬手摸/摸她的头发,抚/慰她的哀伤。手还未触及时,夜睿的手已经抚上那乌黑的发顶,冰冷的神色此刻早已化为满池春水,温柔的安慰,“宝贝,不要难过呢。嗯?故事还没有听完呢。”抬眸看向左少卿时又是冷若冰霜,“往下说。”

    磨磨唧唧地,没看他的左小右这么伤心么?!

    所以说小白脸什么的最讨人厌了。

    左少卿虽然觉得夜睿的分裂很变/态,但是看到他对左小右那无尽宠爱的模样,心里莫名有些欣慰。

    他动了动唇,温润如玉,“她不是不要你,而是保护你。”

    看着左小右未干的泪眼里惊讶无比的眼神,左少卿蓝眸中杀气翻涌,但很快被他压下,说话时,仍是那一副平静似陈述着他人故事的模样。

    “二十年前的圣诞节的晚上,坏人袭击了白公爵府,佐依夫人把你和我安全救出的后,就已经去世了。而我为了躲避那些坏人的追杀,只好带着刚出生的你一路逃亡。那个时候你才出生不过三天。我偷渡到一辆到z国的货轮上,因为海上湿气重,你得了感冒,后来变得更严重。我不敢再带着你逃,只好把你放在一家非常偏僻的孤儿院门口,并送上以佣人的名义存好的支票,直到亲眼看到陈万青将你抱进去,我才离开。”看着左小右,眼里泪光闪耀,“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后悔过,我是不是应该带着你继续逃跑,把你放在孤儿院是不是错了。”

    夜睿冷冷地接口,“你做得没错,左小右那个时候得了肺炎,你再带着她跑,她早就死了。”

    把左小右放在孤儿院门口,是左少卿唯一做对的一件事情。毕竟,如果左小右从小生活在左少卿的身边,那左小右的生命里就再也没有他夜睿了。

    所以,这个时候必须要打消掉左小右对左少卿的抱怨,这样她才会认为自己跟他的相遇才是命中注定。

    虽然夜睿的脑回路有点变/态且异于常人,但不是得不说这个替左少卿说的开脱词很管用。左小右听罢婆娑着泪眼点头,“嗯,我不怪你,我不怪你。不怪……”仰头看着夜睿,“他们没有抛弃我,我的妈妈没有抛弃我。”

    大眼里泪水四溢,转眼间湿/了夜睿华贵的衣衫。

    夜睿丝毫不以为意,掏出手巾温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泪,轻笑,“笨蛋,哭什么。妈妈那么爱你,你应该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