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医治左少卿
    :

    东叔的声音因为迫切而有些颤抖,他干瘪的身体都随之发颤,镜片后两只小小的眼睛闪着灼人的光芒。

    “是明思泽。”夜睿冲旁边的江浩东扬了扬下巴,“明思泽的亲传弟子,江浩东。”淡淡地看了江浩东一眼,“这位,应该就是你师傅一直在找的你的师叔,祁佩东。”

    “啊?”江浩东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干瘦的东西一眼,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不可能,师傅给我看过师叔的照片,很帅的。”看着东叔摇摇头,“一点都不像。”

    东叔握住江浩东的手,十分用力,十分急切,“没错,我就是祁佩东,我就是,我真的明思泽的徒弟……”

    话还没有说完,房间的深处就传来若森的吼叫,“东叔,别认亲了,快来看看少爷吧。”

    江浩东耸了耸鼻子,疑惑地歪着脑袋,“怎么有种粟……”

    “我们可以进去了么?”夜睿打断了江浩东的话,看向东叔问。

    “可以,可以。”东叔连忙赶带着他们往房间深处走去。

    还没有走到床边,夜睿已经发现了不妥,立刻拦住左小右的眼睛,轻声道,“我们出去吧。”

    然而,不管他的速度有多快,都快不过人的目光。

    房间很大,没有任何拐角,望过去一揽无余。在门口的时候因为距离有些远,加上人来人往,挡住了视线,可是刚刚,她看到了,全都看到了。

    左小右轻轻地拿开了夜睿的手,轻声道,“那是哥哥,我不怕,夜睿。”就算变成怪物,她也不怕,因为,那是她唯一的哥哥啊。

    是的,怪物。

    床上躺着的是一种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怪物,上半身是她熟悉的哥哥左少卿,纵然双眸紧闭也是温润如玉的模样,可是下半身,自腿部开始……

    那腿已经看不出腿的模样,粗如一人怀抱的树杆一道道经络爆立而起,像一道手指粗的茎蔓缠绕在巨树之上,而那双腿,大如蒲扇,粗短的五指,看起来仿佛一个缩小版的五指山。

    “江浩东!”夜睿冷喝一声,“还不帮忙。”

    “是。”江浩东立刻打开药箱,对夜睿道,“少爷,还是带小姐出去吧。”

    因为治疗的过程极为残忍,一般人都受不住。

    “不,我留下,我要陪着哥哥。”看着江浩东,“我不会打扰你们的。”

    左小右拉着夜睿默默地站到一个人群不会走到的死角,静静地看着他们在忙碌,她真的没有打扰他们。她只是在夜睿的怀里颤抖,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可是穿在她身上的夜睿的外套前襟早已被泪水打湿。

    “东叔,平时怎么控毒的?”此时的江浩东仿佛换了一个,神色严肃,庄重而神圣。

    “行针九针,先缓解症状。”东叔有些惭愧,“再以毒攻毒。”

    江浩东站在床前,“那就先缓解症状吧。我针腿,你扎脚。”并对旁边的一直守着的保镖道,“按住了。”

    说着从针囊里取出九枚银针,在指尖缓缓捻着一股,然后扎入左少卿那粗厚如树的大/腿筋脉上,顿时一股带着某种奇异香味的血水噗地喷了出来,同时左少卿整个人开始猛烈的颤抖,挣扎着。

    他咻地睁大了眼睛,蓝瞳占据了他的眼睛,没有一丝人眼的光亮。左小右一次次拿开挡在眼前的夜睿的手,紧紧地捂住嘴,心痛的要命。

    他的疼痛她无法承受,陪着他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看着东叔和若森那尽然有续的样子,她知道这样的现场一定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些年,哥哥这些年到底受了什么样的苦,他走到现在到底吃了多少苦。

    这一刻,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图书馆初次见面,他会拄着手杖,是不是也是刚刚经历过这样痛苦的折磨。

    可恨自己当时还曾以怀疑过他是装腿疼,骗自己。

    哥哥,我是天底下最大的笨蛋,夜睿说的没错,我就是一只大笨猪。

    江浩东和东叔的每一次扎针,左少卿的反应都极为激烈,身体不断的挣扎着,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扎到最后两针的时候,东叔抹了抹汗,直起身子,对一旁因为控制左少卿而汗流浃背的若森,“用铁链。”

    看向江浩道,“最后两针最关键,疼痛感也最剧烈。我们以往的经验,最后两针,用重锁。”看了一周围已经有些转力竭的保镖,“他们控制不了。”

    而之所以到最后的时候才用铁链,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对左少卿的尊重,不要迫不得已,绝对不用。

    江浩东并不以为意,点点头,“是要用重锁。”

    毕竟这种情况他在幽魂岛也曾经经常应对。

    什么?什么铁链?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看着诸保镖从床头四角取出四段人腿般粗的铁链,冲左少卿一鞠躬,“得罪了,少爷。”四人同时将那粗重的镣铐分别扣在了左少卿的双手双手。

    左小右捂着嘴身体紧紧地绷成一条线,她简直不也相信,他们竟然把左少卿当野兽一样困着。

    夜睿紧紧抱着她,绯唇抿成了一条线,神色森冷。

    “都进来吧。”东叔冲着门外喊。

    那些原本站在门口的保镖涌了进来,每个人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去压制左少卿,而将当东叔和江浩东扎下一针的时候,成堆的人群还是剧烈的震荡起来,仿佛巨兽的觉醒,所有人都被颠的起起伏伏,晃晃荡荡,但是没有一个松开手,没有一个人离开。

    江浩东先扎完针,抽身退出,接着才是东叔。

    “好了,大家退了吧。”东叔摘下眼镜擦了擦,抹了把汗。

    保镖全部都退也出去。留下左少卿一人在床/上龇牙裂目,脖颈间青筋爆起,不断地嘶吼,挥舞的双手扯动粗重的铁链,摇晃黑铁沉床,粗如树杆的腿在剧烈的颤抖着。

    左小右这才看见,那些银针扎得极深,他这样剧烈的翻腾都无法将那些针甩出。

    巨大的怪力拉着粗重的铁链发出沉重的悲鸣,但是好在,随着针下筋脉里带着异香的血水缓缓流出,那形同树杆的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缩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