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去哪里都行
    :

    “好的,师傅。”江浩东求之不得,留在这里天天被夜睿虐简直太悲催了。

    “好什么好,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你给我好好呆着。”明思泽做势又要打,江浩东连忙伸手捂着脑袋,一脸委屈,“明明就是刚刚师傅自己说的。”

    “你是笨蛋吗?随口说说的话都听不出来吗?我现在告诉你吃下十斤砒霜你能长命百岁,你就去吃吗?”明思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江浩东抱着脸,认真地喃喃,“师傅如果这样说,那我就会去吃。可是,其实我不怎么想长命百岁。”

    看着他们两师傅一副活宝的样子,左小右忍不住想笑。

    夜睿给把吃了一半的菜仍进她的碗里,一脸慈爱地看着她,“很好吃,多吃点,你也要好好补补。”

    左小右夹起来仔细研究,如豆腐般雪白,细腻剔透的肉质,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咬一口在嘴里,滑而不腻。

    “好好吃。”左小右温暖的要化,双眸弯了弯,侧头问他,“这是什么?”

    夜睿一脸认真地告诉她,“猪脑,特意为你做的。”

    “怎么这样……”心里那刚刚还温柔的要命的某处瞬间僵硬,嘟起嘴夹了一块猪肘子,咬了一口塞到他碗里,“你也要好好补补。”

    夜睿慢条斯理地吃了,优雅地夹了一片羊腰子,道,“这个不错。”

    左小右的头咻就埋进了碗里,手飞快的扒着碗里的菜,三两下吃光了,头也不抬地对在坐的各位道,“我吃饱了,各位慢用。”

    放下碗,飞也似地逃离了餐厅。小手扇着红扑扑的小/脸,一脸幽怨。他怎么这样,当着那么多的人的面说这种话。

    可是,这个时候想起来,竟然有一种心跳加速度的甜蜜感。

    左小右靠在墙上,双手捂住脸,呜呜,左小右你变/态了,变色情了。

    餐厅里江浩东看着左小右飞奔而去的背影,有些不忍,对夜睿道,“少爷,小右那么害怕,你不应该……”

    “啪!”话还没说话脑子就挨了明思泽一筷子,“你懂什么叫男女之间的情趣么?不知道别瞎逼/逼!”

    江浩东满脸委屈地看着自己的师傅,不满的控诉,“师傅你自己都没有女人,怎么知道男女之间的情趣么?”两眼咕噜噜的转着,状着胆子问,“是不是佐依夫人……”

    “我吃饱了。”明思泽放下碗,优雅地擦了嘴,扬身而去。

    夜睿若有所思地看着明思泽那微红的脖颈,勾了勾唇,看来左小右的八卦还是很准的。明思泽跟佐依恐怕不只是那样简单的“一面之缘”。

    餐桌上只留了夜睿,江浩东,辰亦梵,两个能和夜睿旗鼓相当的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习惯被虐的。辰亦梵直觉想溜。

    夜睿睨了他一眼,放下碗,擦了擦嘴,“靳叔回幽魂岛后,辰亦梵接替靳叔的工作。”

    辰亦梵睁大了眼睛,“什么?让我做管家?”

    夜睿一个冷眼刀子飙了过去,“不满意?!新闻已经全部发出了,没看到?”

    就是看到了才心塞啊。夜氏已经跟克莱斯家族全面开战了,他跟辰亦勋的敌对也站在了明面上了,他更加无处可去了。

    “没有,我觉得做管家挺好的。以后你吃什么我说了算。哇咔咔。”辰亦梵是那种没心没肺的性子,突然想到将来要以决定夜睿生活中的某一样突然就兴奋起来了。

    夜睿对食物并不挑剔,并没有多话,起身就走了。

    刚走到走廊就看见明思泽正跟左小右说着话。

    左小右仰着脑袋两眼闪着光,“明叔叔,你能跟我说说我妈妈的事么?”

    夜睿忍不住想笑,这是又八卦上了。

    看着明思泽难得尴尬的样子,夜睿十分不厚道的笑了,说起来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一个扬言,眼里心里只有医学的老怪物心里竟然还藏着那样深邃不可与人分享的往事。

    明思泽定了定神,一转头,满眼欢喜,“睿儿,你来了。”

    就在左小右回头之际飞也似的消失了。

    “夜睿。”左小右迎着夜睿走了过来,看着他眉眼飞扬,“明叔叔被你吓跑了。”

    眼里嗔怪的模样难得有几分狡黠。分明是自己的八卦把明思泽吓跑的。夜睿轻笑,却不拆穿。戳了戳她的鼻尖,宠溺地配合着,“是,我把你的明叔叔吓跑了。你要怎么罚我?”

    “罚你陪我去旅行。”左小右脱口而出,可是看着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忐忑。

    她真不把不准夜睿会不会陪自己去旅行。在不易居左少卿就给她看了新闻,夜睿已经跟佐薰开战了。左少卿说过,这是两败俱伤的做法。克莱斯家族对皇室贡献极大,关键时刻皇家必然会出手,可是夜氏在z国只是一个私人企业,国家并不会给予什么特殊支持,最后折上的可能会是莱茵夫人的产业。

    克莱斯家族真正要连根拔起,并非一朝一夕。夜睿和左少卿迟迟不动手,就是因为没有准备好。现在,夜睿不过盛怒之下动手,无异杀敌一百,自损八千。

    她想在走之前在夜瞎的生命里留下更多的记忆,她想在走一前拖一下夜睿的行动。她想把报仇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起码,她可以为他分担一些。

    看着她眼里的试探,夜睿心中一软,顺了顺她长长的直发,声音也带了一股温软,低低哑哑的带着一股子诱惑,“怎么,想换地方做?”

    左小右抖了个机灵,虽然习惯了他流氓的说话方式,但还是想不到他竟然会这样回答。说是就感觉自己好色,说不是就是否定了自己要去旅行这件事。

    犹豫片刻,左小右鼓起勇气,点点头,“是!”

    “好,既然你这么想,我又怎么能不成全,免得你以为你男人满足不了你。”夜睿揉了揉她的头发,眼里闪过一抹揉光,“不过在去别的地方做之前,你先陪我去个地方。”

    左小右睁大了眼睛,“哪里?”

    只要能陪她去旅行,他想让自己去哪里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