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帮你回忆回忆
    :

    “变/态,你认错人了。”左小右拼命地挥舞着手推开他,尖叫着,“来人哪,快来人。”

    夜睿狠狠地箍/住了她的手,直接抽了领带将她手束了,“带你回忆回忆。”

    左小右想要抬腿踢他,可是只够她迈出一步的裙摆根本没有办法踢到他。反而被他轻便拦腰抱起,往停车场方向走去。

    “来人,来人哪。”左小右扯着嗓子喊,可是前方音乐声响,竟没有一个过来。

    “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过来的。”夜睿冷笑,将她甩进跑车里,系上安全带,绝尘而去。

    他既然进来了,这里的保安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车子飞快地驶出市区,来到一栋非常精致的旧古堡前。夜睿将车停在门口,直接将左小右抱下车,上楼、进房间,浴/室,把人扔进浴缸里,一气呵成。

    仿佛这是在他在脑海里想像了无数遍的场景,早已预想好的设定,只等她出场来实行。

    “你放开我。等我的家人找上门来,你会很麻烦的。”左小右在浴缸里挣扎着,可是手被束着不能扶着,令她几度站起又滑倒。

    夜睿仿佛在玩游戏,一件件脱着衣服,看着她不断走身,不断滑倒的模样,眼眸深邃,“左小右,好好回忆回忆,我们的第一次。”

    等到露出那紧实的肌肉线条全部展现时,他的手指戳在了她肩胛处那道弯月型的疤痕上,“是不是很熟悉?”

    第一次,她也是在浴缸里不断挣扎,起身,摔倒,最后还是被他潜入了体内。

    “一点都不熟悉,你快放我离开。等我的爸爸妈妈找上门来,你就死定了。”左小右做出恶狠狠地表情威胁他。

    可是在他眼里却一点作用力都没有,在她又一次摔倒的瞬间,笔直的双/腿迈进了浴缸,性/感的人鱼线刚好与她齐眉。

    “你、变/态!”左小右连忙别过头去,可是很快下巴就被掐住。男人在她面前蹲下,拇指摩挲着她性/感的唇,不屑地嗤笑,“爸爸妈妈叫得这么顺口?左小右你可真不要脸,知道我是谁么?!”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左小右不断摇头想甩开他禁锢在自己下巴的手,“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你快点放了我。”

    “我是夜文龙的亲生、儿子。”夜睿无限鄙视地看着她,眼里尽是嘲笑,“你说,我是谁?”

    “夜睿?”左小右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嘴里喃喃着,“那个……哥哥?!”

    “哈哈哈……哥哥?!”夜睿仿佛听到什么传世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无限邪恶地看着她,“你要是喜欢这种调调也可以。哥哥……和妹妹?!嗯?!”

    大手按在一字肩裙子领口,用力一扯,布帛咻然断裂,被包裹的小兔毫不预兆地跳了出来。大手随即包裹住那已经膨/胀的尺寸,眸光暗了暗,“相比这假货,我更喜欢你原来的尺寸,左小右,好久不见,你可真让我失望。”

    左小右下意识反驳,“才不是假的,是它自己长的。”

    是有了小夜才长的,并不是做的。

    说完方觉不妥,便立刻住了嘴,斜过眼不再看他,脸蛋却羞红了一片。

    “哦?”夜睿扬了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不是真的,试过才知道。”

    “你,你要干什么。你,是哥哥,你别做这种事情……会,会被雷劈的。”左小右看着他放在胸前的手,又羞又怕,身子不断后退,可是身后就是池壁,根本退无可退。

    “是不是会雷劈也要试过才知道。左小右,我想你,很想很想。”男人的眼里突然就黯下来了,那暴戾之气全数消失,有的只有失落和委屈。手指描绘着她的眉,她的眉眼,她小巧的鼻尖,精致的红唇,眼里流露着浓浓的思念,然后在积聚在最后一刻化成了激烈的**在她体内炸裂。

    “我们试试看,会不会被雷劈。嗯?!”将她被捆住的手套在池边的水龙头上,手掌扯下包裹着他身体的布料,露出那美妙的身体。可惜……

    看着那道横在她小腹的细线,夜睿眸光一冷,“这是什么?”

    她竟然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孩子了么?

    左小右下意识曲起双/腿,想要挡住那道伤疤,可是下肢被他的腿压制着,根本动弹不得。最后索性大方承认,“我已经结婚了,生过孩子了。所以,你赶紧把我放了。你应该不会对一个少女有兴趣吧?”

    夜睿的手指滑过那道浅浅的伤痛,眼里晦莫难明。抬头看向她时,已经一片冷色,“那个女人不是要把你送给萧夜,就你这样的残花败柳,人家也会收?!”

    左小右脸色一白,“萧夜是我的未婚夫,不是你说的那么不堪!”

    “未婚夫?”夜睿不屑地看着她,“之前给什么样的巨富生下了孩子?换了多少钱?现在又想去睡富豪榜第一位的萧夜,你可真无耻。”

    语言是最锋利的刀,左小右气得直发抖,“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无耻的人是你,不管你多不喜欢我妈妈,你都是爸爸的儿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真正无耻的人,是你。”

    “无耻?”夜睿轻笑一声,那声音淡能吹散了云,“我能更无耻。”

    腰身一挺毫无前奏的穿透了窄小的甬道,毫无准备的开始让两个人都痛到扭屈。

    左小右的拼命挣扎却更推动了他的进入,最后任命地闭上了眼,任由眼泪自眼眶滑落。

    看着熟悉的眼角那熟悉的泪,夜睿心里燃烧的暴戾渐渐消失。任她现在如何,当初她的离开也是为了换自己一命。

    温柔地吻去了她眼角的泪,连着话也温柔的半分,哄小孩子一样地指着黑漆漆地窗外,“看,没有打雷。”亲吻着她的耳/垂,声音溺的不像话,“左小右,我已经知道了。我都知道了,知道你离开我的原因。左小右,我原谅你了,原谅你不告而别,原谅你叫那个女人妈妈。但是左小右,不要再离开我了。不管你给哪个王八蛋生过孩子都好,我都不在乎。回到我身边。”

    “左小右,我想你,五年,我想你想的都要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