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漂亮的赢了
    :

    “你长得挺漂亮的。”

    围观的群众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左小右循声望去,但是人很多,她并没有找到是谁在为她说话。她还是十分得体地冲声音发出来的发向笑了笑,“谢谢你!”

    “哇哦!”

    八卦的人群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不断有人冲左小右竖起了大拇指,“说得好。穷人也可以有爱情,灰姑娘也可以变公主。我们挺你!”

    “左小右,幸福地生活着。告诉那些有钱人,咱们穷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就是,搞半天原来是豪门诡计。”看客们看向艾莎的眼神,脑洞大开,“难怪从她出现开始夜少都从来没有跟她一起出现过。”

    “不对不对,出现过一次,就是有一次吃饭……不过谁知道是不是怎么安排的呢。电视剧不都那样演的么。左小右既然敢当众跟她对峙就说明人家有底气。要不然艾莎小姐一句话都不反驳。”

    “是啊,肯定是理亏。要真是像她之前在新闻上说自己从小跟夜少一起长大,怎么会不知道他喜好,还不如左小右一个刚刚出现几个月的人呢。”

    “就是,就是。”

    观众们自动加戏,已经将豪门婚姻自行脑补了一集。

    夜睿从始自终都没有说一句话,静静地看左小右表现。

    这是他第二次看见这样的左小右,第一次是被人p了果照在学校的校庆上放,左小右也是这样冷静而理智的面对众人分析,甚至为了证明还差点当众给人看肩胛骨的伤痕。

    这一次,也一样。

    有理有据,循序渐进,以强示弱,用自己平民的身份引起所有围观群众的共鸣,再直击艾莎不理解夜睿的软肋增加事件的说服力,最后又是一番陈述,将自己引为平民的代表,让所有人在对她刚刚产生信任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强好感。因为无论什么时候,群众代表总是会得到更多的拥戴。

    左小右,是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那种人。遇强则强,环境越恶劣她则反弹地更大。

    不愧是白公爵的后人,当年白家祖先也是平民出生,在二战时以一人之力救下某连对上百性命。正是因为这件事,白家才会破例被封封爵。

    看着这样的左小右,夜睿心里产生一股从来都没有过有骄傲感。他一向傲慢,自己所得一切都认为理所当然。可是看着现在的左小右,他很骄傲,这是他的女人。

    左小右,当她尽数绽放的时候,一定会更美。

    艾莎看着突然一边倒的人言,简直就想大骂这些群众脑残。可是为了她名媛的人设,她还是得继续演,因为她真的很喜欢夜睿。

    她看着至始至终都揽着左小右的怀抱,恨不得立刻把左小右扯出来扔到地上狠狠地踩几脚。

    她近乎痴迷地看着夜睿,小声地哀求着,“睿,我知道这几年你一个人在z国你很孤独很寂寞,没有关系的,我会等,等到你回心转意……”

    夜睿眸光一冷,只余光扫过她的身上,最后却落到一直站在一旁同样被左小右的风姿惊艳到的辰亦勋,冷冷地嘲讽,“怎么?还不带着你那有妄想症的表妹回去治病。”圈在左小右腰间的手紧一紧,“万一哪一天她又让左小右背上什么闲言闲语了,我一定会把她送到im精神病研究院让人好好研究研究。”

    艾莎简直不敢相信夜睿会说出这样的话,im精神病组织专门研究人类大脑,并不是平时意义上的精神病。而是收进一些植物人、死囚、或者刚刚脑死亡的人脑,研究人类大脑移植的可能性。

    夜睿,竟然要把自己送到那种地方。

    艾莎心痛嫉妒地要发狂,但是夜睿那森冷地目光却让她不寒而栗,她下意识抱住辰亦勋的胳膊,求助,“哥!”

    辰亦勋却仍痴痴地看着左小右,唇角莫名扬起一抹笑意。这样的左小右,也很明媚照人。纯纯的素颜,小小的身体却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不卑不亢,从容有度,以逞强去示弱。

    不算大的小心机,那样可爱让人心动。

    其实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不管她做什么总是好的,都是迷人的。

    艾莎在辰亦勋地眼里看到了对左小右的野心和占有。她心思一动,柔柔地靠向辰亦勋,“哥,左小右跟睿,很配吧。我们走吧。”

    很配?!

    辰亦勋眸光一冷,金丝眼镜后闪过一丝寒芒,冷冷地看向夜睿,“夜少美人在怀自然不认前任。感情上的事,好聚好散。就凭你要送艾莎进im这番话,克莱斯家族和我们辰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终会有一天,我让大众看到,你和艾莎曾经的证据。”

    夜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证据千万要做得逼真些,否则就没意思了。”

    啪打了个响指!

    西蒙立刻上前一步,“少爷!”

    “清路。”

    西蒙立刻同夜睿居的保镖上前将辰亦勋和艾莎隔开,夜睿揽着左小右径直从人群中穿过。

    “左小右,加油,好好幸福给他们看。”

    身后爆出一阵阵激动的呼喊。

    夜睿掐了一把左小右紧绷的腰线,轻笑,“紧张什么?”

    等终于离开了人群,左小右立刻紧张地看着夜睿,“我刚刚那样说没有问题吧?会不会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脑洞进入套路模式,“会不会影响你公司的股价,别人对你的看法?”

    其实她现在是有点后悔,虽然大家的喝彩声让她很高兴,可是,她真的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影响夜睿的事业。

    毕竟她提了克莱斯家族,还有夜老先生。

    夜睿的父亲可是不只一次的说不让夜睿做董事长了。

    夜氏是夜睿十八岁开始重新振兴起来了,不让他当董事长就等于夺走了他这些年的心血。

    她这样,是不是意味着跟夜老先生开战?!

    夜睿看着着急担心的样子,不满意地皱了皱眉,“左小右,我看你是一点都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是不是?”

    “不是啊。”左小右一脸茫然,这跟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有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