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能守护着就好
    :

    左小右惊讶地看着夜睿,“我们,今天就登记吗?”

    夜睿扫了一眼她左手无名指上的海伦之钻,傲娇地一扬眉,“怎么?戒指都戴上了想反悔吗?”

    左小右紧紧地捂住戒指,生怕夜睿会把戒指抢回去似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反悔。”

    能嫁给夜睿是她做梦都在想的事。

    左少卿看着她那恨嫁的样子,无耐地笑了,“小右,你是白家的大小姐。婚姻大事,不能随意。”看向夜睿,“聘金,嫁妆一样都不能少。哪样都不能少。”

    白家……左小右突然反应过来。之前左少卿也一直在说白公爵,可是为什么她和哥哥都姓左?

    左小右疑惑地问,“哥哥,为什么我们姓左,不姓白?”

    左少卿淡道,“妈妈叫佐依,那个人辜负了她,我不想用他的姓。”

    他不想告诉左小右自己是为了逃避追杀才用了左这个姓,不想让她看到家族背后的血腥和仇恨。

    左小右可以理解五六岁的孩子亲眼看见父亲背叛母亲时的那种疼痛,光是想想就觉得心里很难受。她轻轻地握住了左少卿的手,懂事地冲他笑,“没有关系,我们不用他的姓,我们就姓左。白小右也不好听。”

    左少卿柔柔地看着,眸光宠溺得不得了,“嗯。”

    夜睿将左小右扯回自己怀里,淡淡地睨视着左少卿,“聘礼早下,我在z国一应产业都有左小右一半。至于嫁妆……”扫了一眼左少卿,“小舅子大可等我们婚礼的时候奉上。现在,我们可以走了么?!”

    什么?!夜睿名下产业一应有左小右一半?!

    不止是左小右吃了一惊,就连左少卿都惊异不已。他时时盯着夜睿居和夜氏动向,他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

    仿佛看出他的疑惑,夜睿淡道,“既然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小舅子也该撤了夜睿居的盯梢了。”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

    左少卿心中惊讶不已,面上却仍是那一副温雅淡然的模样,“在我确定小右幸福之前,我是不会撤的。”

    话已挑明,他也就明说。

    左小右看着又剑拔弩张的两个人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但是现在这不是最紧要的,紧要的是,夜睿怎么会把自己的财产分给自己一半。

    “夜睿,我,我不需要你的钱。”在夜睿居白吃白喝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再拿他的钱,以后她就更无地自容了。而且,夜睿动则几十亿几十亿的。一下子从一个孤儿变得这么有钱,这种感觉也很诡异。

    夜睿戳了戳她的鼻子,有些委屈的模样,“还不是你老说夜睿居不是你的家。现在,我的什么都是你的,你就不会再说那样的话了。”

    “那也不用连其他产业也都给了啊。”左小右有些为难,“这样,我压力好大哦。”

    这样一来外面的人肯定都说自己是为了钱才跟夜睿在一起的。虽然最初的时候是有那样的原因,可是她爱上夜睿并不是因为他的钱。

    “怕什么。”夜睿双手圈着她的腰,轻笑,“这样你以后就可以威胁我,如果欺负你就撤走股份卖给小舅子,把我赶出夜睿居……”

    “不,我不会。”左小右连忙捂住夜睿的嘴,红着脸道,“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的。”

    看着她那无限娇羞的小模样,夜睿身子一紧,俯下/身d在她耳边哑声道,“左小右,我难受了。我们回家吧。”

    难受了么?

    左小右连忙去看他的眼睛,果然有一道血线划过。心里一急,回头看向左少卿,有些抱歉,有些不舍,“哥哥,我,我,我今天先回去了。以后,我会时时来的。”

    左少卿握住她的手,“答应我,今天不要结婚。好么?”

    左小右看着他眼里的期盼,心知刚刚相认自己就出嫁,对左少卿来说确实残忍。便点点头,“好。我答应。”

    夜睿掐在她腰间的手一紧,恨恨地看向左少卿,机关算尽,竟然还真的让他得逞了。

    左少卿蓝眸闪动,冲夜睿勾了勾唇,再次无声的宣战。

    夜睿一把夺回左小右被左少卿握住的手,“小舅子,告辞了。”冲西蒙道,“把岳母的画像带上。”

    左少卿漫不经心地提醒他,“还没有结婚呢,叫岳母为之过早。画是固定不易,拿下来可要废些工时。明日,我亲自送到夜睿居,就是不知道未来妹/夫欢不欢迎我。”

    “哥哥会来吗?”左小右殷切地看着他,眼里有些期待。

    毕竟刚刚相认,如果不是夜睿难受,她真的还有很多很多问题想要问哥哥。

    看着左小右眼里的热情,夜睿生生忍下了“滚”字,性/感的唇/瓣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欢迎。”

    左少卿亲自送左小右和夜睿到门口停车处,看着他们绝尘而去的车队,他的眸光闪了闪。恐怕此生再也无法娶小右为妻,可是能以哥哥的身份看着夜睿吃瘪也很不错。

    左少卿勾了勾唇,俊颜似乎有些轻松。反倒若森在一旁有些替自家少爷惋惜,“少爷就这样放弃小姐了么?”

    左少卿看着车队最后一抹黑点都消失不见,方才回过身,淡笑,“佐姨说过,要让小右幸福。如果跟着夜睿能够让小右幸福,也完成了佐姨的心愿,不是么?!”

    若森跟在身后,有些不甘,“可是少爷才是小姐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啊。”

    左少卿摇摇头,“若没有那一场变故,她同我一起长大,自然是我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可是现在,我缺席她的生命二十年。回来时她尚好,我尚可。这就足够了。何况,我的身体……恐怕也不足以陪她一生。”

    若森连忙道,“东叔已经开始寻找他的师兄,只要找到就一定可以为少爷研究出解药的。少爷一定会长命百岁。”说到最后,眼眶一红,这种安慰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左少卿淡道,“生死有命。佐姨那样好的人也是早走了。总归我走之前,要她们把该还的债还了。”

    若森道,“既然小姐跟夜少在一起了。那我们还挑拨夜氏跟克莱斯家族的的矛盾吗?”

    左少卿脚下一沉,眸光流转,“明天探探夜睿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