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睿的腹黑
    :

    明思泽挑了挑眉,没有说话,江浩东只好替自家师傅看着左小右,笑道,“没关系,师傅跟你开玩笑的。”

    “是,是吧。”左小右觉得夜睿和这个神医说话都太深奥了,而且,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祁佩东看向明思泽,叫了一声,“师兄。”指着门口,“我们那边说话。”看向江浩东,“师侄啊,你留下照看左少,我跟师兄说一下少爷的情况。”说着径直拉着明思泽往外走。

    明思泽十分嫌弃甩开了他的手,“太丑的人不要靠近。”话虽然这么说,但人还是跟着他走了出去。

    夜睿扶着左小右,轻声道,“放心吧,很快就会没事的。”

    左小右点点头,但还是忍不住问江浩东,“江医生,我哥哥什么时候会醒?为什么他已经恢复了还没有醒?”

    若森一旁接口道,“小姐,每次少爷病发后都会沉睡一阵。时间不定。”

    “每次?”左小右脸色一变,虽然她知道以前肯定不止一次发作过,可是每次是什么意思?难道还很频繁吗?

    她看向若森,“哥哥是什么病?为什么……”深吸一口气,“病发时会变成那个样子?他,他是不是经常这样?”说到最后声音不受控制的哽咽着。

    若森脸色十分难看,“两年前几乎每月如此。后来东叔研制了新药每月注射,四个月前有一次偶尔受到刺激,曾经病发过一次,这是今年第二次。”看了她身后的夜睿一眼,愤怒道,“如果不是他把少爷带进味道那么刺激的花田里,少爷怎么可能会病发?!”

    花田?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他,“所以哥哥是花粉过敏?”花粉过敏会这么严重,更严重的是,“你知道哥哥花粉过敏你怎么不告诉我,怎么不制止他?”

    怎么可以在事发后说出这种没用的斥责别人的话?!

    若森惭愧地低下头去,“我并不知道那里会有那么大块的郁金香田。”而且就算知道他也无法制止左少卿要亲自把佐依夫人的画像送到塔楼里的决心。

    夜睿柔声道,“好了,好了,左右一个严重的花粉过敏而已。下次记得就好了。既然明思泽来了,可以想法子治治。”摸了摸她的头,“不要担心了,操心会变老。”

    左小右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人家哪里有变老。”看向左少卿轻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世间果然无奇不有,我以前只觉得过敏引发人窒息已经很可怕,没想到还会有像哥哥这样的。”

    简直就是现实版本的绿巨人。。

    若森看了左小右一眼,叹了一口气,那些溢出喉咙的话在夜睿那似有似无的威压下,又咽了回去。夜睿不想让左小右知道真相,少爷也一样。

    夜睿实在不愿意左小右那两眼不眨地盯着左少卿看,便道,“小舅子需要休息,不如我们下楼等。”

    左小右摇摇头,“我是哥哥唯一的亲人,他一定希望自己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我。”看着夜睿正色道,“夜睿,哥哥和我不一样。我还有你,可是哥哥他,只有我。”

    话到这里夜睿如果再执着,为难的就该是左小右了。但是,他也不是就没招了。

    夜睿淡淡地扫了一眼江浩东,“等他醒来,检查看看他有何不妥?”

    眸光一扫,星光璀璨,江浩东立刻会意。

    他走到左少卿面前,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又搭了脉,最后两指捏住左少卿左脚大拇指,使劲一用力。左少卿眉毛一皱,下意识收回了脚。

    江浩东看向夜睿,“少爷,人醒了。刚刚查过,不过是有些力虚。”

    左小右哪里知道夜睿跟江浩东打的哑谜,在左少卿蹙眉的一瞬间就扑到了他面前,紧张地等待着他睁开眼。

    直到她看到左少卿微眸的眸子看着自己,眼里闪着惊喜的光芒,左小右知道,自己留下来是对的。哥哥想看到自己。

    “哥哥,你觉得怎么样?”左小右关切地问,“累不累?还有没有哪里疼?”

    左少卿摇摇头,脸色有些发白,然笑容依然如旧,语气淡淡,“看见了?”

    左小右点点头,眼里不自觉留下泪来,眼眶发红,声音发涩,“哥哥,这些年受苦了。”

    看见这样的左少卿左小右只觉得这些年孤儿院的生活太幸福,太幸福。

    左少卿微微阂了眸子,叹了口气,声音虽轻却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威严,“自去领罚。”

    他交待过不让左小右进来,可是她却什么都看见了。若森可是学会阳奉阴违。

    若森恭恭敬敬地垂下了头应了声“是”,看向左小右,“请小姐照顾好少爷。”

    “等一下。”左小右连忙叫住他,看向左少卿道,“哥哥不要怪他,是我自己想进来想要陪着哥哥。不要罚他好么?不然罚我,罚我吧?!我什么都不怕。”

    左少卿轻笑,“我刚刚认回你,又怎么舍得罚你。”冲若森道,“小右为你求情,这次便算了。”

    若森又恭恭敬敬地朝着左少卿和左小右都鞠躬道谢,这才退到一旁,在左少卿不远处,与西蒙正对而立。

    夜睿站在左小右身后,双手怀抱,居高临下地看站他,“明思泽到了,有没有兴趣聊两句?”漫不经心补充着,“不是症状缓解后还要注射?”

    左少卿眼眸一闪,看向左小右,柔柔地笑着,“我换身衣服。”

    这是应了夜睿的话,要聊两句的意思了。

    左小右虽然觉得有些着急,但是毕竟要看病要趁早。她再一次觉得夜睿做得很对,立刻起身往外走,还不忘吩咐若森,“小心哥哥的伤口啊。”

    看着左小右一步三回头的担心模样,左少卿笑弯了眼。等夜睿等人都走出了房间,左少卿坐了起来,并不着急洗沐,而是看着若森,淡淡地问,“说说这几个小时发生的事。”

    若森详细地说了,提到明思泽时,他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少爷,有神医在,您的毒一定很快能解。”

    左少卿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那可不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