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以哥哥之名拥抱你
    :

    左小右就象征性地睁了一下睁眼睛,眼前好像有一个人影晃过,心一惊,抖了个激灵,咻地睁大了眼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西蒙?”

    西蒙怎么会进到房间里来?他不是从来都站在门口的吗?更重要的是,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刚刚睡得迷迷糊糊的,但也知道夜睿在替自己穿衣服,只是身体沉重的厉害。又习惯了他的摆/弄,就任由他去。

    左小右那十分睡意顿时清醒了八分,转过头看向夜睿,指着西蒙,结结巴巴地问,“刚刚,刚刚,是,是你一个人吧?”

    夜睿看着她那尚未完全清醒过来的眼眸带着七分惊惶的模样,勾了勾唇,“我的心还没有这么大。”大到让西蒙看到她的身体。

    左小右松了一口气,这才留意到夜睿已经穿好了正装,低头看着自己也是一身白色洋装。顿时一脸紧张,“我们要外出吗?我还没有洗漱……”

    说着做势就要起身去盥洗室。

    看着她这后知后觉的一系列反应,夜睿好笑地拉住了她,手压在她腰间,指着西蒙,“只是拍个照,看镜头。”

    拍照?

    “为什么这么早拍照。”左小右分外不解,不能睡醒了再拍吗?!反正是在家里。

    夜睿冷哼一声,“左少卿有你的合影,我为什么不能有?”不自然地别过头,“他今天要来夜睿居。”

    晕!

    左小右顿时无语抚额,所以这个男人大清早的把自己弄起来就是为了跟自己拍张合影给左少卿看的?

    看着左小右不以为然的模样,夜睿脸色有些难看,“拍不拍?!”

    没道理左少卿有她的合影,而自己没有。

    左小右连忙点头轻哄,“拍拍拍。”说着对着镜头就比起了剪刀手。

    夜睿握住了竖在两人中间的小剪刀,扶正她有些歪斜的腰身,神情有些严肃,“要端正。”

    好吧,这个男人真的……拍照不是都这样吗?剪刀手。

    虽然心里各种吐槽,左小右还是顺从地看向西蒙的方向,端正了身体,龇出八颗牙齿,露出规规矩矩的笑意,双眸直直地盯着前方,直到脸都笑僵了,直到嘴唇有些哆嗦,直到西蒙满意地说了好。

    左小右身子一松,睡意又上来了。昨天睡的时候天都有些发亮了,折腾一夜,身体倦的不行。

    西蒙将手里的相机递给夜睿后便退了出去,左小右立刻连滚带爬地上了床,从被窝里把洋装扔了出来,倒头大睡。

    夜睿看着那披散在枕头上的墨发和那一截露在被子外的藕臂,眸光一动,轻轻地拉下了左小右的被子,快门不断按响,一组组少女的睡颜尽数留存在了某人手里的相机中。

    正午阳光洒在金色的海滩上,将海平面照得灿然明媚。

    不易居白色的跑车一溜烟地穿过海滩,停在了夜睿居主别墅的门口。

    早就等在门口的西蒙迎了上来,“少爷在书房等左少。”

    这是给他下马威。

    若森的脸色一沉,自家少爷放弃了未婚夫的身份已经够憋屈了,这个夜睿竟然还如此得寸进尺。

    他正要发作,左少卿抬了抬,制止了他的冲动。温雅的面容上笑意微扬,看不出有一丝不满,“今天过来是给小右送母亲的画相。既然夜少不方便,那我们便回去了,说不得只好小右再跑一趟不易居。我正求之不得。”

    西蒙脸色一变,少爷可不喜欢左小姐不易居,但又不能下了少爷的颜面。正斟酌着要怎么把气势赢回来呢。就听得楼上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

    “哥哥,哥哥!”左小右伏在飘窗的窗台上看着楼下,兴奋冲左少卿挥手。

    她是被一阵连串不绝于耳的跑车嘎然而止的刹车车吵醒的。因为怕她憋着,夜睿走的时候开了窗户。

    左小右迅速地捡了挂在沙发椅上的浅黄色吊带连衣裙飞奔着跑下楼去。

    左少卿看快就看见少女穿着一袭黄纱裙从楼上向自己飞跑而来。那明媚而轻快的样子像极了森林里的精灵,灵动轻盈。

    这一刻,左少卿觉得此生圆满,他的小右因为他而快乐,因为他而美好。

    只要她高兴,只要她幸福,那,就做好好的当她的哥哥!

    “哥哥!”左小右飞快地扑进了左少卿的怀里,仰着头看他,“哥哥怎么来的这么早。”

    左少卿被突如其来的重量撞得一晃,怀里突如其来的充实感让他有些不可思议。自跟她相遇的那天起,他渴望过有一天将她拥进怀里,看着她在自己的臂弯巧笑倩兮的模样。

    而当她终于迎向自己的怀抱,却是他永远也法再进一步靠近的壁垒。

    原来,我只能以哥哥之名拥抱你。

    鼻尖处涌起一股酸涩,左少卿微微仰头,强咽了从心脏处蔓延开来的凄苦,顺了顺她垂顺的长发,轻笑,“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莽撞?”

    那嗔怪的声音带着饱满的宠溺,简直能把左小右溺化。

    她紧紧发抱着左少卿,将头倚在他的胸膛,像小猫一样在他怀里蹭着。真好,这就是哥哥啊。

    从小到大,她多想有哥哥像这样宠着自己,用这样温柔的语气“批评”自己,满满的爱护。好温暖。

    “哥哥,哥哥。”仿佛怎么也叫不够,左小右仰着头看着一声声不停的叫着,像在一遍遍的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小笨蛋。”左少卿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轻笑,“我在这里,哥哥,永远都在这里。”

    永远都会守着你,护着你,直到有一天你终于不再需要我,直到有一天,我做完了所有我能为你做的一切。

    阳光下,蓝眸微闪,仿佛是在确定什么,左少卿微低了头,唇角一冷。

    她的纤细的脖颈,果然印着浅粉色的草莓印迹。虽然很淡,但,很密。从脖颈一直蜿蜒至锁骨……

    左少卿不着痕迹地褪/下下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肩上,柔声道,“入秋了,天冷,不要冻着。”

    软而关切的温柔,让人心暖的满足,而他的心却已经快要窒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