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勾引男人
    :

    “你们的?”夜睿冷冷地扫他们一眼,“让开。”

    “当然。”一位金发臂眼的高个子青年看向夜睿怀里的左小右,“我喜欢她,在她上前之前就表白过了。等她跳完舞就会跟我走!”

    夜睿的神色一冷,周身气息更是一片悚然,冷冷地扫了男人一眼,毫不前奏将抬起了脚踢飞了金发男孩子的下巴。那一米八的大高个瞬间被踢地飞了出去。

    其他人立刻第一时间围在了夜睿面前,二话不说照着夜睿就打了过来,甚至有人已经抄起了一旁的椅子向他砸过来。

    左小右紧紧圈住他的脖子,却在椅子砸向夜睿脑袋的瞬间动了身子,想去挡。只是那椅子还没有落下,拿椅子的人便已经被踢地飞了出去。

    怀里还抱着一个,只两条腿便将四名年青打得趴下。酒吧都是看热闹的,竟然还为他们让开了场子,显然方便他们打架。

    只不过此时,没几下子,那几名年轻人便哼哼唧唧地躺在地上。

    夜睿抱着左小右,身量笔直向外,一点弯都不带拐的,运到那倒地的人时,更是毫不犹豫地踩了上去。痛得人嗷嗷大叫。

    走出酒吧两人一路沉默,夜睿就那样一直抱着她,阴沉着脸一直回到了酒店。

    撞上门,直接把人扔床/上,毫无温柔地扯烂了少女身上松垮的衬衣和修身的裤子。没有任何前/戏破城而入。

    左小右忍着痛没哼一声,双手死死地拽着床单一个音都没往外漏。她没有准备好,她前,他也不舒服。

    彼此折磨两个自顾自地忍着。到最后还是夜睿看不得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把掐住了她的脸,逼着她看向自己,脸色阴冷,“那么缺男人?我还没死!”

    左小右想要别过头,可是脸被他禁锢着,动弹不得,索性对上他冰冷的眸子,冷冷地道,“你死了就缺了。”

    话音一落,尾音就已经哽咽了,眼泪不争气地往下落。

    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化了他的心,长臂一捞将拉坐起来,双/腿圈在了坚实的腰间,两人彼此为“负”的相互偎依着,却再也没有往下进行。

    “左小右,我不会死。你也别想去找别的男人。”夜睿亲吻着她眼角的泪珠,声音柔软了下来,“我是骗他的。”

    左小右静静偎在他怀里没有说话,长长的头发包裹了两个人,仿佛披了浅浅的纱。

    她乖巧的像只兔子,他却知道她心里仍然在意。只得跟着道,“我不会放弃去找解药,我不放弃你左小右。”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出自己的计划,“但是我想自己亲自去找,而你帮我看管公司。”摩挲着她的发顶,轻声道,“真的,相信我,左小右。”

    这肯定不是他的真实计划,左小右并不信。可是心里那钝钝的痛已经渐渐消失了。他终于还是给自己一个解释,哪怕是假的。

    她也不怕是假的,因为她已知道他性命无恙。

    这一刻她的心更加坚定,更加深信自己的决定那样正确。以暂时的离开换取夜睿的一生安康,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了。

    我爱你,哪怕两地,哪怕有一天你恨上我爱上别人,我都甘之如饴,一切只因为你已然安好。

    “夜睿,我不要你死。夜睿,我要你好好的活着,活得比谁都好。”左小右圈上他的脖子,送上了自己的吻。

    “该死的,左小右,你以后再敢去那种地方勾引男人,我就打断你的腿。”夜睿将她按在身上,狠狠蹂/躏,威胁。

    “唔……我带了手机,我,唔……就是勾引你的。”娇柔的身体在他的身上沉浮,左小右哼吟着不着调的句子。

    如果真的不想被他找到,她就不会特意带上手机了。就是因为知道他会来。

    这个答案令他有些满意,性/感地唇勾上了耳/垂,绕进小小的耳孔内,性/感的声线带了阵阵湿/软送进了那小小的甬道,激得人头皮阵阵发麻,“如果我不来呢?”

    “那我就一直跳,跳到死。”左小右圈着他的脖子,坚定地看着那幽深的瞳孔,看那里映满了自己的模样,心里一阵满足。

    “笨蛋。我爱你。”

    猛烈的冲刺,剧烈的颤抖将两人一同送上意识的顶端。

    白光模糊了大脑的所有意识,左小右终于在满足中睡去。

    朦胧中夜睿抚着她大/腿侧的细肉,诱/惑似的问,“左小右,这里怎么回事?”

    “跳舞弄伤的。”潜藏在大脑意识里的秘密让她下意识撒了谎。

    第二天醒来时,左小右回忆着夜睿那句话时心里一阵狂跳。

    夜睿睁开眼就看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习惯性轻啄了一下红唇,问,“在想什么?”

    左小右下了一跳,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啊,腿有点痛。没事。”

    话音一落,夜睿的手已经抚上她的大/腿内侧,轻轻地揉着,刚睡醒的声音还带了浓浓的鼻音,“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左小右摇摇头。

    一场罕见的争吵,却将两人拉得更近些。

    接下来几天夜睿发了狠的惩罚她,在最接近众神的都市里,两人却没有拜会众神。

    时间过得很快,回程的时间到了。

    左小右心里越来越空,沉甸甸的失落感越来越沉重。

    等飞机落回在s城的机场时,她知道,他们已经迎来了分别。

    vip通道的尽头,西蒙已经带人等在那里。

    回夜睿居的路上一路沉默,而一回到夜睿居,夜睿就带着西蒙去了书房。

    左小右坐在窗前,手里把/玩着一个粉色瓶子,那是当初/夜睿让西蒙给她的避/孕药。那个时候夜睿还不是她的爱人,还是少爷,连同她讲话都不屑。

    回想当初,左小右心里又甜又涩,命运如此奇妙,竟然会让那样高傲的夜睿喜欢上自己。

    她不可思议的笑着,夜睿原来可是那样喜欢折磨自己的恶魔啊,现在竟然那样温柔。

    微仰了头看向窗外,看远处沙滩上海鸥翱翔,眼眶微红,好可惜呢,才不到半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