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幸福满好的景像
    :

    “白公爵知道真/相后,直言要去女皇面前告她蓄意谋夺白家产业。却不知他身边的新亲信都已被佐薰收买,圣诞节当夜克莱斯家族的人扮成匪徒进入白家,给佐依夫人灌下了粟基毒液,更以解药和刚出生的小右威胁强迫佐依夫人给白公爵喝下粟基毒液。仓促之下,佐依夫人故意放了一把火,将人引开,让我带着小右从密道逃跑,远离克莱斯家族。”

    左少卿眸中看不了情愫,恨与痛似乎都没有,只有淡淡的嘲讽,“那些人当着白公爵的面要求佐依夫人喂下他喝下粟基毒液。他们残忍地让她亲手把自己的爱人变成一个只会性/交的畜生。”

    “人世间竟然有这样的家人,有这样的族了,为了所谓的百年家族的利益而把亲人当作积累财富的工具。”

    故事听完了,夜睿眼中尽是不屑,“不侵吞别人的产业,又如何继续享百年大族的荣威?!近百年来都是如此。克莱斯家族的女人遍布政治中心,哪一个上/位者的身边没有一个克莱斯家族里的女人?只不过到了佐薰这一辈连女儿都生不出来,嫡系只有佐薰和佐依。她竟以一人之力蚕食了欧家、白家……”

    左少卿勾了勾唇,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夜氏如何?”

    夜睿冷冷一笑,“区区一个夜氏,我还不看在眼里。”话峰一转,“只不过她想要也不那么容易。”

    左少卿眸光一亮,“原来如此,左少意将夜氏为人肉炸弹。”

    夜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故事讲得不错,却不是正题。”

    左少卿从抽屉里取出一份资料放在他面前,“不易居这些年埋在克莱斯斯的死士名单。”

    左少卿所谓的死士跟真正意义上的死士有些区别,是不易居在克莱斯家族企业里的一些重量级高级管理人员,关键时刻可以自爆让企业陷入财政危机。

    夜睿挑了挑眉,将文件拿在手里飞快的过了一遍,面无表情道,“看起来很有诚意,只不过查证起来有些麻烦。”

    左少卿无所谓的摇摇头,“合不合作端看夜少的意思。以我一人之力,这两年,他们也该完蛋了。”看向夜睿,“当然,以你那边的计划,她也到尽头了。”

    两人异口同声,“不如先撤了我们的私人恩怨,先灭了克莱斯家族再说?!”

    “好。”又是不约而同。

    两人分别嫌弃地看了对方一眼,而心里却都有了一抹淡淡的英雄所见略同的默契。

    最后,夜睿看了左少卿一眼,“你的粟基毒液什么时候中的?”

    左少卿袖手收了茶壶,茶盏,漫不经心地道,“逃离z国的时候在海上被他们找到了,我们人手有限,他们也没有几个人,有海警他们也带不走我,趁乱给我注射的。”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可以想像那时一定是一番残酷的缠斗。

    为了赶杀绝,竟然连小小稚童都不放过。

    左少卿道,“家仇也好,私人恩怨也好。我不想小右参与其中,更不想她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被自己新阿姨害死的。”

    夜睿淡道,“放心。”

    这个世上,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左小右的眼泪,可她偏生还爱哭。

    左少卿收了一应茶具,拄着手杖艰难起身,“故事讲完了,访给小右一个交待。”

    夜睿挑了挑眉,“商量一下婚事?你刚刚可是跟左小右这样说的。”

    左少卿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相对婚事,小右应该更在意我的过敏症如何治疗。”

    他刻意将“过敏症”三个字咬得重些,夜睿站了起来,反正他和左小右的婚礼,也不由他说了算。

    左小右本来半倚在床上翻了床头的法语书看着,没想到最后竟然睡着了。

    醒来时房间都变黑了。

    糟糕!

    左小右连忙跻着鞋子跑了出去,果然不易居各处已经亮了灯,巨大而奢华的吊灯似璀璨的灯光,漫天繁华。

    左小右扶着栏杆往下看,就见一楼大厅巨大的落地窗前,坐满了人,江浩东手里还拿着笔记本,时不时认真做笔记的样子,让左小右相信他们就是在讨论左少卿的病情治疗方案。

    他们在开就好。

    左小右打消了下去一起听的想法,现在下去肯定会打断他们的。她等到时候问夜睿或者哥哥也是一样的。

    明思泽懒懒地支着头,吩咐一侧的江浩东,“翡翠如意枕一个,全功能自动冲便器一个,毛巾六条,浴巾三条……”

    江浩东都一一认真的记下,时不时还狗腿地递给他看看,“师傅,您看还有漏下的吗?”

    左小右手扶着晶莹的水晶围栏,下巴枕着手背,看着客厅的画面,只觉得宁静而满足。

    夜睿一身黑色休闲服,慵懒而随意的坐着,随意的姿势就那样风华无双,恣意潇洒;左少卿坐在他身侧,一袭白衣,随意风流,温文而雅,坐在一起那样相得益彰。他们身后着永远都在西蒙和若森,面无表情的样子也那样可爱。

    明思泽一派斯文,看起来那样精明,可是徒弟江浩东那样呆萌,师弟祁佩东却长得那样清奇。

    左小右看着他们感觉,心里好满足。

    这就是自己的家啊,哥哥,爱人,朋友。呃,严格的说江浩东还不算朋友,辰亦梵……

    左小右不自觉地扬起了唇角,自己终于有了生死之交的朋友。

    大大的眼睛满足的弯了弯,一定要尽快为辰亦梵物色一个男朋友。

    感受到她炙热的目光,夜睿抬眸望去,就见那小小的人儿趴在楼下双目灼灼地看向自己。冷肃的神情不自觉柔和,唇角微扬,远远地冲她所在的方向伸出了手。

    左小右见状,飞快地冲向楼梯,像穿越从林的精灵,轻快而愉快地向他跑去。

    精致的小/脸张扬着明媚幸福的笑靥。

    因为夜睿的目光,所有人都抬眸看她,而她的神采却只为他而飞扬。明眸里只有他一人的影子。

    “夜睿。”左小右将手交在夜睿伸出的手中,看着左少卿甜甜地笑着,“哥哥,现在讨论哥哥的治疗方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