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解密克莱斯家族
    :

    左小右看着他一脸愤恨,眼眶通红,捂着阵阵发疼的心口,哽咽道,“是,哥哥觉得坚持了二十年好可是最后我还是回到克莱斯家族,对我很失望,可能觉得这些年的努力都白费了。可是哥哥有没有问过我的感受,看到哥哥和夜睿毒发时我的无能为力。你们为了我编着美好的谎言,替我这个女儿去背负父母的仇恨,知道真相的我又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活着?怎么能再置父母仇恨不顾?”

    “如果他们只是单纯不想要我才抛弃我,我这一生都不会回过头看他们。可是现在我知道我的妈妈是为了救我而死,知道到她到都还爱着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知道害我们家破人亡的人还那样好好的活着,我又怎么可能再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无忧无虑的活下去?”摸着剧烈颤抖的胸口,泪流流满面,“哥,我有心。看着夜睿和你毒发的模样,我又怎么可以心安不理得地坐着什么都不做?”

    “佐薰告诉我,只要她多催动几次毒性,你和夜睿的寿命就会不断地缩短。”看着左少卿,眼里染着无限的绝望,“其实你们都做好了离开我的准备是不是?夜睿把名下的产业过户给我,教我看商业文件。我以前不懂,以为他只是不想我再因为贫穷而自卑,现在我知道他是想在他走以后让我一个人也可以好好活下去。你是不是也是这样?想一个人去报仇,因为我已经有了夜睿,所以才了无牵挂地跟佐薰同归于尽?是不是?”

    左小右看着他,两眼通红,眼泪混着悲伤溢源源不绝地溢出眼眶,溅到唇角,打湿/了衣襟。

    她字字剖析,词词在理,句句逼/迫,眼眸里带着看透一切的悲凉。

    “我也想当个没心没肺的蠢货,可是我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先我而去。”她看着他,唇角溢着笑,眼角挂着泪,似责问又似哭诉,“你们都好残忍。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问问我的感受?为什么没有人问过我看着享受着你们用性命换来的财富我会不会心痛?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坏,让我好不容易有了家却仍然让我变成一个孤儿。既然这样当初就不应该靠近我,不应该告诉我有父有母,就应该让我安安静静地当个孤儿自生自灭啊。那样我就会以为我的人生就是那样的,被父母抛弃,没有人疼爱,从来不明白被关爱的温暖,不知道被呵护的幸福。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所有幸福的感觉,你们却要我重新做回孤儿,你们太坏了,太坏了。呜呜……你们怎么忍心让我去承受失去你们的痛苦……”

    越说越委屈,最后变成了左小右式的嚎啕痛哭,闭紧了眼睛,裂着嘴嗷嗷地控斥着,“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说一家人就是有要福有享,有难同当,有困难的时候要同舟共济么。我也想给妈妈报仇,我也想为夜睿分担。现在不是很好么,只要我回去当克莱斯家族的大小姐,不但治好了你和夜睿,还可以打到敌人内部当卧底,给你们做内应。不是很好么……呜呜……”

    左少卿听到前面的时候确实是听得满心愧疚,确实白公爵的仇是左小右的仇,佐依夫人的恨是左小右的恨,他确实不应该不问左小右的感受而私自处理。但是后来越听越不像话了。

    左少卿噗嗤一声笑了,抽了纸巾倾身过去,替她擦了眼泪。看着她那大张的嘴,白森森的牙齿,忍不住又是一阵好笑。他好像突然有点明白那天夜睿为什么对她的痛哭并没有多焦急了。因为这个时候的左小右,真的,太可爱,太好笑了。

    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哭得跟笑的一样,而且还是笑得眼睛眯成一条那种,如果不是那源源不断流出的眼泪,他真看不出来她是在哭,还以为她在哈哈大笑呢。

    看着她没完没了的样子,左少卿叹了口气,温声哄着,“好了,好了,别哭了,哭得我心都乱了。”

    “不,我要哭,你们太坏了……呜呜……你也太坏了,你想让我当孤儿……呜呜……”左小右不依不饶的接着嗷嗷,只是那眼泪的势头却是渐渐小了些。

    “好了,好了。小右,不要哭了,是我错了,我错了。”左少卿连声告饶着,见她仍是泪流满面的样子,又着急又想笑。只好不断地哄着,“小右别哭了,刚刚是我错了。不该那样凶你!”

    “真的?”左小右立刻闭上嘴睁开眼,抹了一把眼泪,看着他目光闪闪,“那哥哥同意了我跟佐薰回去了么?”

    左少卿看着她无奈地摇摇头,“你可知道佐薰为什么宁愿放弃我和夜睿也要你回去么?”

    左小右看着他,“她说要我回去当她的女儿,她不会生。克莱斯家族这一代没有嫡女。”

    “这只是其一,是你回去后的一部分价值。”左少卿看着她,认真地分析着,“克莱斯家族有四宝,你知道是哪四宝么?”

    左小右摇摇头,“我不知道。”

    “粟基,渭水,忘情水。”左少卿看着她,加重了语气,“克莱斯家族的女儿!而以上三样,全都是最后一样的工具而已。”见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轻叹着摇摇头,“小右,你什么都不知道。”

    “克莱斯家族的百年基业全由女儿换来,历数百年来家族的嫡女一应都入了皇室,哪怕是旁支的女儿都嫁得非富即贵。最后,不论皇室和富商,他们的财富大部分都会流入到克莱斯家族。百年大族的财富不是靠近自己拼博而来,是以女色侍来的。”

    “也许是上天看到他们的残忍,克莱斯本家的子嗣越来越单薄,到佐薰这一代,嫡女只有佐薰和佐依两人。辰亦勋的母亲也算是本家的小姐,但是却是佐薰的父亲跟其他女人生下来,身份自然不如佐薰和佐依。但是她嫁入了辰家就掌握了辰家的经济命脉,为克莱斯家族立了大功,所以地位也随之提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