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诡异的教堂
    :

    晚餐就在海边的一家露天餐厅吃了。

    左小右要了意大利面,吃的时候看着夜睿餐盘里的海鲜饭有些后悔。

    看着她两眼溜溜地冒油,夜睿把自己的餐盘推到她面前,接过她吃了几口的意大利面接着吃。那自然的样子,仿佛好像两人已经是十分熟稔的夫妻一样。

    夫妻……

    脑海里盘旋而过的两个字差点让左小右落下泪来,从来没有觉得这两个字有多圣洁有多摇不可及,可是现在却正正戳中泪点。

    夜睿那一句“你喜欢我我就喜欢”仿佛选在心尖上的刺,那离开夜睿的自己,夜睿也一定不会喜欢的。

    想被他深深的铭记,又怕最后留下的只恨。害怕纵然有一天再见满心是他的自己看见了眼里已经陌路人的模样。

    这一生,能不能是夫妻?

    “不好吃?”夜睿见数着米粒难以下咽的样子,做势就要抢她的。

    左小右夸张地压住盘子,嘟着嘴,“你已经给我了,不许反悔。”

    那惊惧的模样仿佛要被他夺回的不是一盘海鲜饭而是他爱她的心。

    “那你可要好好吃。”夜睿看了看手表,“从这里走过去大约半个多小时,搭车十分钟,你选哪一种?”

    “我要走的。”她才不要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是咻然而过的。

    “那就要快点吃。”夜睿的手拍了拍她的脑袋,顺手试去了她唇角的酱汁。

    “咔嚓!”耀眼的闪光灯亮起。夜睿回过头正要发作,就见一个中年妇女正挥着拍立得的相纸,等到画面出现,她欣喜地叫着,“我就知道这张照片会特别特别漂亮。”

    说着递给夜睿,又冲左小右抛了个媚眼,“你的丈夫很爱你,你们很般配啊。”比了个心,“要幸福哦。”

    说着冲他们挥挥手,转身离开。

    看样子也只是过路的游客。

    夜睿看着相纸上的画面,眼眸慢慢温和。

    画面上女孩俏皮的仰着头,有些任性的模样,男孩宠溺的轻捧着她的脸,仅一个侧脸就充满了柔情。他们的背后是洒满了夕阳余晖的爱琴海。

    美丽的风景,美好的画面,仅仅一个侧脸就是美好的像人间画卷,暖了万千世界。

    左小右伸出手想要拿,夜睿手一紧,收到了口袋,指着她的海鲜饭,“吃饭。”

    那温柔的侧脸像该死的左少卿,那么娘娘腔才不能让她看到。

    “干麻这么小气嘛,我很想看耶。”左小右飞快扒完饭,再问夜睿要照片时他已经起身走了。

    “给我看看嘛。”左小右伸手去摸他的裤袋,夜睿轻松地握住她的手,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想在这里做也无所谓。”

    左小右不怕死的回望他,“你敢我就敢。”

    她就不信在没有夜睿居那些人跟着的情况下,这个被自己舔一舔唇角都会脸红的男人敢在这种公共场跟她做那种事。

    夜睿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她还真当他是雏了。

    长臂一揽将她狠狠地圈进自己怀里,轻轻一个旋转就将她将在路边的墙壁上,温润的舌头毫无悬念地侵入了甜美口腔,狠狠地深入翻搅,大掌探入雪色披肩下摆,抚上了裸露在吊带裙外的细嫩肌肤。滚烫的手掌轻轻重重安抚着脊背柔嫩的肌肤,那幽冷的墨瞳似笑非笑看着那慌乱躲闪的眸子。

    “唔,别!”左小右胀红了脸推开他,被封住的嘴唇连告饶的话都说不清楚。

    雪白房子的红色窗户推开,夜睿松开了她的唇,冷冷地看着那颗探出窗外的白发苍苍的脑袋。

    是史密斯奶奶。

    左小右的脸更红了。

    老太太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夜睿,“对待女孩子可一定要温柔。”冲他招了招手,“进来吧。别在外面了。”

    别在外面……

    左小右那团阔别已久的邪火,久别重逢的再次从脚底升了窜到了头顶。

    “不,不了,我们,还有事。”说完拉起夜睿的手飞快地逃走了,再也想不起来照片的事了。

    左小右一路跑得飞快,本来三十分钟的路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他们在蓝色的圆顶教堂前站住,左小右看着那紧闭的大门,扶着膝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脸幽怨地看着神色如常地夜睿,同样都是用跑的,他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笨蛋。”夜睿一下下地顺着她的背,嘴上说着风凉话手劲却温柔的让人颤抖。

    左小右终于直起身子,修整了自己的仪态,抱着夜睿的胳膊,幽幽地说,“下次这种情况你要背着我跑。”

    夜睿讥笑道,“刚刚根本不需要跑,多此一举。”

    左小右立刻闭嘴了,她当时脑子真的是进水了,竟然相信夜睿会因为害羞而顾及场合。。

    那可是能把流氓演绎成绅士的变/态夜睿啊。

    “进去。”时间刚好,夜睿看着门口挂着“公主的婚礼”的蓝顶教堂,虽然奇怪话剧会在教堂里演,还是同左小右一起推开了门。

    脚刚刚迈进了教堂,大门即刻在身后关上,像极了电影中被引入危险密室的戏码。

    灯光很昏暗,突然左小右啊的一声尖叫,一股大力把她从夜睿身边拖走。

    夜睿下意识手心一紧,将左小右紧紧拽/住。

    一回头,就见只巨型机器手正夹着左小右的另一只胳膊将她缓缓拉到半空中。

    夜睿正要使劲,就听得教堂里回荡起一个阴森恐怖的声音,“我尊敬的王子,机器手的智能只允许承载一个少女的重量,只要超重,他就会自动将公主的手臂斩断。我的王子,如果你再不放手,你的公主将会失去她的一条手臂。”

    “放屁!”夜睿刚刚要使劲就听得左小右压抑地轻哼一声,一抬头就见那雪白的藕臂已经溢出一道血来。

    “左小右!”夜睿大吼着,却还是松了松手,却没有放开。

    “夜睿,我没事,夜睿。”左小右忍着恐惧冲他摇摇头。可是这在夜睿看来就是一种逞强。左小右就是一个爱逞强的小骗子。

    两人之间距离随着左小右的升高不断拉开。夜睿不得不松开左小右的手,看着左小右被缓缓拉到半空中然后缓缓地移动到教堂的正前方耶稣的十字架前,悬空挂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