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新的管家
    :

    艾莎虽然有些无脑,但是姿色也算上成,就算对付不了夜睿和左少卿这种不缺脑子的,也可以用来对付一些有钱无脑的富家公子。

    可是现在佐薰偏让艾莎在夜睿在对克莱斯家族的恨意骤增的现在送上门去,不是明摆着夜睿把艾莎毁了么。

    克莱斯家族这一代女孩本来就稀少,少一个就缺一个。

    佐薰叹了口气,淡道,“谁说不是呢。但是只有这样,夜睿才不会怀疑我们跟小右已经达成了默契。”

    这个时候把艾莎送过去,就是看准了夜睿受粟基控制无法推拒女人这一点。只有这样,夜睿才不会怀疑佐薰通过左小右解了自己体内粟基的毒,不会怀疑左小右和佐薰已经有了关联。

    为了左小右的归来,也为了自己族长之位,佐薰这一次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沉重。

    辰亦勋眸色一深,璀璨的星光在眼镜上闪着刺眼的光芒挡住了镜片后的眼神。他握了握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笑了笑,“薰姨断腕真是果断。不知道勋儿会不会有一天也会被薰姨当断则断。”

    佐薰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妖/娆的红唇微扯,笑容依旧明媚,“勋儿,你是家族这一代最优秀的孩子,也是薰姨的骄傲。但是……”话峰一顿看着他,眸光一深,“但是,你该知道家族只用能干的孩子。你可不要让薰姨失望。”

    言下之意倘若有一天辰亦勋失去了价值,她一定会毫不犹豫断了他。

    直白的话语无情而刺痛,辰亦勋脸色有些白,那金色的星光掩了他的颜色。斯文的脸上扯出一抹笑意,“勋儿一定不会让家族失望。”

    天边的星光逐渐陨落,游艇调头回转,左小右还沉浸在刚刚的绚烂里没有回过神来。

    “刚刚那是什么烟花,怎么能升得这么高,这么大。”没有见过世面的左小右以平时看烟花的经验赞叹着。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刚刚那一幕竟然会是一场大爆炸。

    夜睿淡道,“喜欢就好。”

    回程很快,夜睿牵着左小右从船上下来,走到西蒙面前时,冷声道,“所名字换了。”

    西蒙立刻垂头应了,敛下了眸中的委屈。明明就是少爷自己取的名字。还说这是他和左小右两人的定情诗的名字。现在被嫌弃了就说是他的。

    于是当晚西蒙便将船送回船厂连夜刷漆。

    海岸线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幽静而绵长,左小右和夜睿牵着手走在柔软的沙滩上,海吹起两人的衣衫让两人的影子无间的交叠着。

    左小右看着那无垠向外延展的金色,只想这一刻的静谧可以定格为永恒。

    一夜缠欢,第二天一早左小右陪着夜睿送走了明思泽和靳叔。

    回到主别墅门口,就看见辰亦梵穿着管家服,戴着白手套一脸慈祥地站在门口,冲她和夜睿温柔地笑着,微微弯下了腰,“睿儿,小右,你们回来了。”

    噗嗤!

    左小右忍不住笑出声来,看着脸色发黑的夜睿,心里默默为辰亦梵哀吊。

    “很好。”夜睿冷冷地扫了一眼新管家,“一个小时之内把所有的马桶刷一遍,否则马上去幽魂岛避难。”

    辰亦梵一脸委屈,“为什么?靳叔原来不就是这样做的么!”

    明明人家行动和表情都十分到位,为什么会去刷马桶!?

    左小右见他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夜睿凶,连忙提醒,“靳叔不会这样叫夜睿的。”

    “哦!少爷!”辰亦梵连忙改口,不断地冲夜睿鞠躬,连叫了十声,“少爷!”

    这几天被明思泽弄的,已经忘记了靳叔跟明思泽对夜睿的称呼不一样。

    夜睿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留下一句,“好好打扫。”便和左小右一起翩然而去。

    回到房间,西蒙已经将行李送了过来,“少爷,都准备好了。”

    左小右心里有些失落,有些不自然地问,“这是,要出差吗?”

    “不是说去旅行么?”夜睿看着她那不自然的笑容,便知道她想差了。揪了揪她的脸,强迫她的唇角向两边扬起,“该这样笑才对。”

    左小右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惊讶,“我们现在就走吗?”

    夜睿脸色一暗,十分不快,“难道你只是说说而已?”

    “不是,不是。”左小右连衣狗腿地抱住了他胳膊,赔着笑问,“我们去哪里?”

    夜睿这才满意,自己提了行李拉着她的手往外走,西蒙正要跟着,夜睿道,“证件给我,你留下”

    西蒙默默地从怀里取出机票,护照,签证递了过去,“少爷,这是你和左小姐,那边的酒店已经安排好了。”

    夜睿接过要走,西蒙突然紧紧地握住了夜睿的手,眼神十分复杂。

    夜睿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眉头一皱正要说话。西蒙的手已经松了,垂下头,“少爷,公司的事情我会处理。少爷安心度假。”

    夜睿这才点点头,“实在无法处理,可以请教不易居的小舅子。”

    西蒙点头应了,又跟在夜睿身后默默地送到了门口。直到夜睿的车绝尘而去,这才一脸惆怅地回了主别墅。

    辰亦梵拿着马桶刷一脸欢欣地窜了出来,“睿走了吗?”看着面无表情的脸上那忧伤眸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忍不住打起,“怎么,不舍得啦?”

    西蒙木然地看了他一眼,如实告诉他,“这是二十年来我第一次没有跟少爷在一起。”

    “我c!”辰亦梵夸张地拍了拍自己身上拔地而起的鸡皮疙瘩,嫌弃道,“你干麻说得这么恶心。”压低声音,“你不会是gay吧?”

    西蒙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我从小跟少爷在一起,我的职责就是贴身保护少爷,不是你想的那么龌龊。”

    辰亦梵打量了他一眼,“说起来你跟着睿那么久,也不止一次经历了睿和小右在车上做,你都没有……”耸了耸肩,“那种反应吗?还是,你真的是gay?”

    西蒙淡道,“我是不是不劳你操心,但你的终身大事少爷和左小姐都十分关心。我想,他们回来看到你终于有了自己的男朋友,他们一定都会非常高兴。”看着他,压迫感十足,“我一点都不介意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为你招募男朋友。”

    一句话把辰亦梵咽得死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