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接受威胁
    :

    “你简直就是魔鬼,真正的变/态!”左小右龇目欲裂,身体剧烈地颤抖着,“那么小的孩子,那么小的孩子你怎么下得了手!”

    一颗心被狠狠揪成了一团,强烈的窒息感让她不断的抽/搐着,不只是为夜睿,也为左少卿。

    画面上夜睿的模样跟那天在不易居看到的左少卿一模一样,只不过左少卿膨/胀的只是下肢,而夜睿,是全身。

    什么过敏症啊,明明就是中毒了啊。

    左小右痛不欲生,眼泪完全无法抑制地滚动着。所有人都瞒着她,就连初来乍到的明思泽都不着痕迹地瞒着自己。

    所有人都知道的真/相,只有她被傻傻地沉浸在他们为她编织的幸福里。

    左小右,你真的是个笨蛋!

    悲痛的眼泪模糊了视线,愤怒激起了最深处的仇恨。

    “我要杀了你!”

    从来不曾有过的歇斯底里,左小右一把握住了桌子上的餐刀,带着满心的痛与恨,毫不犹豫地向佐薰刺了过去。

    “小右,不要冲动。”辰亦勋飞快地握住了她的手腕,就去夺她手里的餐刀。可是他竟然掰不动。

    仿佛用尽了生命的力气,那一颗颗纤细地手指紧紧地拈着白银制的手柄,坚定地没有一丝动摇。

    “小右……”辰亦勋看着眼前的左小右,巨浪一阵阵压过胸口,沉闷闷地攫取着心口处那一点空气。

    左小右从来都是纯真娇柔的模样,他曾经以为她最迷人是那小鹿般的眼眸,会惊惶的逃窜,会弯出明媚的笑靥……原来,最迷人是此刻,那样娇小的人儿拼尽全力维护爱人的坚定和绝然。

    她掉下的每一滴眼泪都砸在他的心上,他羡慕夜睿可以令她神智尽失也要为他“报仇”,他更痛恨夜睿夺走了她的心,夺走了她所有的美好令她的一切都因他而绽放。

    她实在握得太紧,辰亦勋只得先使劲掰开她的一枚手指。

    “放开我。”左小右凄厉而尖锐的叫着,挣扎着。

    阳光下,耀眼的寒光闪过,清凉的空气中瞬间散开了淡淡的血腥味,鲜血从半空中一滴一滴滴落在雪白餐盘上,溅起小小的血线。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左小右竟然用另一只空余的手飞快的抓赶快叉子向佐薰刺过去。而左小右也没有想到,她孤注一掷地最后,那尖锐的利刃还是没有刺在佐薰的心脏,而是插在了辰亦勋的手心。

    “云嫂!”辰亦勋皱着眉叫过云嫂把桌上的一应餐具尽数收手,直到桌面光滑的一点东西都不剩。他才握住了餐叉看着左小右,轻声问,“解气了么?”看着她手心里那把紧握的餐刀,指着自己的心口,“如果不解气,这里……”指着脖子的大动脉,“还是这里,都可以。”

    从左小右变成表妹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心就死了,如果能死在她手里,她的性子一定会记自己一辈子,一定会。

    “为什么要这样?!”左小右睁大的眼睛,看着那不断滴落的鲜血,眼泪咻然而下。被冲击出来的满身戾气顷刻间支离破碎。

    握着刀具的手一松,怆然跌坐在椅子上,身体仿佛被抽空了般不断地颤抖着。

    辰亦勋将落地在桌上的餐刀扔了出去,握住扎进掌心的餐叉狠狠地拔了出来。

    左小右那一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分保留也没有,并不尖利的叉头被拔/出来的时候带翻了掌心的皮肉,露出森白/带血的骨肉。

    辰亦勋却仿佛不知道痛,只是取过自己面前的餐巾默默地将伤处包裹了。看着左小右茫然垂泪的眼眸,轻笑,将包了手递了过去,轻笑,“看,一点都不痛,也不可怕。”

    左小右别过头去没有看。

    她恨自己没用,恨自己只知道哭,恨自己没有聪明的大脑没有智慧把眼前这个女魔头一网打尽。更恨自己竟然于此刻为辰亦勋心软。

    她告诉自己他们是一伙的,可是当她看到那血肉外番的手掌时她退缩了。

    为什么要为他们心软,他们对夜睿做下那种事情时,一点都没有手软。

    左小右此刻恨死了自己的心慈手软,却偏偏再也鼓不起勇气再去政风刺他一刀。

    “云嫂,先给大少爷处理伤口,让医生过来。”佐薰淡淡地吩咐。

    由始至终佐薰都只是那样优雅地坐在位置上静静地看着,镇定的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只有她自己明白,看着左小右向自己扑过来自己的恐惧和惊讶。

    跟辰亦勋一样,她怎么都想不到看着那样娇柔的左小右竟然会对自己起杀心,而且连续两次。

    掩了心里的所有讶然,佐薰淡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会有粟基毒液的解药,杀了我,他们一生都必须活得小心翼翼。”烈艳的红唇勾起一抹藐视,“生命,也会越来越有限。”

    左小右终于抬起头,冷冷地盯着,“什么意思?”

    佐薰淡笑,“粟基跟普通的催/情药可不一样,一旦服下,则终身潜伏体内,除非服用解药。”暧昧她扫了眼她衣领下某处红痕,“粟基的力量,你应该感受得到。体力和生命力提前消耗着,又怎么可能会不提前死亡!”

    左小右恨死了她轻描淡写地谈论着夜睿的生死,压抑着再次蓬发出来的怒气,冷声问,“说你的条件!”看着佐薰齿间磨着仇恨,“你跟我说这么多,到底想干什么?!”

    到现在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佐薰费劲心思把自己绑来并不是为了威胁夜睿。

    佐薰眼里闪过一抹赞扬,不吝赞许,“不错。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思考,不愧是我克莱斯家族的嫡女。”

    左小右厌恶死了她这副模样,沉声道,“不要浪费时间了。说吧!”

    佐薰看着她,笑容温柔的不像话,话语却卑劣不堪,“离开夜睿,回到克莱斯家族。”

    “休想!”左小右扬起下巴,眼里尽是不屑,“我不会离开夜睿。如果你用夜睿威胁我,那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如果夜睿明天死,我就不会活过后天。”

    眼里闪过一抹凄凉,“夜睿那样骄傲的人,如果知道我因为这样的理由离开他,他一定不会原谅我。”字字句句,铿锵有力,“相比分手,夜睿一定更高兴我跟他一起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