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酒吧事件
    :

    泪水模糊了视线,鲜血染红了指尖她已然不觉。手里紧握的瓷片染成了红色,地上三分熟的煎蛋流出了蛋黄糊了昂贵的地毯。

    铮亮的鞋面倒映着带泪的脸庞,晶莹的珠泪咻然滴落,在鞋面上溅起一点碎珠,留下浅浅的水印滑下鞋面,然而不断珠泪越来越多鞋面上珠泪不断飞溅,那点点水印再也来不及滑落。

    “左小右。”夜睿脸色难看地握住她的手,语气阴冷,“你在做什么?!”

    “啊?!”左小右睁大眼睛看着他,扯了扯唇角,咧着嘴笑,“呵呵,我怕你饿,先给你送煎蛋过来。”

    夜睿算准了她做面的时间,却猜不到她怕自己饿先送一份备餐。

    左小右看着地上已经糊成一团的鸡蛋,故作镇定地笑着,”不能吃了,我再去做过。”

    “左小右,够了。”夜睿看着她逊透了的演技,一把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拖着进了洗手间,用清水冲洗了手指上的血迹。

    左小右任由喷灌的水柱冲击着伤口,痛,可是好过心痛。

    从佐薰嘴里知道夜睿会死,从左少卿处得到证实。那个时候她庆幸自己已经喂夜睿服下了解药。

    可是现在,当真/相从夜睿嘴里说出来,当他亲自证实那早已知道会先自己而去的事实,知道他在这剩下的时间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选在胸口的那枚利刃狠狠地穿透了单薄的心脏,血染染色内脏,淹没了胸腔,疼痛、窒息。

    “左小右,痛不痛?”夜睿脸色森冷。握住她的手越发用力,仿佛下一秒就能折断那纤细的手腕。

    那样不爱惜自己的左小右,让他愤怒到爆发。她如此不自爱,要他如何能走的安心?!

    “不痛,夜睿,我一点都不痛。”左小右摇摇头,朦胧的泪眼模糊他清俊的模样。她捂着自己的胸口,“这里痛,很痛。”她眼里微弱的光透厚重的泪层看着他,手抚上他的心脏,“你会不会痛?”

    夜睿皱着眉没有说话,从柜子里取出酒店配备的小药箱,翻出绷带为她包扎。

    左小右看着笑了,可是一弯眼眸眼泪就落了下来,“不会痛是不是?”轻笑一声,仿佛自嘲,“是,你是夜睿啊,又怎么会心痛。又怎么会为我心痛。”

    “左小右,你够了。”夜睿紧抿着唇看着她,眼眸冷若冰霜,心里早已乱了分寸。

    他算足了做一盘意大利面需要十五分钟,可是左小右却不到五分钟就走回来了。

    从来不曾想过要告诉她的真/相,被她知道了。要怎么去安抚她,要怎么去告诉她所有的真/相,他都没有想好。

    相爱后从来不曾忤逆过他意思的左小右第一次跟他吵架了。眼泪挂在有些苍白的脸上,看着他一字一句问,“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么?”

    难道不需要解释么?不需要安慰么?不需要一起想办法吗?

    夜睿松开了她的手,“留在这里,我去买药。”

    左小右冲到他面前拦住,想要像他平时拽自己那样拽住他的胳膊,可是纤细的手指只够她握住他的衣袖,不依不饶,把包了纱布的手给他看,“已经包好了,不用买药。”

    “好了,左小右。留在这里,等我回来。”夜睿推开她的手,没有任何犹豫打开了大门,决然而去。

    左小右捂住脸,在地上蹲下,嚎啕大哭起来。

    她不想这样,她想好好的把最后几天走完。可是她真的忍不住去想,如果自己没有拿到粟基的解药怎么办?夜睿如果真的走了,她要怎么办?

    想到这些,她的心就好痛。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竟然做好了决定先弃自己而去。

    可是最难过还是他冰冷的态度,仿佛刚刚初识时那毫无人气的模样。爱人的冷漠无疑是最锋利的剑,在她破碎的心口再补了一刀。

    虽然听到夜睿那句话瞬间她是被吓到了,但是后来她渐渐恢复了清醒。夜睿的粟基已经解了。只是她仍然气不过夜睿做了那样的打算。更可气的是最后他竟然一言不发摔门而去。

    她要的只是一句话,一句解释的话而已。他都不愿意给自己么?!

    热爱中的女人敏感而脆弱,面临分离的左小右心里更比以往多了千百倍对温柔的渴望。

    左小右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等夜睿拿着药消毒酒精回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左小右的身影。

    男人的脸瞬间一片灰败,将手里的东西一扔,立刻冲出门去。

    她的手机有定位,夜睿很快在一间酒吧里找到了她。

    已经半熏的女人,笔直的双/腿倒挂着舞台中央的铁棍上缓缓下滑,衬衣下摆半塞在裤腰里,挎挎开了两三颗扣子,露了半肩。束成马尾的头发倒锤着,浓如粗墨。

    穿着并不暴露可是看起来十分性/感。

    娴熟的舞姿,曼妙的身材,美好的面容,引得台上的看客不断尖叫着。

    夜睿幽冷地瞳孔一缩,这是他当初找人教她的,他还没看呢,倒是叫外人先看了。

    纵然心里十二万分不快,夜睿也不敢去打扰她。怕她半空掉落受伤。

    默默地移步台前,钢管上的女人看到了他,眼眸的眼眉飞出一道光来。一条腿微歪,勾住了钢管,将身子固定住,纤细地手指挑逗般的挑开了衬衣的一枚扣子,露出微微峰线,若隐若现。

    台下立刻口哨声,尖叫声喝彩声,掌声连成一片。

    夜睿的脸色越发难看了,恨不得冲上前去将人从钢管上摘下来,抱回家好好打一顿,教育教育。

    但是当看到钢管上的人不断飞旋出一道道诱人的弧度,柔软的线条依着钢管蜿蜒而下,一颗心紧了又松。直到她安然落地,不等她弯腰谢幕,双臂撑了舞台的边缘一个纵跃便跳到了台上,将她打横抱起,跳下台去。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快而迅速。等大家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抱着人准备离开。

    “这可不行,这是我的女孩。”几位金发碧眼的男人拦住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