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各有算计
    :

    左小右和佐薰一走,一个隐藏在转角的男人走了过来,“少爷!”

    夜睿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有七成像有男人,漠然道,“行动开始了,该怎么做记下了?”

    “是,少爷。”男人恭谨地点头。

    左小右被带回克莱斯家族城堡时天已大亮,夜文龙已经等在门口,见他们回来,立刻焦急地迎了过去,看向左小右关切地问,“yoyo,怎么样,没事么?”

    左小右摇摇头,刚要回答,就听得身后传来一个急切地声音。“小右。”还不等她回头,一双温热的手已经扶住了她的肩膀。

    辰亦勋近乎迫切地将左小右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她安然无事舒了一口气,可是当视线扫她身上那件宽大的男式衬衣和领口若隐若现的红痕时,辰亦勋的脸瞬间铁青了,齿缝里崩出森冷的寒意,“他碰你了?”

    “好了,勋儿,你先回去。”看着他一字一句交待,“不要乱来。昨晚的事谁都不准说。”拉着左小右的手,“yoyo,回去换身衣服过来吃早饭。”

    看着左小右消失的背影,佐薰眸色微冷,胸口气得剧烈的起伏着。

    夜文龙握住她的手柔声安抚,“别生气了,睿儿那边我会给他教训。”

    佐薰第一次甩开他的手气匆匆地跑回了房间,等夜文龙到的时候那个坚强温柔的女强人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夜文龙连忙上前安抚,“薰儿……”

    二十几年了,他一直视她为当初那个温柔多情的小女孩。

    佐薰抬起满脸的泪看着他,“文龙,我错了么?我真的错了么?我是不想强行分开他们,这样的身份是他们不在一起最好的理由不是吗?为什么睿儿到现在还在执迷不悟?家族现在需要一个可以联姻的女孩,我能怎么办?”一把握住夜文龙的手,“去劝劝睿儿吧,求求你了。如果没有萧夜的支持,克莱斯的诸多产业都将名存实亡。我求你,文龙,让睿儿松手吧。求他放过我,当然莱茵的毒真的不是我下的。”睁大了眼睛,“如果他觉得我如果死了他心里会好受一点,那你告诉他,等勋儿当上族长,我一定会亲自到他面前自杀,只要他别再折磨我们了。我不想死后去地下没脸见到委我家族之位的长老和父母。”

    她一番哭诉,看得夜文龙心都碎了。他柔声道,“睿儿个性执拗,你受委屈了。”握住她的手,“家族的事情你又何必一人苦撑着,你需要多少钱,我定然全力支撑你。”

    “这些年你已经为我付出太多了。”佐薰摇摇头,擦眼泪时掩去眼里的狠戾。夜文龙这边再榨下去就要干了,留着他那点子底子就是去吊夜睿手里莱茵的钱,现在看起来夜睿也是极为落魄。或许,是时候对夜文龙做最后一步了。

    夜文龙摇摇头,“不,是你一直在为我付出。”

    二十几年来默默在他身边,没名名份,受人指点。

    一直以为佐薰都没有要求过他什么,只有在夜睿在疯狂对付克莱斯家族的时候夜文龙才开始主动出击对付夜睿,那一场夜氏父子之战和夜睿与克莱斯家族之战,三方都损伤惨重。

    左小右到餐厅的时候,看见佐薰脸上那未干的泪渍,心里一阵愧疚,上前抱住了她,“对不起,妈妈,我让你们担心了。”说着话眼泪就下来了,毕竟夜睿此时是她身份上的哥哥。

    夜文龙拍拍她的手,让坐下了,“你哥哥那边,我会去说去。以后,都不会有事的。”

    左小右眼中的泪流得越发凶了,“他,他……为什么要这样?他不是我的哥哥么?”

    夜文龙和佐薰互视一眼,齐声道,“他以前有过一个女朋友,长得跟你有些像。怕是误会了。以后,你离他远些就行。”

    左小右点点头,突然想到一点,脸色苍白,“他手里还有我的照片……”

    佐薰显然也将这事跟夜文龙说过了,轻声道,“这事爸爸妈妈会解决,你就安心做你的新娘就是了。”

    左小右咬着唇点点头,看着他们欲言又止。

    “小右,还有什么事?”

    “我听说,那个人的前两任妻子都是被他打死的。如果被他知道我,我生过孩子……他,他会不会……”左小右想到什么似的浑身不住的颤抖,惊恐的眼扑簌簌流下泪来,“他会不会打死我。”

    “傻/瓜!”佐薰揉了揉她的头发,轻笑,“我们yoyo这么美,天底下哪个男人敢舍得打你一下。放心吧,小澈的事我们事后会慢慢告诉他的。明天他会过来下聘,你可以过去看一下小澈。”

    “明天不是周四,也可以吗?”左小右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为了瞒住她生过孩子这件事,佐薰把孩子送到西郊别苑教养。因为小澈是克莱斯家族近几代来唯一的男孩,家族对他的教育格外看重,才四岁就已经请了各科老师在别苑授课,这是做为继承人在教养着。

    掌权者要断情绝爱,是克莱斯家族的终极理念,这一点却是连夜文龙都不知道的。他只知道这是为了瞒住左小右有儿子的事。

    可以见到儿子,左小右的心情好了很多。

    看着左小右欢快离开的背影,佐薰皱了皱眉,心里闪过一抹异样。

    左小右回到自己的小院,远远就看见站在门口的辰亦勋。

    “表哥?!你找我么?”左小右走到他面前站住。

    辰亦勋看着她眼里闪过一抹狠戾,“小右……”

    “表哥……”左小右突然拉着他的手,走到花园的小亭子里坐下,看着他目光灼灼,“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左右看了看,万分慎重的样子,“这事,我只问你,帮我保密好不好?”

    辰亦勋那喷薄而出的怒气立刻被压了下去,看着她明媚的眸子,什么都抛在了她的脑后,这一瞬间只想迎合她,“小右,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她一口一个表哥,可是他却永远无法叫她妹妹。一句妹妹意味从此在心底,他也不能再去爱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