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我们要登记了
    :

    左小右依依不舍好看着画中的女人,一遍一遍,从头到脚,就连她掩在发线下那枚小小的耳钉都没有放过。心中因为激动而紧紧的收缩着。

    她有妈妈,她的妈妈很爱她。

    左少卿看着她痴迷的模样,轻笑,“还有很多呢,来,这里全部都是你和妈妈的样子。”扶着她的肩膀另她转身,指着墙壁四处,“看。”

    刚刚进来的时候她虽然也惊讶于满墙的画作,可是却第一时间被墙壁上那幅巨幅油画吸引。这才发现原来刚刚那满墙的画作画的全部都是都是一个人,都是妈妈。

    有妈妈抱着小小的自己坐在温暖的壁炉边小憩;有哥哥伏在妈妈的大大的肚子上倾听的模样;妈妈温柔地看着小小的自己睡觉的模样……

    满满的一墙壁,大大小小的油画全部都是自己和妈妈或者哥哥和妈妈还有小小的自己……

    “这是我们原来的家。”左少卿带着她站在一幅油画前,那是一个房子缩影,非常古老而豪华,是一座真正的城堡,巨大的拱门,阔气的喷泉。虽然只是一个平面缩影,却看得出来,比夜睿居和不易居都要大很多很多。充斥着古老而奢华的味道。

    “这是两百年前y女皇特别赐给祖爷爷的房子,也是那一年白家被封为世袭公爵。”左少卿扶着她窄小的双肩,双眸看着那幅油画,蓝光翻腾,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激动,“小右,你是真正的公爵小姐,是这一世承袭公爵爵位的唯一继承人。”

    左小右摇摇头,“我不要当公爵小姐,我只要有家有好了。”仰着头看向左少卿,目光晶莹剔透,“不是有哥哥么?!”

    左少卿一愣,随后笑道,“这个可不是咱们说了算,由上任公爵说了算。”

    上任公爵?左小右眨了眨眼睛,“爸爸呢?这里为什么没有爸爸的画?”

    左少卿抿了抿唇,他亲眼见到白公爵是如何背叛佐姨的,又怎么可能会画他的画。

    正当他斟酌着要如何回答她时,左小右立刻就明白了,“他让妈妈伤心了,所以哥哥没有让人画他是吗?”

    站在不远处随侍的若森忍不住接口道,“这些画都是少爷画的。”

    什么?

    看着惊讶不已的左小右,左少卿蓝眸弯了弯,摸着她的发顶,温柔地笑着,“自己的家人,当然要自己画。”看着那满墙的油画,轻叹,“那年那一场大火烧掉了我们所有的一切,也烧掉了所有的照片。我只能凭着记忆画着当初的样子。”

    “所以,这些全部都是哥哥的回忆吗?”左小右猛地扎进左少卿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哽咽着,“哥哥怎么不早点来找我,在学校见面的时候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怎么到现在才认我……哥哥,明明也很想我,很想家,不是吗?!”

    夜睿抿着唇冷冷地看眼前这一幕,脸色越来越黑。竟然还抱上了,当着他的面就抱上了。

    左少卿温柔的抚着她的发顶,微仰了头,咽回眸中的泪意。笑容无耐又艰涩,“是啊,怎么现在才跟你相认呢。”轻叹道,“怕你怨我,恨我把你放在孤儿院不带你走。怕你生气不肯认我,怕知道真/相的你不原谅我,从此我再也没有接近你的机会。可是现在,你都被人求婚了。你要结婚,我如果再不跟你相认,没有娘家护着你,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呜呜……哥哥,我不会怪你。只能怪那些坏人。是他们破坏了我们的家。害死了妈妈。”左小右抬起头,看着他问,“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坏,要这样害我们。”

    左少卿抚着她的头发轻笑,“政治上总会有一些可怕的敌人,都是不是能防备的事。”岔开话题,带着她来到一张桌子前,指着一个盒子,“打开看看。”

    会是什么?

    左小右期待地打开,里面是一枚有小巧蓝宝石七星耳钻。

    是妈妈的耳钉?!左小右颤抖地拿起那枚耳钻,急切地跑到那幅巨幅油画前,一遍遍的对比着,没错,是妈妈的,是妈妈的。

    “我来z国之前回了一趟公爵府,一片废墟里找到的。”左少卿为她解释,“这是妈妈生前常戴的耳饰。现在,由我赠给你。”

    左小右捧着耳钉激动地点点头,“嗯嗯,我要戴着,明天我就去打耳洞。我要戴着。”这是妈妈的遗物,她一定要天天戴着。

    夜睿插着口袋静静地看着左小右的表现,看着她哭哭笑笑,虽然讨厌左少卿对她的碰触,却还是以罕见的耐性站在一旁看着,没有上前打扰。

    白公爵和佐依夫人的事他是知道,那狗血的剧情跟他家很有一拼,只不过因为当时的夜父糊涂而混沌才没有招来像白公爵那样的灭顶之灾。

    左小右颠颠地跑到夜睿面前,将手心里的蓝宝石七星耳钻捧到他眼前,献宝地笑着,“夜睿,你看,这是我妈妈的遗物。好看吗?!”

    夜睿勾起她的下巴,自然地亲走了她脸颊上的余泪,轻笑,“好看。”

    这却是左少卿不能够做的,他有些满意。

    将左小右圈进怀里,“这里这么多画,不如问小舅子拿一幅回夜睿居好不好。可以跟妈妈的画挂在一起。”

    左小右立刻想到夜睿居郁金香花田后的莱茵夫人墓,点点头,“好。”

    让两位妈妈住在一起,那样两人都不会孤单。

    夜睿指着墙上一幅佐依夫人的单画象,“这幅怎么样?”

    大小尺寸跟莱茵夫人的画像接近。

    左小右一脸期待地看着左少卿,“哥哥,我可以带回夜睿居吗?”

    带、回……夜睿居?!

    左少卿心里一痛,“你还要回到夜睿居吗?这里才是你的家。”

    左小右脸一红,垂下头,有些不自然地拧着双手,害羞地说着心里话,“我,我已经答应了夜睿的求婚了。”

    “可是你们还没有结婚!”

    “如果不是小舅子你突然出现,我们现在已经登记成为合法夫妻了。”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搂紧左小右,“小舅子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现在就要去登记了。”

    :现在当天更新,时间不那么稳定,想第一时间知道更新的,不想刷网页的同学们可以加群,企鹅群:6172955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