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发疯的夜睿
    :

    “左小右。”夜睿站在门口叫她。

    左小右侧头回望就看见他倚着门框望着自己的模样。

    “夜睿!”她光脚踩在地板上,飞快地向他奔去。雪白的小脚在踩塌了地毯长长的绒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夜睿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站在原地叫着她的名字,张开双臂等着她无比雀跃地飞奔入怀。看着她扑向自己时那轻/盈灵动的欢悦模样,总会让那颗冰冷的心暖得融化。

    “忙完了么?”左小右圈着他的胳膊,仰头问,眼眸温柔纯粹。

    男人修长的胳膊顺势圈住了她的腰身,略一垂眸就看见她眼中的自己占满了她的瞳孔。满足了“嗯”了一声,手指挑起精致的下巴在唇边落下一吻,声音柔软,“拿件衣服,去泡温泉。”

    “温泉?我们吗?”左小右在他和自己间比划着,脸有些红。毕竟唯一一次在温泉泡澡的那次,画面也很香/艳。

    夜睿挑了挑眉,“不是我,你想跟谁一起去?”看着她小/脸绯红的模样,知道她又想歪了。嗤笑一声,戳了戳她的脑袋,“左小右,你的脑子里能不能装点不带颜色的东西,能不能正常点。嗯?!”

    “人家哪有不正常!”左小右呐呐地转身向衣柜走去。

    明明不正常的那个人是他好不好,一直带颜色的那个人也是他好不好。居然还反过来说她,真是的!

    打开衣柜才发现,里面的衣服换了一拨动。

    夜睿从她身后伸了手,取了两件款式一样大小不同长袖t恤,解释,“天凉了,换秋装。”

    夜睿房间里有一个衣柜装的都是当季常穿的衣物,或者是由西蒙提前准备好第二天要穿的正装。其他衣服都储放在衣帽间。

    “哦。”左小右惊讶地看着他手里的衣服,“这是情侣装吗?”

    夜睿这样的性子竟然还会准备情侣装,好可爱啊。

    “西蒙准备的。”夜睿不自然转身就走。他才不会告诉左小右这是让吩咐西蒙准备。

    “西蒙真好。”左小右小跑着追上夜睿的脚步,一脸兴奋。

    毕竟她从来不敢想夜睿那样高冷的性子竟然会跟她穿情侣装耶。

    看着她幸福满足的,夜睿脸有些红。

    温泉水暖,最后事实证明那个不正常脑子里装着有色东西的那个人确实不是左小右。

    因为有了夜睿那一句,左小右从头到尾都在老老实实的泡温泉。直到某人将她压在青石板下,幽幽地埋怨,“左小右,感应我,我很痛。”

    左小右默默地别过头,傲娇道,“我的脑子里没有那种有颜色的东西。”

    “该死的!”男人自她体内退出,埋首在她温热的腹下,轻/咬啃噬。感爱到她的蜜/意,夜睿抬起头,修长的手指勾着属于她的汁/液,邪恶地笑着,“嘴硬的小东西,这是什么?”

    左小右早已在他的诱哄下败下阵来,轻哼着,“我错了,你,别这样……”

    明明是为了松散筋骨才来温泉,可是最后左小右却是被夜睿抱回主别墅的。

    将她放在床/上,夜睿从飘窗上取过她留在那里小红瓶,递给她,掩下眸中的不忍,“记得吃。”

    知道她喜欢孩子的,可是他却给不了。

    “好。”左小右冲他笑了笑,很自然没有受伤的模样。当着他的面倒了一颗塞进嘴里,讨好地弯了弯眸子,“我是不是很乖?”

    “嗯!很乖!”夜睿顺了顺她的头发。西蒙在外面敲门,“少爷,夜唯有新的消息。”

    “我去书房!”在她眉间印下一吻匆匆离去。

    夜睿一走,左小右立刻冲向洗手间,扒着盥洗台将藏在小/舌后的药丸抠了出来。看着随水冲走的小药丸,左小右缓缓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眼眶通红的自己,扯出一抹脆弱的笑意。

    江浩东教她藏药的法子她学会了,在旅行的这几天都用这种法子将药吐出来了。摸着平坦的小腹,神情复杂。

    如果有了他的孩子,那这一生他们都将羁绊着。夜睿再恨自己离开也甩不开自己。

    明知道很自私,可是,她还是做了。

    第二天一早夜睿就去了公司,然而等他回到夜睿居的时候,左小右不见了。

    左小右消失了,不同与以往,再也找不到了。所有的怀疑对象都闯开了房门让他去查。

    辰亦勋甚至铁青着脸告诉他,如果他先他找到左小右,那将再也不会放手。

    夜睿拦下了佐薰离开的私人飞机,全飞机收索都没有左小右的身影。

    佐薰悲悯地看着他,“睿儿,在这个世上,你的敌人永远都不会是我。”

    没有出镜记录,没有出海记录。除了上学背走的书包,左小右的一切都留在了夜睿居。

    “少爷,左小姐会不会遇到了人贩子?”书房里西蒙提出自己的想法,“我们只将目标锁定在那个女人身上或许还是太窄了。”

    有些女孩子在商场的试衣间试衣服就消失了,若干年后被人做成了人彘装在花瓶里供人欣赏的。

    这样的新闻屡见不鲜,或许左小右因为姿色出众被一些犯罪团伙看上劫走做成“花瓶公主”也不是不可能。

    “夜睿居的人都是吃干饭的么?这么大一个活人还能让人贩子给劫走了?”夜睿咆哮着,哗啦一声,桌面上的东西全部都被扫到了地上,而地面早已铺满了碎片。

    西蒙垂下头,“曾经f国公主也在国家警卫队保护下被人劫走。少爷,保护总有无法贴身的时候。”

    比如上厕所,比如左小右说要回宿舍。保镖都没有办法跟随。而那些人如果真的盯上她的话,再精密的布防都会有一刻的疏漏。

    “悬赏十亿,不,一百一亿,给我全国搜寻左小右。”夜睿撑在桌子上的手有些抖。如果左小右真的变成了人彘怎么办。他不敢想。眼一闭,声音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拳头紧握,布满红血丝的眼里杀气升腾。如果左小右被人贩子所害,他将用尽一生去铲除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