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没有几年
    :

    这是一趟短途列车,旅程不过两个小时,车厢里乘客很稀少,并没有发生同学们常说的跟邻坐一起打牌的事。

    看着左小右有些不过瘾的样子,夜睿揪了揪她的脸,“下次可以搭久一点。”

    本来是担心旅程过长她会累到,现在她倒是还意犹未尽。

    左小右牵着夜睿的手,像紧握着家长手的孩子,仰着头笑容满面,用力地点头,“嗯,下次,我们要搭好久的。”

    可是下次是什么时候,自己都不知道。

    这是一个众神的国度,每一处都充斥着古老神秘的气息,巨大而平整的石头铺成的神殿。

    他们下榻的酒店在离众神最近的地方。

    冲澡的时候左小右看到大/腿内侧长出了一块红斑,这是渭水之毒的警示,也是对她离开的催促。

    不同以往包裹着浴巾就走出了浴/室,夜睿看着穿戴整齐的左小右从浴/室里走出来,从电脑前抬起头,不满地扬了扬眉,“左小右,你穿得跟棕子一样做什么?”

    他可是爱极了她湿哒哒出浴的样子,朦朦胧胧稚齿懵懂的模样,会让他特别想去欺负欺负她。

    “因为我想出去啊。你不是说后天就回去么。我们得给哥哥西蒙他们带些手信回去啊。”左小右走到他身边,自他身后圈住他的脖颈,下巴枕在他的肩上,“在工作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总统套房,一切应有尽有。

    夜睿捉住她的手在唇边亲了亲,“意面加蛋。”意味深长的警告,“不要糊的。”

    左小右脸一红,想到那次莫名其妙的回答,有些尴尬,讪讪地收回手,“知道啦。”

    夜睿应该真的要处理很重要的工作,否则依他最近对自己的态度一定会放下手里的事情陪自己出去买手信。

    左小右有些不屑地笑着,她现在也会察言观色试探人心了呢。

    夜睿确实在处理一些工作,之前颁布的一系列针对克莱斯家族的新闻发出之后,引起整个金融界的震动。但最震惊的还不是克莱斯家族而是m国夜氏。

    夜文龙的电话再也打不进夜睿的手机,在近半个月联系不上夜睿的情况下,夜文龙也连续发布了几项指令。m国总部取消了对夜睿这边的所有资金支持,并开始抛售在夜氏的股份。

    而且夜文龙手里有夜氏20%的股份,如果他改变主意不是抛售而是转让给克莱斯家族,那夜睿之前颁发的所有切断与克莱斯家族所有联系的指令将重新推翻由各股东投票决定。

    都说这世界坑爹,但是像夜文龙这样坑儿子的却十分罕见。

    “少爷,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把那20%的股份买回来。但是那样需要折出近二百亿的现金,这样将会将集团里的所有资金困住。我们的星夜广场项目就面临着停滞。”

    夜睿沉吟片刻,“另一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视频里的西蒙有些严肃,“很顺利,但是需要时间,所有通过交易完成的资产转移需要一个多星期的帐期才能到全部到达。”

    那也就是说,只要延长一个多星期的时间。

    夜睿的手指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具体几天?”

    “十天!”西蒙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他。

    本来以为夜睿会因为这样的低效率而暴躁,没想到他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句,“老头子这边我来应付,你继续处理那边的事。小心为上,她在国内,一切更要慎重。”

    佐薰那个女人嗅觉异常灵敏,心思也极为细腻,一旦被她察觉到风吹草动恐怕一切都将付之一炬。夜睿沉默片刻,接着道,“去找左少卿帮忙让他收购10%以上,务必做得缜密紧张,不必发任何新闻,等她自己察觉。”

    西蒙沉默片刻,随后理解夜睿话里的意思,“少爷的意思是,我们假装去找左少凑钱,故意漏消息给那个女人,让她以为我们要收回那20%的股份?”

    夜氏遗世独立,真要落魄都是人众人踩而不会帮,唯一能帮的就是看在左小右份上的左少卿,这样一来就合情合理。

    只要事情做得秘密,佐蕃那个多疑的性子反而会信以为真。

    安排好西蒙的工作,夜睿终于给夜文龙打了个电话。

    意外的是,夜文龙接起电话的第一句话,不是咒骂而是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半个月没有联系上,他只能以这种方式逼他出面。

    夜睿冷笑,“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讨好她?”

    夜文龙的性子他是了解得极期透彻的,他对夜睿有愧,只是认为自己没有照顾好他。但是这世上有疏漏的父亲不只上他一人,他所做一切关心不过为自己的心安理得。

    夜文龙想要平衡夜睿和佐薰的关系,但是事实上不管在任何时候,在表面上他总会极力去讨好佐薰。因为人性的意识中总会有这样的认知,夜睿是他的亲生儿子不管发生什么他们总是有血缘关系的父子,任凭什么都斩不断的血亲;可是佐薰不一样,她美丽优秀身份高贵,本身就是一个随时会离开的人,他必须用尽手段将她留在身边,哪怕必要的时候牺牲儿子去讨好她。

    所以这就有了这种私底下会对夜睿关心,一在众人前就摆着父亲威严的模样。

    夜睿厌恶死了他的虚伪,并没有心情配合他做戏。

    “睿儿,不要意气用事。撤回对克莱斯家族的所有指令。”夜文龙语气有些不耐烦,可以想像他夹在儿子和情人中间的心烦意乱。

    夜睿淡道,“我总归也活不了几年,她是能陪你到死的。你又何必做戏做的这么投入!”

    啪!

    清脆的餐盘碎落一地,夜睿回过头,就看见左小右站在门口,双手还是端着盘子的模样,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果然,夜睿一早就知道不用解药自己是会死的。

    虽然早就怀疑,可是当一切猜想被证明的时候,那种锥心的刺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抱,抱歉,我,我没拿好。”左小右慌乱地蹲下去要去处理地上的碎处,眼泪模糊的视线,刚一触手碎处就划开了指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