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唯一的办法
    :

    看着保安经理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夜睿淡道,“安保部第一条是什么?”

    “是是是,不经同意,不允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入董事长办公室。”保安经理流利的背着,可是一背完脸就白了,“可是他真的是政府……”

    夜睿脸色十分难看,“很好,看来你都记得是。降职为保安队长,留薪30%。三个月后酌情长调。”

    保安经理简直要跪下了,“谢谢夜少,谢谢夜少!”

    本来以为会被踢出公司,没想到只是降职。而且只这三个月表现好,那30%的薪水到时候还是会返回的。

    看着保安经理千恩万谢的离开,西蒙有些皱眉,“少爷,这样处罚会不会轻了?”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艾莎这样的蠢货能走到这一层,你以为只是他的疏忽么?”

    西蒙疑惑道,“少爷的意思……”忽尔恍然大悟,“是那个女人有意安排?”恨恨道,“那个女人太恶心了,这一阵因为她夜睿居已经人心惶惶,现在还弄到公司来了。”

    夜睿淡道,“她盯着夜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看着艾莎,“扔出去。”

    不过多时西蒙回来汇报,“人在后巷,被辰亦勋亲自接走了。”

    夜睿鹰隼般的眸子闪过一抹厉色,“还真是不死心。”到现在还想打左小右的主意。之前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恐怕艾莎早就拍下了自己跟她的暧昧照片传到网上了。左小右要是看到,纵然最后无事,中间也必然有一番别扭。

    哼!

    不管伪装的再像,假的就是假的。

    如果不是那光滑无暇的颈肩,他也不会只凭触感就知道是假的。因为左小右的左肩有一道非常明显的伤疤。

    夜睿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一件件脱了衣衫,露出绑着绷带的胸膛,西蒙立刻帮忙将绷带解开。

    “还有痕迹。”夜睿看着肩胛那处淡淡的痕迹有些不满,但是四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左小右,微微皱眉,吩咐,“备车去不易居。”

    “是,少爷。”

    夜睿站在落地窗前,勾了勾唇,左小右,这是一场商业大战,若你是海伦,我将屠尽特洛依。

    而此时的不易居,左少卿最后还是对左小右做了妥协,协助她潜入克莱斯家族,帮她瞒住夜睿。

    左少卿无耐地摇头,“夜睿肯定会杀了我。”

    想到夜睿生气时的模样,左小右忍不住一阵哆嗦,小声地抗议,“其实哥哥不是早就做好的打算的。”

    左少卿一咽,蓦然笑道,“是,我们的小右是越来越聪明了。”因为确实从昨晚知道左小右拿到了粟基解药时,他和明思泽就料定佐薰会给左小右喝下渭水,否则以佐薰的狠毒又怎么会让左小右完好无损地回来。

    所以,昨夜整整一夜他都在寻找最好的解决方法。而不管是什么办法,左小右都必须回到克莱斯家族,否则她渭水毒发,必然身亡。而其他,只能以后徐徐图之。

    “小右,我想,我该做些什么呢?”不易居后那秘回迷宫的灌木小道里,左少卿温柔地看着她,淡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茫然,“我该做些什么,你才能喝了忘情水也不会忘记我?”

    左小右看着他,眼眸坚定,“哥,放心吧,有明叔叔在,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也不会忘记夜睿。”

    左少卿没有说话,看着她带着笑靥的眸子,神情有些落寞,“小时候我最喜欢逗你,手指碰碰你的嘴,你就会吐泡泡,像小金鱼。”那幽深的眸子明明是在看着左小右的,可是却偏偏像是在看记忆深处的另一个人,“我亲/亲你的眼睛,你就会笑。”看着她,眼里有些恍惚,仿佛在寻找当初的温度,修长的手指缓缓点在那樱红的唇/瓣上,那唇美好嫣然,却并没有像记忆中那样吐出泡泡。

    左小右正要笑着,她都这么大了,怎么可能还会吐泡泡。

    还没张口,身体就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耳畔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看来以后不易居也不那么安全!”

    左少卿回过神来,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不易居再不安全,小右在这也不会被人劫走。”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据说所知,这次不易居留在学校的那几个全都折了。”

    左少卿终归不放心夜睿,还是在学校留了不易居的人。这次左小右被劫走,不易居那几个人确实都没有回来。后来找到的时候也都没了气息。

    可见佐薰这次是下了大血本了。

    夜睿说的是事实,左少卿沉默不语。

    左小右垂下头,有些不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是我的错!”

    两个男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开了口,两人彼此目露嫌弃地相互对视一眼,然后默默离开。

    夜睿将左小右揽进怀里,柔声道,“回去?”

    左小右点点头,看向左少卿,“哥哥,我走了。”

    虽然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她还是自私地将他当作亲/哥哥,羁绊在自己的生命里。

    “好。”看着她眼里的迫切,左少卿落寞的弯了弯眸子。

    同刚刚的自己一样,左小右在想尽办法地跟夜睿独处,想要他不会忘了她。明思泽的法子多久才会有效果,左小右什么时候才会想起他们?一切,都是未知。

    明知将来渺茫却还是不得已而前行,寥落人生路,分明众人行,却无法彼此依伴!

    晚饭时分,厨房因为明思泽的出现而热闹起来,因为师傅在江浩东不得不出现在主别墅的餐厅里。辰亦梵则是被江浩东拉过来的炮灰。

    饭过一半,明思泽道,“靳文我明天带回幽魂岛。”

    夜睿皱了皱眉,“很严重?”

    明思泽道,“他这是心病,你现在身边有了小右,他觉得你不需要他了,所以就懒着不想醒来了。”

    其实就是失去了心里寄托,对尘世失去了寄望,才陷入一种自我放弃的沉睡模式。

    江浩东道,“那告诉靳叔少爷和左小姐要分手呢?他是不是会醒来?”

    还不等夜睿的冷眼射/到,明思泽一个爆粟子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人体机能还没有恢复,过多的刺激只会把人气死。我看你也跟我回去幽魂岛深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