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贴心的男人
    :

    左小右刚要道谢,身子就被一股大力从左少卿的怀里扯出来,撞进了另一个胸膛。

    “夜……”

    夜睿狠狠地掐着她的腰,淡淡地看着左少卿,“小舅子一路辛苦,怎么站在门口?”垂头在左小右唇瓣亲了一下,嗔怪道,“小舅子是毕竟男人,以后不许搂搂抱抱。”

    左小右有些不满意,“那是我哥哥。”

    她很想抱,想感受哥哥的温暖。

    “是,他也是男人,成年男人。”夜睿一摆一眼的教育,“我会吃醋。嗯?!”

    这个理由,很强大。

    左小右没想到夜睿竟然会这么直接就说自己“会吃醋”的话,心里竟然有那么一点高兴。她点点头,退让,“那,我以后尽量少抱。”

    于是,左少卿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夜睿当着自己的面,剥夺了左小右抱自己的权利,以及他唯一可以得到左小右拥抱的机会。

    左少卿蓝眸闪动,这个男人,可真是讨厌啊。

    实在不想看着他们继续亲/亲我我,左少卿轻咳一声,柔声道,“妈妈的画像我带过来了,挂在哪里?”

    左小右看向夜睿,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挂出塔楼,毕竟在那里莱茵夫人的遗照挂在了最中间的位置。

    夜睿看向左少卿道,“画在哪里?”

    “这里。”左少卿回过身,跑车顶盖缓缓打开,露出好一幅用白布包裹着的卷轴以及一只精美的箱子。

    原来左少卿怕画在中途损坏竟然将画从框里拆了出来。

    “跟我来。”夜睿头一偏,牵着左小右的手往后园走去。

    若森提了箱子和卷轴就要跟上,夜睿突然驻了足,转身接过若森手里的箱子,冷声道,“亡母之所,不走闲人。”

    左少卿立刻明白接过若森手里的卷轴,淡道,“留下。”

    若森一脸担心地看着他,夜睿那么神秘兮兮的,万一后面有机关的。那少爷一去可不就危险了。

    左少卿颇不以为然,真要有什么意外,有左小右在,夜睿也不敢乱来。而且,真正的龙潭虎穴他都闯了,区区一个后花园他还真怕了么?

    走到后园的花径,夜睿漫不经心“不小心”扯掉了左少卿披在左小右身上的衣服,皱眉,“脏了。”将箱子放在地上,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为了避免左少卿用同样的招数,夜睿体贴地为她把衣服穿上了。长长的休闲外大套遮着少女雪白修长的腿迹,越发显得娇俏玲珑。

    夜睿表示满意,如果左少卿不在这里碍眼的话,就会更加完满。

    左少卿在他们身侧,看着夜睿这种幼稚而无聊的举动,很明显,他的幼稚真的能让人很不舒服。

    这个男人,真的很讨厌啊。

    左小右有些歉意地看向左少卿,“对不起,哥哥,弄脏你西服了。”

    不等左少卿回答,夜睿已经接口了,“小舅子不会生气的。”看向左少卿一脸得意,“是吧,小舅子?”

    左少卿不以为然地笑了,却没有理会夜睿,只看着左小右,轻笑,“没有关系。”

    夜睿看向左小右挑了挑眉,“哥哥怎么会生妹妹的气呢。左小右,你可真笨。”

    左小右笑了,觉得人生很圆满。

    最深爱的人,最喜欢的哥哥。有家人,有爱人。没想到一夕之间,她竟然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变成一个什么都有的公主。

    “是,哥哥永远都不会生小右的气。”左少卿满眼宠溺地望着她,阳光下像展翼的天使温柔的能化了的有的冰霜。

    人间最美好不外乎,爱人在侧亲友伴。

    这一天的郁金香开得分外娇艳,黑色的花瓣朵朵绽放,微风送拂掠出阵阵花香,浓郁的芬芳直扑入鼻,左少卿下意识屏住呼吸。

    夜睿淡淡扫了他一眼,从口袋掏出一枚香袋从左小右背后递了过去,显然不想让左小右看到。

    左少卿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惊讶很快消失不见,不着痕迹地将香袋放入口袋。

    左小右这是第二次这么近距离地靠近这片郁金香田,从把夜睿背回主别墅那天后,她都只是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再也没有往前走过。因为没有夜睿的允许,这里就是禁地。

    左小右分明感觉到夜睿周身的气息开始发冷,她悄然握住他的手,冰冷,紧绷。

    夜睿率先踩上了花径里的小小石子路,左小右紧随其后,不忘提醒跟到身后的左少卿,“这片花田是守护阿姨的,哥哥不要踩到花哦。”

    “好。”左少卿轻声应了。

    黑色郁金香,尊贵绝美,比之奈何桥畔的的彼岸花更神秘妖/娆,更传黑色郁金香是幽冥使者的化身,守护着至为重要的亡魂,直到轮回。

    夜睿,以这样的方式守护着他的母亲?!在自己家的后面为母亲建了墓地,在墓前以幽冥之花供养。

    左少卿的眸光流转,传言夜睿冷血不孝,看来传言虚得厉害。夜睿,可是孝顺到了骨血里。

    来到塔楼前,夜睿轻轻地对着门板叩了三下然后静静地等着,仿佛里面有人会过来开门。左小右和左少卿站在一旁等着。

    静待五秒,夜睿方才推门进去。

    夜睿难得十分礼貌,拉着左小右的手站在一侧,对左少卿比了个请势,十分得体,绅士。

    夜睿对于亡母十分尊重,左少卿也收起了对他的那点讨厌之心。

    左小右看着这样的夜睿只觉得陌生又难过,他那样想在自己的妈妈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收敛所有的坏脾气和骄傲,彬彬有礼的人让心疼。

    里面的一切跟上次进来时一模一样,只不过莱茵夫人的遗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移动了,让出了一侧的位置。

    摆放整齐的沙发旁,摆了一架高高的人字梯,可以延伸到屋顶。

    看着眼前的一切,左小右简直感动的不了。

    塔楼和来是夜睿居的禁地,没有夜睿的许可任何人都不可能进来。肯定不可能是其他人随意摆/弄的,一定是昨天说要把妈妈的画挂过边后,他才过来布置的。时间那样仓促,他却早早布置好了一切。

    这个男人,贴心起来真让人想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