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向全世界证明
    :

    “哦?”夜睿眸色一冷,满脸讥讽,“这种女人还需要我去污蔑么?自带龌龊!”

    眼看着夜文龙就要暴跳起来,佐薰连忙拍拍他的肩,柔声道,“好了,好了。清者自清,总有一天睿儿会知道相信真相的。”

    “可是,二十年了,他已经……”

    “够了,要演戏回m国去演,少在这里恶心我。”夜睿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径自带着左小右上楼了。

    “你看看,你看看。”夜文龙看着夜睿的背影气得都要喘不过劲了。最后,还是轻叹一声,“希望勋儿能争点气。”把左小右给抢过去。

    佐薰眸不一闪,柔柔一笑,“勋儿可是我们家族这一代的骄傲,他呀,就是没有你这样一个能干的爸爸,要不然也不会比睿儿差。”

    这马屁拍得顺溜又柔软,说了夜睿又赞了夜文龙。因为她知道,夜睿总归是夜文龙的骄傲。

    夜文龙轻嗤一声,眸中却带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傲色,“勋儿可比夜睿强上不止一百倍,起码,就尊重长辈上,比夜睿强上一千辈。”

    佐薰笑着谦逊了几句,眸中闪过一抹嘲讽。夜睿有夜睿骄傲的资本,他所得的一切几乎都是自己拼回来的,而辰亦勋却有太多的家族依仗。

    左小右一面替夜睿解下解囊,一面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艾莎他们来过了?”随后恍然大悟,“靳叔打电话了?”看着夜睿摇头,接着猜,“发信息?”

    “笨蛋!”夜睿就手戳了戳她的鼻尖,“刚刚回来的路上遇到了。”

    “什么嘛。我刚刚又没有看到。”左小右将领带挂回衣橱内,正要转身,夜睿就势将她按/压在厨门上了,从身后捏着她的脸颊亲了过去。

    左小右双手扶着橱门,小巧的身子被迫顶向橱门,脖子后仰,伸出一道弯弯的流线。因为姿势的缘故,唇齿之间无法严丝合缝,很快唇角就有了一股浅浅的凉意。

    “唔!”左小右推他,好害羞,口水流出来了。

    “左小右,我想这样。”夜睿松开她,修长的手指捏住精致的下巴,拇指抚去她唇角的透明液体,色/情地摩挲地樱粉的唇/瓣,眼眸毫不收敛地释放着原始的野性。

    左小右脸一红,扶着橱门,轻轻地点头,小小声地应着,“嗯。”

    转眼间衣裙落地,少女曼妙的身线在衣橱前被拉伸出一道道优美的弧度,雪色肌肤在白色的衣橱下显得更加晶莹剔透,仿佛餐盘上剔透的食物,闪着诱人的光泽。

    “抬高点。”炙热的手掌拍了拍少女挺俏的小臀,沙哑的声音带着难以抑制的渴望,于唇齿间辗转出令人沉醉的性/感。

    “嗯~”身体有些轻微的疼痛,却让她不自觉迸出了羞人的轻吟,听话的迎命着男人的命令。

    随着异物的驱入,身体被瞬间充满,左小右难耐地轻蹙了眉头,贝齿微咬着红唇。他们有过各种各样的姿势,夜睿怜她窄小怕她受不住,这是他们罕见的姿势。

    “宝贝,放松点。”大掌掠过少女曼妙的脊骨,缠上玲珑的胸线,手指微动,轻拢慢捻,亲吻同时来到她敏感的肩胛,半吻半咬,轻轻重重缓解她的僵硬。

    “夜……夜睿……”左小右轻轻地哼着,小声的抽泣,“我,我站不住了。”

    她的话仿佛是一种激励,狠狠地刺激地着男人的骄傲,让他不断的进入冲刺着,“宝贝,我会认为你这是在邀请。”

    “没,没有。我,受不住了。”左小右可怜兮兮的哭,却不知她这番模样引得夜睿越发上劲。

    他狠狠地掐住那纤细地腰身,重重的顶撞着,咬着她的耳朵,一阵声声地低吼着,“左小右,就喜欢你在这个时候看你哭的样子,好喜欢,好喜欢。”

    “你,变/态。”左小右胡乱地擦了一下脸,脑子已经开始迷糊,身子已经软成一滩水,凭他主控。嘴里却还在一声声的指控,“你变/态,呜呜……”

    “还有更变/态的。”男人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将她一条腿放了上去,掐住她的腰身往上一提,左小右只得一条腿搭在椅子上,一条腿却悬空地被贴在橱壁上,沉沉坠于某个点上。

    于变/态中开始的春色在结束时门外响起了靳叔的声音,“少爷,可以用晚餐了。”

    左小右软软地伏夜睿的身上,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我吃不动了。”

    夜睿掐了还带着潮色的粉/颊,没有退让,“晚上还有呢,不吃没有力气。”

    “为什么?我真的没有力气了。”虽然过程中确实有种奇异的感觉,但是,真的好累,好累。而且,事后想想都会感觉好羞耻。

    “因为宝贝明天要上学。”夜睿咬了一口布满了齿痕的肩胛,给出合理的解释,“我刚刚向你求完婚,全世界的闲人都在看着。如果你明天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学校,大家都会认为我不行。我这是在向全世界证明你男人的能力。”

    这都什么逻辑,当所有人都跟他一样变态么!

    左小右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跟不上夜睿的脑回路。

    而当然,夜睿真的非常成功的实现了自己想要向全世界证明的能力。

    因为第二天左小右起来的时候,真的有些虚脱感,双眼发直,吃早饭的时候,拿菜的手都抖个不停。

    “要不要喂你?”夜睿得意地看着自己努力耕耘后的效果,友好地问。

    “不用。”左小右赌气地换了叉子叉起了盘子里夜睿吃剩的半个包子,哆嗦着塞进嘴里。

    这个男人,真的,不仅精神变/态就连体能都如此变/态。昨晚后半夜她怎么睡着都不知道,而且醒来的时候,分身还在她体内,一早醒来又做了餐前运动。

    佐薰含笑着看着眼前这副画面,眼里闪过若有所思的笑意。

    夜文龙突然开口道,“今天我们就搬出夜睿居,住酒店。”看着夜睿面无表情的样子,脸色一沉,正要发怒,佐薰轻轻地拉住他,看着夜睿柔声解释,“本来看到你现在过得好,小右又是那样好的孩子。我们就该回去的,但是女皇陛下知道我在这边就委托我去拜访几位旧友。住在这里恐怕对你造成不便,我们还是搬去酒店住。”

    夜睿冷冷地扫她一眼,“怎么?不过就被盯了几天就受不了了?这么急着逃走。”

    左小右默默地吃着饭,默默地听着夜睿对佐薰他们冷嘲热讽,只觉得压抑无比。

    以前觉得没有父母的自己很可怜,可是现在觉得有父亲的夜睿也很可怜。

    有什么比亲人不相信自己更让人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