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好看的夜睿
    :

    左小右悬着的心稍微放松些,握住夜睿的手连连点头,“对对对,把江医生叫上。”仰着看着他,一脸崇拜,“还是你想的周到。”如果只是自己,去了也只能干着急,帮不上忙。

    夜睿看着她脖颈的点点红莓,唇角不自觉扬起一抹笑意,“要不要换身衣服?”

    左小右拉着他急急往别墅门口走,“不换了,我们直接去吧。”

    左少卿的样子实在太令人担心了,她哪里还有心思去换衣服。

    “这样穿也好看。”夜睿眼里闪过一抹狡黠,气气左少卿也是好的。他打自己那一拳,看在左小右的份上,他可以不计较,但是利息总是要有的。

    西蒙开车,江浩东在副驾驶上如坐针毡。。

    听说辰亦梵说少爷特别喜欢在车上……万一真要发作起来,他是看还是不看呢。

    夜睿单手支着头,微闭了眸子,声音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倦意,“左小右,给我也背诗。”

    背诗?左小右一愣,下意识问,“什么诗?”

    夜睿仍然没有睁眼,声音很轻,“就会背的那首。”

    左小右已经反应过来,轻声应着,“好。”

    “如何让我遇上你,在我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看着夜睿清俊而疲惫的容颜,左小右心里有股淡淡的心疼。

    昨天美好的求婚他肯定布置了很久,晚上回来还要应付那个坏女人,陪着自己折腾了一夜,又那样早早的布置好塔楼的遗像……这个男人,昨晚到底睡没睡?!

    左小右的声音越来越轻,带着一股子念童谣的温柔,夜睿就那样一直闭着眼睛微蹙的眉头渐渐散开,仿佛睡着,又仿佛在倾听,安静的样子让他看起来柔和了很多,完全不像平日里那霸道的模样。

    这是左小右第三次为夜睿背这首诗,第一次在某个他送她上学的路上,也是那样疲惫的模样,靠着她窄小的肩膀,听着她的柔声轻诵沉沉睡去;第二次是在夜睿的毒素发作的时候,血色覆住了他的眼睛,她给他背着诗,让已经屏幕周围一切的他听到了她的听声……

    前两次背这首诗的时候,她心中默默哀伤,因为已经爱上夜睿的自己总是狼狈不已,永远无法让他看到自己最美丽的时候;因为自己那颗默默喜欢他的心,总是被他不经意的捏得支离破碎,仿佛那飘零了一地的花瓣,碎了一地的心。

    而这一次,眼前这个男人,用他的奇思妙想给了她最美的回忆,用他的不眠不休给了她最美好的时刻,用他不十分擅长的温柔让她绽放成最幸福的模样。

    车子走了一路,左小右都在不停不停地背诵着那首诗,一遍又一遍,仿佛不会疲倦不会口渴。

    她背了一路,也让江浩东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少爷不会来车震,他就安全了。不然就会跟辰亦梵一样,现在还在后院冷宫里,哪儿都不能去,就连刷马桶的资格都没有了。

    车在不易居前停下,夜睿就睁开了眼睛,一抬眸就撞见左小右看着自己那灼灼目光,因着自己突然看过去而有些受到惊吓。

    修长的手指捏住左小右的下巴,轻笑,“你男人好不好看?”

    西蒙最近习惯了自家少爷不断在左小在卖脸的无耻行为,江浩东却还难以适应,他极为克制地控制着自己不回头去看此时夜睿的模样,但那大张着能塞进一个鸡蛋的嘴还是出买了他此时惊恐。

    他这是耳鸣还是幻听?最讨厌别人拿他容貌说事的少爷,竟然问出这种诡异的问题?要知道以前有个女人只说了一句“你长得好帅”而失去了原来的身份和地位,现在,竟然……做出“以貌伺人”这么难以启齿的事?!

    这个世界玄幻了,他考虑是不是要回幽魂岛。相比这样的夜睿,他更习惯那个变/态到无以复加的少爷。

    江浩东哆嗦着身子下了车,从车顶看向面无表情正在为夜睿打开车门的西蒙,做着口型,“刚刚少爷是不是真的说了?”

    西蒙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打开车门,默不作声地等着夜睿自行下车。

    江浩东走到西蒙身边默默给他比了一个大拇指,他这种境界,估计自己这一辈子都到达不了。

    左小右脸一红,虽然偷/窥他被抓包了,但还是非常诚实地点点头,“嗯,很好看。”

    “满意就好。”夜睿在她唇边印下一吻。

    下了车,夜睿在西蒙面前站住,“幽魂岛的人什么时候到?”

    “大概十分钟左右。”西蒙恭声回答。

    幽魂岛?江浩东一喜,连忙问,“是师傅来了吗?”

    西蒙点了点头,没有做声。

    幽魂岛左小右是知道了,夜睿说他从那里出来,小西也被送了过去。但是,那个师傅是什么人?左小右看着江浩东对着车窗镜不断地照着镜子整理仪容的样子,默默地认为他的师傅一定是个绝世美人。

    神医是绝色美人这种认知,让左小右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是滋味,毕竟,夜睿跟她这样朝夕相伴这么多年。

    心里范起的小小醋意让左小右的情绪有那么一丢丢的低落。

    “走吧,看看小舅子。”夜睿牵了她的手往不易居里走,江浩东跟上,西蒙则留下来等幽魂岛的人到来。

    这次不同以往,进了不易居并没有人阻拦,一路畅通无阻。显然是左少卿下过通告。

    夜睿带着左小右直接走到门口站着最多人的房间门口,不意外,里面站着若森和几名穿着白大褂的的医生。

    见夜睿要进去,门口的保镖拦住了,“少爷吩咐,小姐到了便回房休息。”

    左小右一急,立刻摇头,“不行,我要进去我要看他。”

    哥哥知道她会来,肯定知道她会担心,才会特意吩咐让人拦住自己不让自己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这更说明,他的情况很严重。

    明知道哥哥情况不好,她又怎么可能去休息。

    “不要着急。”夜睿揽住她的腰,轻声安抚。看向房间深处那几个忙碌的身影,淡道,“明思泽的徒弟想必可以帮上忙。”

    “什么?”话音刚落,东叔就像一道离弦的箭,咻地就冲到了门口,看着夜睿急切地问,“你说谁?明思泽?刚刚你说的是不是明思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