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清晨一色
    :

    辰亦勋站在她身边,镜片后的眼眸讳莫如深。略一沉吟,问道,“薰姨真的觉得用这样大的代价将小右带回家族值得么?毕竟为了建这个岛,我们用了五年的时间,投入了那么多钱。”

    佐薰扬起了那妖/娆地红唇,“自然是值得的。克莱斯家族的嫡女将会为家族创造无上的价值。”

    辰亦勋没有说话,他并不认为左小右会任她摆布,“万一小右将来跟她母亲一样顽固不化呢。”

    佐薰轻笑着,“克莱斯家族传承百年的秘药……”看向辰亦勋,“我从来没有试过,不过,这次可以试试。”

    辰亦勋眼皮中闪过一抹惊讶,“薰姨想给小右喝下忘情水?”随后眉眼间闪过一抹了然,“也是,断情绝爱才是克莱斯家族继承人必备的技能。”

    佐薰赞许地点点头,“不错。这个世上最累赘就是情爱。当年佐依为了所谓的爱情背弃了家族训育,自取灭亡。而现在……”眼里有些不屑又有些不解,“无坚不催若夜睿,如果不是左小右又怎么可能钻了夜睿居的空子。情是强人的弱点。”轻嗤一声,“这些年,我们在夜睿身上动了多少手脚,还不是被他避过了。可是现在,为一个女人守贞?!嗤!一个左小右就能要了他的命。”看向辰亦勋,“勋儿,你是家族这一辈的骄傲,千万不要做这种痴情的傻事。自毁前程!”

    辰亦勋点点头,“薰姨放心,勋儿不会。”

    他只爱过左小右,可是她成了自己的表妹。这一生,他还能再为谁动情?

    “对了,你那个小弟的死,就不必说你父亲知道了。”佐薰转地身,背倚着栏杆,半眯了眼睛看着他,“我说的可不是不云那孩子。”

    辰亦勋接近话,“是,薰姨说的是夜睿居那个人。”不解问,“薰这次为了小右折了这样大一个据暗桩,也是值得?”

    夜睿居的叛徒正是辰亦勋父亲在外面的一个私生子,身份地位等同于辰亦梵。因为母亲不如辰亦梵母亲聪明,一直被养在外面。当时夜睿正被靳文带走,佐薰为了跟踪夜睿的行踪,便将那孩子送了过去,并以他亲生母亲相威胁。那孩子虽然并不聪明,但是佐薰一直从来不曾真正启用他,所以一相不曾被怀疑过。

    百次忠诚就是为了最后一次的背叛。

    辰亦勋看着佐薰美丽的面容,有的时候他也看不穿他这个阿姨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明明一切都以利益为前提,可是这次却为了一个小小的左小右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

    佐薰勾了勾唇,“家族子嗣凋零,这一代只有你一个是好的,女孩却一个都没有。”叹了口气,“我早些年坏了身子,也要不了孩子,克莱斯家族若再无新血,家族如何延续!”

    这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辰亦勋却是不相信的,他不会相信眼前这个为了利益可以害死好友,逼死亲妹妹的女人会有这样的胸襟。

    海平面上旭日渐起,璀璨的光芒似万千道利剑划破暗淡的天际。

    夜睿睁开眼就看见那小小的偎在自己臂弯里的脑袋,长长的头发散落着遮挡了美丽的曲线,若影若现的春光。

    左小右,回来了真好!

    辰亦梵总算做了件靠谱的事。

    看着安睡在自己怀里的左小右,夜睿眸光深了深,似有沉沉地叹息,左小右,我该怎么办,是不是再也不该给你自由?!不想束着你,更不想你再离我而去。

    眸中闪过片刻的茫然,随后一切归于坚定。那就提前开战好了,除了那些躁动的因子。左小右才能安稳。。

    “唔!”似乎做了什么梦,左小右身子一颤,仿佛脚踏空了台阶,咻然坠落。

    左小右立刻惊醒过来,手下意识去抓什么,然后紧紧地握住了男人结实的腰身。听得耳畔传来一阵沉沉的喘息声,左小右猛地抬起头,刚好撞直夜睿那狭长的幽瞳,漆黑似墨,灼灼有神。

    “夜睿。”左小右朦胧着双眼将身子欺了过去,在他略带胡渣的下巴轻轻一吻,露出一抹不曾睡醒的朦胧笑意,温柔的腻人,“想你。”

    夜睿攫住了送过来的红唇允进嘴里,狠狠地亲吻允/吸着,宽大的手掌在柔软的娇/躯上温柔暧昧的撩动着,当手指贴进某处下**探入时,难耐地松开了她。捧着她那娇小的脸蛋,温柔而自责,“昨晚又弄痛你!”

    左小右摇摇头,唇角扬着柔柔的微笑,“不痛,我喜欢你要我。”摸着眼前那张俊美的不像话的脸,眼里露出几分痴迷,几分自责,“是我没用,总是连累你。上次是小西,这次是陈万青。我总是不长记性,让你被人钻了空子,也害靳叔陷入危险。”

    夜睿咬住她的唇在唇齿间啃咬着,“知道自己不该心软了?”

    左小右点点头,“嗯。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不会再让你担心我。”

    描绘着樱/唇的舌尖瞬间侵入那稚/嫩的唇齿,纠缠着娇/软的舌尖,交偎的舌头微微滚动出含糊不清却甜腻入肺的语句,“自己的女人自己担心。嗯?!”

    缱绻绵长的深吻,温柔旖旎的抚/慰,情撩最深处的情动。彼此契合的蓄势待发的姿势,到最后却变成紧紧依偎着、额头贴着额头的沉沉喘息着。

    “左小右,克制点,你越来越欲求不满了。你才二十岁!”夜睿捧着她的脸正义严辞的吐槽着,脸上却挂着醉死人的微笑。

    左小右眨了眨眸子看着他,嘟着嘴辩解,“江浩东给我吃了药。不是我想的。”

    “哦?”夜睿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沙哑的声线拖着长长的尾音,狭长的眸子闪过一抹流光,竟似带了一丝妖娆春色,“确定不是你男人太帅太迷人,让你无法自持?!”

    说着话,灵巧的手指已经扣住了敏感的珍珠,轻轻地揉/捏着,眼里带了几抹挑逗。

    “别!”左小右连忙去推埋在腹下的手,连连求饶,“是我欲求不满,色迷心窍,是你太迷人……呜……”

    那一声声求饶的叠字,最后都化了声声软语,阵阵娇/吟。

    一晨春色,情动两身。

    :这一个月都是万更,要是只有一更的,那就是没刷出来。多刷几次。关于看不了的,就加群来问。毕竟这个问题要来回问询好几遍才能知道你为什么看不了哈。群号已置顶评论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