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他的过往
    :

    “嗯。”夜睿看着她眸光闪了闪,“什么都可以问。”

    他不愿意她扯到那些黑暗的仇恨里,他希望自己给她的一切都是简单干净的。他希望她走得更远,飞得更高,但是他希望她的路因为有自己的存在而平坦和顺。

    可是,自己本身在地狱,又如何给她一分天堂的清明。

    左少卿的故事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他十分清楚。这一刻,他的心思和左少卿一样,离她最近,却给她最干净的东西。哪怕他黑暗的过往,他也可以给予她明媚的部分。

    左小右仰头看他,“为什么我觉得叔叔有些奇怪?我觉得他在那个阿……女人面前和她不在场的态度既然不同。”看着四周压低了声音,“我觉得叔叔是不是被那个女人下了药?或者被她威胁着,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这种感觉太明显了,从见面最初到一出场就是对夜睿大吼大嚷,到后来那个女人去做菜了,他对夜睿的态度就分明的柔和下来了。

    夜睿握着她的手往前走,脚踩在沙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有海水被风吹得荡上岸来,待潮水退去之后,那脚印仍浅浅的留着。

    潮湿的海风里卷着夜睿的声音,不以为然的语气卷携着分明的不屑,“他始终认为那件事不是她做下的,这些年又委屈了她,自然在她面前要做足了对我不满意的姿态,免得被人抛弃。”

    “当年哪件事?”左小右紧追不舍。她太想知道一些事情。在夜睿居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唯独她不知道。她不是想探听夜睿的秘密,而是,不想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再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来,让大家不高兴。

    夜睿淡淡地哦了一声,“给我下/药的事。”

    那件事?左小右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指了指他某个部位,“就是,就是让你这样的那个女人?”

    夜睿顺着她的手指看向自己某处,似笑非笑地看着好,“我怎样?”

    左小右现在哪里有心思跟他开玩笑,紧紧地握着他的胳膊,“是不是,就是那个女人给你下/药的是不是?”

    说到最后左小右的声音都哽咽了,心痛的要命,后悔的要死。她竟然放了这么大的一个仇人进了夜睿居,难怪靳叔笺,她现在都恨不得打死自己。

    左小右,你简直就是无知的大笨蛋。

    看着她愧疚痛恨的模样,夜睿反是心疼了,笑道,“现在这样不是很好么?嗯?!托了她的福,我可以好好的满足你。”

    左小右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调笑。急切地追问,“她是不是有那种解药?当初你要培养我去偷解药,是不是就是找她?是不是?”

    夜睿看着紧张地身体都颤抖了,顺势圈住她的腰,柔声抚/慰她,“左小右,我以前之所以想要拿到解药是因为我不想碰别的女人。我现在有你了,不再需要解药,所以不要再去想那件事。好不好?我有你,随时都可以,不是么?”不断地摸着她的头发抚/慰她紧张的心情。

    左小右却执着了,她盯着他再次问道,“这种药,是不是对你的身体有危害?会不会……致命?”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确认着,“我要听实话,夜睿,告诉我实话。”

    夜睿认真地回望着她只有自己的眸子,幽瞳渐暖,坚定而柔顺,“不会致命,可能,五十年后就再也不能满足了而已。因为,透支了我的‘精力’。”

    听起来很对,毕竟她也曾经怀疑过这种药在透支夜睿的生命,他说的“精力”恐怕也是一个意思。左小右没有说话,虽然偷听了辰亦梵和江浩东的对话,虽然听过夜睿的亲自证实,可是,她还是有些莫名的心慌。

    看着左小右沉默的样子,夜睿眸色一沉,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怎么?听说五十年后不能满足你了,就嫌弃我了么?还是,现在她就想抛弃我,找奸夫?!”

    左小右严肃地摇了摇头,正色道,“夜睿,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你,永远不会。”

    她的承诺那样坚定而矢志不渝,让后来的夜睿每每想到今夜就痛彻心扉。

    左小右看着夜睿,“我们让他们走吧。好么?”她不想夜睿日日对着仇人,那种感觉肯定很恶心。

    夜睿看穿她的心思,轻笑,“他们就是来恶心我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放心,你男人不会那么没用。在我的地盘,还不知道是谁恶心谁。”

    看着她孩子气地问,“为什么你会那样相信我说的下/药的人就是那个女人?毕竟那时候我才八岁,很多真/相都看不到。”

    因为夜文龙就是这样告诉他,他甚至还为他揪出了一个“凶手”,当着当时八岁的他枪杀了那名“凶手”。

    左小右摇了摇头,坚定地目光带着深信不疑,“我当然相信。你那么聪明,肯定不会弄错。”

    “傻/瓜!”虽然理由不是那样合理,可是夜睿为她眼眸中对自己深深的迷恋而满足不已。圈着她的腰紧了紧,“还有什么想知道的?问完回去侍候我。”

    左小右终于听到了他挑逗的话,小/脸一红,也觉得自己今天问的有点多,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我也不是想打听什么。要不,要不,你就告诉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吧,我怕我又做错事。”

    夜睿轻笑,”夜睿居里哪有你不能做不该做的事?笨蛋,你也是夜睿居的主人。”

    左小右低下头,“我不想再发生像今天这样类似的事。”

    看着她惭愧的小模样,夜睿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离他们远点,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不要信。还有,妈妈的耳钉,先不要急着戴。好么?”

    以那个女人的眼光恐怕一眼就能看出里面的门道。他不想左小右有危险。

    左小右点点头,“好。听你的。”

    虽然她本来想明天一早去扎耳洞,但是夜睿这么说,她立刻无条件就答应了。

    现在她只想听夜睿的话,不再闯祸。

    “那,我的女人,是不是该履行自己的承诺了?”夜睿吻住了她的唇。海边风光,暧昧旖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