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自行车教学
    :

    西蒙道,“少爷,找到那个品牌的自行车厂家了。是m国的厂家,如果今天要定下来的话,只能让夜唯去签约了。”

    夜睿不以为意地挥挥手,“你去安排。”

    左小右有些不懂,“为什么一定要买自行车厂?”

    夜睿摸了摸她的脑袋,“因为心情好。”

    虽然有膈应售货员的原因在,但是主要还是左小右难得问自己开口要东西,只送一辆自行车,有失自己的身份,索性送个自行车公司。

    左小右表示自己还无法理解这种散财表达快乐的方法。

    看着夜睿推着自行车,问,“要从这里骑回去吗?”

    从保安亭沿着沙滩一路骑回到夜睿居的感觉……

    左小右眯着眼睛幻想:她可以坐在车后坐,抱着夜睿的腰,靠着夜睿的背,哇!也好浪漫哦。

    “左小右,你是猪吗?!”夜睿戳了戳她的鼻子,“没看到我要教你骑车么?!”

    左小右睁开眼睛,不满意地挥开他的手指,“不要老戳我的鼻子嘛,戳扁了真成猪鼻子了。”

    什么嘛,还以为他要骑车带自己回去。美好的想像瞬间破灭。

    左小右单手扶着车把,冲夜睿挥挥手,“不用教我,我自己学好就了。你回去吧。”

    听说学骑车的时候总得摔上那么一两次,好不容易最近形象有所好转,她不想让夜睿又看见自己被摔得狼狈的样子。

    夜睿已经扶住了车后坐,“左小右,不要质疑我的决定。”

    是,不能质疑。人家只不过是想学好车,美美地骑给他看。

    但是,她确实改变不了夜睿的决定。

    战战兢兢地上了车,车头不断的晃动着,好不容易平衡好了车头,车轮仿佛陷在沙地里又踩不动了。

    “左小右,不要怕。我在。”夜睿在身后冲她喊。

    海风吹散了他的语句,被送到海平面上,轻浮了大海的温柔。

    左小右点点头,深吸一口气,斩断了所有的畏惧,使劲地踩动着脚踏板。很快车子就松动前进了。而且越来越快,由原来的踩一脚晃两晃变得平稳而轻松起来。

    左小右一喜,“夜睿,你松手看看。我好像会了。”

    夜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早就松手了。”

    哈哈……

    “我会骑了!”左小右得意地笑着,随之车轮辗过了一块石头,车子被弹跳而起,灵巧的车头很快被弹的一偏。

    “嗳!”左小右连忙去稳定车头,然后车头没有扶住,反而使得整个车子偏向一边,重重的摔了过去。

    “完蛋!”左小右心里一阵惨叫,就在她以为自己肯定会重重地摔倒在海滩上的时候,身子已经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两人齐齐倒地。

    “左小右,你可真笨。”夜睿被左小右压在沙摊上,拍了拍她的脑袋,“看见石头不会绕一下吗?”

    “我还不会绕嘛。”左小右呐呐地解释,当车子保持稳定的时候她根本不敢动一下车头。

    怕把他压坏了连忙就要从他身上爬起来。刚刚如果不是夜睿冲过来,现在摔在沙地上的人就是自己了。

    “别动。”夜睿抱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身子一侧,随即将她压在身上,又是常规的男/上/女/下。

    左小右心疼的摸/摸/他的后背,柔声问,“痛不痛!”

    夜睿半撑了手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鼻尖摩挲着她的鼻尖,“不痛。”幽瞳一沉,声音带着性/感的喑哑,“左小右,我想在这里。”

    左小右摇摇头,“我喜欢在家里。”

    夜睿咬住她的唇,“男主外,外面的事我说了算。”身子一沉,绯唇已经含/住了她的。

    最后他还是只给她一个绵长的吻,而左小右也在几次摔倒后终于学会了骑自行车。

    海风吹起波浪,偶尔有海鸥掠过也很快离去。狭长的海岸线长长的漫延着,金色的黄金海岸边无限的向往延展。

    阳光笼着海滩上那对骑行的身影,美好仿佛临海的油画。

    夜睿的西装外套已经脱下,只穿着马夹衬衫,领带微微有些松开,海风哄散了他梳理整齐的头发,仿佛十八世纪的洋学生,英俊,器宇轩昂。

    左小右坐在车后座,胳膊上挂着夜睿的西装外套,单手圈住男人坚实的腰身,脑袋轻轻地偎着他宽厚的脊背,眉眼间全是笑意。轻风带起裙摆,露出交叠的脚踝,精致美好。

    她没有向夜睿提过这是她想要的画面,可是夜睿给她了。

    这,算是默契吗?

    左小右幸福的眯弯了眼睛,就连微露的牙齿都带着笑意。这希望从海滩回夜睿的路长一点再长一点,她可以靠的久一点,更久一点。毕竟夜睿很忙,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很多。

    感受到后背的颤动,夜睿笑道,“在想什么这么高兴?!”

    笑得他都感受到她的颤抖了。

    左小右把小/脸在他后背蹭了蹭,“感觉自己好幸福好幸福,你说,我们会幸福一辈子吗?”

    “一辈子?”夜睿扬了扬眉,“保证你性/福五十年没有问题,一辈子可不好说,不过我会努力。”

    左小右捶了一下他的后背,不满,“为什么不能一辈子!我要一辈子!”

    “据说男人六十岁以后就容易不举,以你男人的能力多挺个二三十年没有问题。一辈子……”他没有回头,语焉调笑,“左小右,你真的越来越色了。”

    晕!

    左小右简直无语到了极点,“我说的又不是这个。”

    这个男人真是,荷尔蒙是漏在外面的么!

    但是,还是感觉好幸福。

    左小右仰着脑袋伏在夜睿的背上,看着蓝天白云,看着飞旋而过海鸥,只觉神奇而梦幻。几个月前她还觉得夜睿是她的噩梦,然而转间他给了她无上的荣宠。

    美好和现实都是会冲突。

    在夜睿居门口,左小右刚刚跳下车,就遇到从后园逛回来的夜文龙和佐薰。

    “睿儿,小右。这是去哪里了?”佐薰亲切地向他们打招呼。那温柔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温柔美丽的母亲的模样,让左小右忍不住想要回答。

    夜睿揽着左小右地腰嘲讽地勾了勾唇,“去哪了?来告状的那两人难道没有告诉你吗?”又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们两一眼,“当年你给我喝的是春/药,可不是变白/痴的药。”

    夜文龙脸色立刻一沉,“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当年那件事跟薰儿没有关系。我不许你再污蔑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